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之嫡变庶

第一百二十七章 大事

重生之嫡变庶 穿越咪咪 4222 2013-03-20 10:34:58

  婉桦在北疆过的很安逸,有些小战事但是都不影响百姓生活,北疆军队也不是摆设,将红毛鬼给打了回去,京里来了信儿。

“太太,鑫皆进京了,得了一些消息。”婉桦正在逗小猴子走路,已经十个月的小猴子走的稳稳当当,摔倒就假哭几声,再爬起来走,婉桦示意晴娘看好小猴子。

“有什么事?”婉桦起身和璃柟走了出去,七月的天还是热的很,婉桦的屋子里还都是放着并的,冒着丝丝的凉气。

“鑫皆说他病重了,已经将立嗣诏书交给了老伯。”璃柟说的非常非常轻:“立了瀚王。”瀚郡王在过年的时候已经晋为亲王了。

“想的到是美。”婉桦握着杯的手紧了紧:“让人换了,吊住他的命,开始减除他的羽翼,要在他死之前做好,明白吗。”

“奴婢明白。”璃柟很快退下去,婉桦捏了一会杯子才平静下来,起身时心里突然忽悠了一下,门外跑来了一个人。

“太太,红毛鬼突然袭击了村落,都统大人领兵过去了,中了埋伏,爵爷带兵去营救了。”景清说的很喘,人也急出了汗:“失去联络了。”

婉桦头晕了一下,整个人想后倒去,还是晴娘听声音不对出来看才给婉桦垫了底。

“太太。”璃柟进门就看见婉桦倒在晴娘的身上忙去扶,晴娘却叫了起来。

“叫大夫,快叫大夫。”晴娘举起的手上都是血,听着她变了调的喊声,婉桦素白的长裙慢慢的染出了红色:“太太见红了。”

一阵兵荒马乱的忙活,婉桦还是小产了,她昏睡了三个时辰,醒来听到失去了孩子,她没表现出任何异样,将所有人赶了出去,一整夜屋子里没有任何声音,当天空升起第一缕阳光的时候,婉桦出门了。

“将我的战袍拿来。”婉桦看着一直劝她回去休息的薛嬷嬷:“我要去救我的夫君。”薛嬷嬷的泪一下子流了下来,她苦命的姑娘,见薛嬷嬷不再坚持,璃柟忙去将婉桦打造的铠甲取出,顺便也拿出了自己的。

听到婉桦小产消息的璃榆三人也忙让人回家去取自己的铠甲,北疆说是全民皆兵也不为过,就算有些夫人一辈子也用不上这铠甲也会坐上一套,只为了用上的那天她们可以和自己夫君儿子们一起战斗。

“咱们能动多少兵将。”婉桦穿好战袍就往府外走,自有人将她养的良驹牵来:“都统和夫君走了几天了。”杨奕玦在有小战的时候经常几天不回家。

“已经四天了,都统夫人已经在军营里了,除了守城的兵士不能调动,全部可以。”景清快速的说,并给婉桦当踏凳。

“你告诉内外院管家,我不在的这断时间,府里交给她们了,有什么解决不了找薛嬷嬷。”婉桦坐在马背上,腰身挺直:“你留下通讯息。”

“小的还是跟着您,不然爵爷不会绕过小的的。”景清可不敢放婉桦一个人上战场,他都惊的婉桦小产了,这笔帐还不知道怎么算呢。

婉桦见璃榆四人上了马,撇了景清一眼:“你家爵爷现在顾不上你。”说完策马狂奔而去。留下景清一个人哭丧着脸在门口干着急。

婉桦到军营的时候庄袅袅和几位副官家发夫人也都到了,均是戎装。婉桦上前看着沙盘,在一处山谷处放着红色的小旗,婉桦知道那就是她们夫君被围困的地方。

“斥候怎么说?”婉桦站到庄袅袅身旁,看了几眼她布置的兵力。

庄袅袅没时间诧异婉桦这般的熟悉,看着沙盘说道:“斥候在离着半里就无处躲藏了,无法刺探。”

“那军中人养的信鸽呢?有回来的吗?”婉桦皱眉问道。

“没有,信鸽确实领走了五只,一只也没回来。”庄袅袅也皱眉,看了婉桦一眼。

“您想的估计和我是一样的。”婉桦看着屋内是几位夫人:“军中有内奸。”

众人脸色都是一变,这是门外走来一位四十多岁,身姿挺拔,手中拿着两只鸟笼,婉桦知道那是什么,她一直觉得信鸽不是很靠谱,有一种鸟可以传信还有攻击能力——海东青。

“太太。”来人给婉桦行礼,和众人点头:“我已经询问过了,爵爷穿的是您给制作的铠甲,他们绝对找的到。”

“青亚,谢谢你。”这海东青还是青亚一直豢养的,为了不减其凶性,青亚还亲自随捕鸟人将这两只送回族群,还好他从小养着它们,它们最后还是跟着他出了山林。婉桦转头看着庄袅袅:“将你们商量好的战略写好,我让它们带去。”

“它们如果被捕我们的布置不就泄漏了。”庄袅袅犹豫,婉桦却没时间管她们的犹豫。

“那就按我的来。”婉桦拿起纸笔,唰唰的写上,一会就写完了,门外也送来了新鲜的血肉:“交给你了。”婉桦信任的看着青亚,青亚点点头。

婉桦追这青亚,看着他将血肉给了海东青一半,然后拍拍它们的头,放飞它们,只见两只海东青在空中盘旋了两圈往一个方向飞去。

“现在我和你们说说我的计划。”婉桦走会营帐:“如果我失败了你们就马上执行你们的计划,兵贵神速,你们远远的吊着我。”婉桦详细的讲述了她的计划。

庄袅袅非常正式的看着婉桦,这排兵布阵,这对军队的熟悉程度,说她是领兵的将军都有人信,计划很是缜密,完全看不出她只是了解了沙盘,问了两句话,完完全全的大将之风。

“就这样,我先走,给我五百人就可以。”婉桦说着看向庄袅袅。

“你打前锋,我带大军殿后,总不会让你丢了性命。”庄袅袅也爽快,她能做到这点已经不容易了,婉桦也感激她。

“你们和我走。”婉桦看了人又看了马匹,带着五百人向山谷的方向而去。五百人都是骑兵,庄袅袅带着大军在她身后启程,原本山谷离着军营是半天的马程,婉桦生生跑出了两个时辰,让她带出了兵都敬佩不已。

“现在隐蔽。”婉桦看着山谷前没有遮蔽物的一块空地,快马的话也就半盏茶就跑过去了,这才让这些红毛鬼钻了空子。“让你们带的东西都带了吗?”

“带了。”一位百户小声说道:“您吩咐。”

婉桦看看天,时间已经不早了,他们围困这么多天一定会去采水,只要能在水上动手脚绝对可以取胜,免得他们狗急跳墙。

“这附近只有一条河,如果将军他们没事的话也不可能出来采水,将下游水堵上,上游把这些东西都给我下到水里,就地隐蔽,明白了吗?”婉桦说完看着那位百户,那百户眼睛一亮。他们也想过下毒,可一怕毒到自己人,二是水流很快,也不能一直在那下毒,堵上下游的话水流的慢,毒散的也慢。

百户小声的叫了几个人从山后偷潜过去,换了麻布素衣,就算碰到了也可以逃,不会被怀疑。

婉桦就静静的趴伏在隐蔽处,身边是璃榆璃柟璃焱和璃淼,仿佛又回到了从前,她有点恍惚,她知道这是身体想休息的信号,可现在不行,她必须坚持一天,只要一天就可以了。

太阳落山时婉桦隐约听见有声音,谷里乱哄哄的,婉桦知道时机到了,她猛的站起来,晃了晃,璃柟和璃焱一人一边的扶住了她,婉桦闭上眼,站了一会,睁开眼,对着身后做了个整装的手势,她率先上马,“你们的兄弟都在前面,跟我杀。”

兵士跟着大吼,冲上前。婉桦冲在最前面,手中拿着的是一条带着倒刺的软鞭,这是鑫皆给她特别打造的,说她一个姑娘家老是用剑用枪也不好看,可这绝对是杀器,婉桦见人就挥鞭,鞭子缠住人的脖子,当她往回抽鞭的时候,倒刺中锋利的刀就刺进那人的肉里,用力一带头就卷飞出去了,婉桦一鞭一个,身边还有拿着刀剑抢的璃柟四人,一时间如入无人之境。

尹都统和杨奕玦听见谷内震天的喊杀声,立即带着早就整装好的幸存兵士冲杀了出去,很快谷内就战成一团,海东青在空中盘旋鸣叫,婉桦知道杨奕玦还活着,就有些放松,差点被人偷袭,海东青抓瞎了那人的眼睛,落在青亚的肩上,有只剑将哀嚎双眼的人头削掉,搂住婉桦的肩。

“退!”婉桦见到来人,忙指挥兵士撤退,众人且战且退,很快就退出去两里,红毛鬼由于中毒所以婉桦带的人都只是受伤,并没有当场失望的人,又疾驰了遇到了庄袅袅带领的大军,婉桦终于支持不住的软倒在杨奕玦的怀里,她听见一个飘忽的声音在惊叫好多血,谁的血?她只想了一下就陷入了黑暗。

婉桦醒来觉得浑身都疼的厉害,大腿像木了一般,手臂也有千斤重。她转动头,看着杨奕玦窝在她晒太阳的贵妃椅上,满脸的胡茬,衣服皱皱巴巴的,好像是铠甲里面那件。

“太太醒了。”璃柟从门外走进来,看婉桦醒了忙又跑出去:“除夕请大夫,太太醒了。”

杨奕玦猛的跳起来,抓住婉桦的手,抓的婉桦抽痛一声:“你醒了,哪里疼?有没有不舒服?”

婉桦想张嘴说话,可喉间的痛意让她皱起了眉,勉强出声:“你怎么了?”

杨奕玦都快哭出来了,紧紧抓着婉桦的手:“你终于醒了,终于醒了。”

“爵爷,请让老夫看诊。”一位胡须花白的老大夫不客气的扯开杨奕玦,给婉桦诊脉:“夫人还有些虚,药再吃十天就不用吃了,补补血气即可。”说完出去开方了。

外头自有除夕伺候,璃柟看着婉桦泪眼婆娑:“您终于醒了,您都睡了十二天了,奴婢真怕您不醒来了。”

婉桦一惊,十二天了,她先想到的是孩子:“小猴子。”

“太太放心,小世子每天都来看您,晴娘将他照顾的很好。”璃柟擦了眼泪,悄悄给婉桦使眼色,婉桦看向在一旁站着的杨奕玦。

“相公,你怎么了?”沙哑的嗓子让人听着心惊:“能给妾倒杯水吗?”

璃柟见两人说话,就悄悄的退了出去。杨奕玦默默的给婉桦倒了水,婉桦连喝了四杯才放开手,看着杨奕玦奇怪的说:“相公可有什么事?”

“我对不起你。”杨奕玦低着头:“说过要照顾你的,现在还让你遭了这种罪。”

婉桦才想起她失了是孩子,顿时悲从中来,可眼泪却流不出来,只是熬的心口难受,她用力的抓紧胸口:“相公,妾喘不上气了。”

“婉桦,你怎么样了?”杨奕玦给婉桦顺气,冲着门外喊:“璃柟,快叫大夫,快叫大夫。”

大夫很快回来了,又给婉桦诊脉,施针让她睡下,将杨奕玦唤到门外:“尊夫人悲伤过度,可是不见落泪?”见杨奕玦点头叹气道:“你们最好让她发泄出来,如若不能恐日久生癔症。”

“还劳烦老神医开方。”杨奕玦亲自将纸笔铺平:“可有什么办法?”

老大夫沉吟了一会,“听闻爵爷已有一子,不妨多在尊夫人跟前承欢,或可稍解。”

杨奕玦送走老大夫就让人将小猴子接到内室去住了,希望婉桦看见孩子能稍解心中郁气。

婉桦再次醒来就看见睁着大眼看着自己的儿子,他的小手往婉桦脸上够,婉桦让人扶她起身,让小猴子坐在她腿上,疼的她又‘嘶嘶’抽气,也没将小猴子放下去,小猴子总是想去够婉桦的脸,婉桦摸摸自己的脸,上面是泪痕,可她一点都不想哭啊。

小猴子见婉桦不给够就咧嘴假哭了起来,还拿眼偷觑婉桦,婉桦低下头,看着眼前这个小不点,眼泪不受控制的开始流,给小猴子吓到了,真的哭了起来,杨奕玦上前抱起小猴子给晴娘哄着,抱着婉桦:“我们还会有孩子的,那是我们无缘的孩子,我们给他点长明灯,我们都会记得他的。”

“相公对不起。”婉桦趴在杨奕玦的肩上:“对不起,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他来了,我只是心里不舒服了一下他就走了,他会怨我吧,怨我为什么不坚强一点,怨我为什么不让他见见这个世界。我好失败,真的好失败,我不是称职的好母亲啊........”

杨奕玦就听着她絮絮叨叨的说着哭着,让她把这口气顺了,直到她哭累了,睡着了,才落下他的男儿泪:“是我对不起你,让你担心到失去了孩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