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之嫡变庶

第一百二十九章 伤

重生之嫡变庶 穿越咪咪 2669 2013-03-20 10:34:58

  婉桦忙进了内室,只见老太太睁着浑浊的双眼,无神的看着床顶,听见声音转头迷茫的看向门口,但是对不上焦距,婉桦心里‘咯噔’了一下。

“祖母,孙女来看您了。”婉桦忙上前几步,跪在脚踏上握着老太太的手:“不孝孙女来看您了。”

老太太似乎没明白是谁在说话,好一会在香堇的提醒下才记起来:“是十丫头啊,你做什么去了?祖母好几天没看见你了。”

婉桦错愕的转头看着谢氏和徐氏,老太太都糊涂到这份上了,一定不是一天半天的,为什么她没收到信。

谢氏摇摇头又指指老太太,示意是老太太不允许说的,老太太特别嘱咐了不允许说给在外的孙子孙女们,怕他们在外担心。

“孙女去玩了,还给祖母买了好多的好东西,祖母快快好起来,孙女,孙女等着您给孙女掌掌眼呢。”婉桦不敢哭,硬生生的忍着,帮老太太抿名头发。老太太很是高兴,精神看着也好了不少。

“我记得你就会梳双螺髻,现在娘头发也少了,你再给娘梳一次吧。”老太太拉着婉桦,就要起身:“流珠,你给你们姑娘打个下手。”

众人面面相觑,这里的人都知道流瑜,流嵩和流琼,流珠是谁?不怪众人不知道,流珠是早早的嫁出去的,当时秦氏都没嫁进来呢。

“去焦芳园叫了赵嬷嬷来。”婉桦将流珠留在了焦芳园,她在官府判了她和孩子的父亲和离后就带着孩子们一直伺候着婉桦,婉桦出嫁她就留在府里看院子了。众人恍然,原来赵嬷嬷叫流琼啊。

婉桦将老太太扶着坐在梳妆台前,换了太师椅,能让老太太倚着,又吩咐打水打开妆匣,待收拾妥当流珠也进了门,给众人行礼后就站到了老太太的另一边,方三家的对她点点头,退至一旁。

“给您梳个双螺髻,戴上我给您采的粉色茶花。”婉桦捋着老太太全白的发丝,有些温温的感觉,却是比年轻时少了一半还多。

“什么粉色茶花,那是十八学士。”老太太仿佛想起了什么的呵呵笑:“你表舅家就那么一盆,宝贝的不得了,偏偏你淘气,给你表舅心疼的呦。”

婉桦撇撇最,回头对着秦氏众人摆摆手,老太太现在一定不认识她们的,让她们去歇息。秦氏管着府里事务,见没什么她能做的就去忙了,徐氏也是累的厉害所以也回去歇歇,蒋氏的庶子病了,她也就借机回去了,就剩下白氏和谢氏在东暖阁稍歇,也听着寝室的动静。

“您就别替表舅抱怨了,他那十八学士不是活的好好的,再说了,那也是他拿人家的。”婉桦的话说出口,木笔惊的眼睛都直了,猛的后退了几步,老太太自从开始糊涂就常说起一些前事,有些是人接不上的,这回说的她也听过,连秦氏都是不知道的,这位十姑娘好像当事人一般自然,她怎么会不害怕。婉桦皱皱眉,示意方三家的将木笔带出去,换了紫荆来伺候。

“你不是已经教训了他嘛,何必耿耿于怀。”老太太想抬手拍拍婉桦的手,举起一半就无力的垂下了,婉桦忙去抓了老太太的手:“她们说娘病了,娘都看不清你了。”

“您摸摸。”婉桦将挽了一半的发髻交给流珠,她将老太太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老太太仔细的摸摸“你最近怎么胖了这么多?眼睛也肿了,可是哭过了?娘的病没事的。”

“女儿没哭,”婉桦蹭蹭老太太的手:“还不是您,我吓了一跳,回来的太急了,有些肿罢了。”

“是是是,是娘的不对。”老太太将婉桦的头抱入怀里:“以后娘不吓你了。”

“您快放开女儿,女儿都这么大的人了,让流琼姐姐们看笑话。”婉桦轻轻的挣脱出来,用衣袖抹了泪:“给您梳好头发,咱们娘们去院子里逛逛,让流珠姐姐将屋子的窗户都打开,您老闷在屋里,好身体也变不好了。”

“都听你的,都听你的。”老太太高兴的在妆台上挑拣首饰,“这些个东西你都拿去,我库里的大件都你几个哥哥留着,布匹首饰都给你。”

“您留着您的好东西给您孙女孙媳妇吧。”婉桦利落的结尾,将小丫头掐来的粉色茶花插在发髻上:“娘真漂亮,您走出去都说和我是姐妹呢。”

“乱说。”老太太用手轻轻盖上妆匣:“我有些饿了,上点清淡的小菜和粥吧。”紫荆一听忙高兴的下去吩咐。

“流珠,你去让母亲和二伯母先回去吧,老太太现在不认得她们,先哄着老太太吃些东西吃了药,这边我伺候着,麻烦母亲照看着青哥儿。”婉桦低声吩咐流珠,流珠应声下去,立时婉桦就听到了悉悉索索的声音,才和方三家的两人一人一边将老太太扶到了外厅饭桌上,婉桦伺候老太太吃了饭,又喝了消食茶。

“现在这正午太阳好的很,我让人准备了叶子牌,咱娘俩摸几把。”得了老太太首肯,婉桦吩咐人准备小轿,抬着老太太,她在一旁走着,一会就到了湖畔的凉亭中。

众人因为婉桦的到来都松快了些,老太太离不得人,而她们这些人都是有自己是事情的,孙媳妇都跟夫婿在外,婉桦包揽了老太太的事,她们着实松了口气。

婉桦在赵家住了一个月,老太太身体也好了不少,不过太医都说是强弩之末了,衣裳都准备了,门板也都备下了,冲冲喜。实在是杨奕玦也回京了,有许多的事要忙,所以才回了新宅。

见了杨奕玦婉桦摘也忍不住了,抱着他放声大哭了一场,吓坏了小猴子,做了好几天的噩梦,杨奕玦也知道了赵老太太是情况,不知从何安慰她,就是抱着她拍着她的背。

日日派人回赵家打探三四趟,每次必看到老太太才能回府复命,即使这样婉桦也还是不放心,只是强打精神给杨奕玦办了宴,顺便都请了一遍,真真的心神俱疲。

过了近一个月,老太太也许是被冲喜冲好了不少,已经能下地走几步了,也认得人了,婉桦带着小猴子给老太太磕了头,老太太很高兴,给了不少好东西。又过了几日甯起等也带着媳妇儿女回来了,老太太高兴的不行,特意请了婉雅和廉王,全家热热闹闹的吃了一顿团圆饭,虽说不年不节的,可都聚齐也是很不容易的。

婉桦这几日觉得疲乏的不行,她每日强打精神,身边的人都担心的不得了,只是劝也劝不听。

“您今日总是心烦,不如请了二太太来陪您解解闷。”林嬷嬷思略了一番才说道:“二太太上回差人说闷的慌,不如请了来吧。”

“弟妹身子越发的重了,我看的都心惊,哪敢让她乱跑。”婉桦摇摇头拒绝了:“我这里热的很,去院子里散散。”

婉桦在院子里散步后就回房休息了,她心慌的不行,没办法做别的,只能睡觉了,原想着会睡不着的,没想到一会就睡了。

“六姐儿,六姐儿。”婉桦知道自己在做梦,因为老太太还这么年轻的样子她已经没见过了。

“娘,您去哪里?爹呢?”婉桦想追上老太太,可是就是追不上。

“你好好照顾自己,照顾我的外孙。”老太太摆手示意她别追了:“娘对不起你,连你的尸身都找不到,娘最后的的愿望就是找到你的尸身,和娘葬在一起。”说着她呜呜的哭了起来。

婉桦忙应承:“女儿会找到的,你放心。”说完婉桦猛的醒了过来。

“太太,老太太不行了。”门外是璃柟颤抖的声音。

婉桦愣了一下,下地鞋都没穿好,拉了一件披风,跑到马厩,拉出一匹马,也没上马鞍,跨马而去,她一路策马狂奔,现在是宵禁时间了,多亏没遇上巡城兵士,不然把她当刺客斩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