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之嫡变庶

第一百二十八章 期满

重生之嫡变庶 穿越咪咪 2346 2013-03-20 10:34:58

  婉桦坐在亭中,看着满地跑的小猴子和璃淼的小儿子席熙景在那玩将军打仗的游戏,满脸的微笑,璃淼抱着如愿得到的小女儿心满意足。

“因为战事延期了一年,您今年要回京了吧。”璃淼说着情绪有点低落。

“也该回京了,京中六姐姐也催的急。”婉雅这几年又生了一个男孩,已经四个儿子的她是稳稳当当的廉王妃,这么急只能是一件事,皇帝真的不行了。“过了清明我们就启程,爵爷等到期满再回京。”还要四个月才能期满。

“这么急,您东西可打点了?”璃淼惊讶,将孩子给了奶嬷嬷:“可是京中有事?”

“你们也快能回京了。”婉桦说的意味深长,“收拾好东西吧,半年内你们就可以回京了,或者你们随我先回京也可。”

“那位已经到这个地步了?”璃淼惊讶:“您现在回京不安全吧,不如报个产假吧。”

“无论如何我也要见他最后一面啊。”婉桦笑着,笑却没达到眼底。

清明过后婉桦就上路了,除了怀了身孕的璃焱其余三人都跟着婉桦回京了,既然半年左右就都可以在京齐聚就没必要在北疆了,她们在一起还安全些。

去时路漫漫,回程因为有小孩子也走的不快,可不到三个月就回到了京中,婉桦在城门口看见了小秦氏白百合和一位年轻的妇人,白百合已经梳着妇人发髻,她一年前嫁给了杨奕韫,杨奕燕娶的是秦家出了五服的旁枝嫡长女,算是杨奕燕的表妹,父亲官职不大,在京造办做着个五品的官,还是没什么油水的闲职,想来这位妇人就是杨奕燕的太太了。

“见过继母。”婉桦抱着小猴子给小秦氏请安:“您万福。”

“孙子给祖母请安,祖母万安。”小猴子规规矩矩的在婉桦怀里对着小秦氏作揖,小模样甚是可爱。

“祖母的青哥儿,祖母抱抱。”小秦氏将小猴子抱过去,爱怜的在他脸上亲亲,小猴子也回亲了小秦氏,小秦氏乐的合不拢嘴,“快快起来,这也两位是你的弟妹。”

“给嫂嫂请安。”白百合和你那位年轻妇人给婉桦行礼:“嫂嫂万福。”

“弟妹快快起身。”婉桦忙扶起两人,转头对着小秦氏笑道:“两位弟妹都是好形容,继母慈爱,继母和弟妹都是好福气。”

“就你嘴甜,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快快回府吧。”小秦氏抱着小猴子就上了婉桦的马车,她的马车自有人驾回去。

一行人很快就到了婉桦的宅子门口,卸了门槛,马车直接进了府,璃柟和璃淼告罪了一声就回了婉桦给她们备下的宅子,毕竟这是一件团聚的时间,她们在有些不方便。

婉桦和小秦氏直接进了寝室,寝室早就已经打点妥当,冰也早放上了,屋子很清凉,还有阵阵的果香,小猴子换了新地方心里高兴的很,到处跑,晴娘紧紧的跟着他,婉桦也放心。

“我几天前听说你祖母身体不太好。”小秦氏也顾不得婉桦刚刚到京的劳累,因为赵老太太的身体是真的不太好了。

“怎么会?”婉桦脸一下就白了:“出发前还说已经大好了。”说完就愣住了,这只有一种可能,老太太已经是回光返照了。

“你也不用回府里了,你还是回娘家住一些日子的好。”小秦氏安抚的拍拍婉桦是手,“老太太已经近80了,算是喜丧了。”

“多谢继母,媳妇还有一事想请。”婉桦强打起精神:“媳妇想领着青哥儿回去。”

小秦氏当即应允:“这是应该的,府里你不用担心,你公爹那里有我呢。”

“多谢继母。”婉桦抓着衣服的手紧了紧。小秦氏安抚的拍了拍婉桦的肩。

“母亲,定的天鲜阁的席面已经到了,请母亲和嫂嫂入席。”白百合由丫头扶着进了屋子,她和弟妹一直在忙乎这个。

“你有的身孕就不要操劳了,交给你弟妹也是可以的。”小秦氏慈爱的看着白百合。

“已经过了三月,不打紧。”白百合见婉桦脸色难看,也知道估计是小秦氏将赵家的是告诉她了,也不知从何安慰。

“恭喜弟妹。”婉桦早就知道白百合有孕的事,也早备好了表礼:“还要劳烦你。”

“嫂嫂和我这么客气倒是生分了。”白百合伸手拉起婉桦:“母亲和嫂嫂怜惜我,就快快入席吧,我可是饿不得的。”

三人去了膳厅,用过饭后,小秦氏领着两个儿媳带着婉桦给的表礼土特产回了将军府,婉桦自去休息不提。

第二日婉桦就给娘家送了信,让甯昂来接她回赵家,她夫君不再只能让娘家兄弟来接,不然她自己回娘家是会被人说闲话的。剩余的一日时间婉桦就调动全府的人收拾库房,将库房里所有珍稀药材补品药方都找了出来,她要一起带走。

璃榆和璃淼进府知道后也忙将身边带的好药材也带上,说了要和婉桦去赵家看看,众人这一收拾就收拾了五六车,这还是婉桦让府里将土特产都分送完的结果,各家婉桦也送了东西去,也带去口信,说祖母身体抱恙,日后定当相请,也致歉了,京中相熟的人家都知道赵家老太太估计没有多少时候了,所以也都表示了理解。

翌日,婉桦带着璃榆璃淼,领着薛嬷嬷等人回了赵府,虽然婉桦早有准备可看见瘦骨嶙峋的老太太时眼泪就掉了下来,看她难过的样子,众人也不好受,老太太还在昏睡,婉桦和众人就在外间坐了喝茶,婉桦问了方三家的老太太的情况,将她带来的药材都一一告诉她用法用量,还叮嘱了火候,婉桦见没了问题之后才问起众人的近况。

“几位哥哥何时回京?”老太太这情况,估计全府都要守制的,刚好今年也是他们任满的期限。

“已经送了信,说是已经出发了,希望赶的及。”说话的是徐氏,她面容很是憔悴,她的母亲今日身体也不是很好,虽说只是常疾,可她两面跑也是累的不行。

“婶娘,公主的病要紧吗?”婉桦点点头转问徐氏:“您要保重身体。”

“母亲只是常疾,这两日已经好了些。”徐氏轻轻拍拍婉桦的手:“倒是你,生了青哥儿怎么这么长时间没动静,儿子还是多点好。”

“你婶娘说的是。”谢氏往内室望了望:“你祖母也十分惦记。”

婉桦没提起她的那个孩子和伤了身子的事,她强撑着虚弱的身子去救杨奕玦,回来后一年内都是落红走不干净,别说有孕了,行房都是难事,杨奕玦也做到了他的承诺,这么长时间都没有通房侍妾。她自己不说,自有人会说给她们身边的人知道。

“是,母亲和婶娘说的对。”婉桦自是应承。

“老太太醒了。”来报信的是木笔,芍药几人都已经嫁出去了,现在在老太太身边的是木笔,紫荆,香堇,腊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