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之嫡变庶

第一百三十一章 白事

重生之嫡变庶 穿越咪咪 2792 2013-03-20 10:34:58

  午后杨奕玦回来了,孙针正在给婉桦把脉,见了神色不好的杨奕玦,上上下下的打量:“你看的这个人命不久矣,老夫也救不了了。”满身的虎狼药味,只是吊命而已。

“请老神医救我妻儿。”杨奕玦深深一揖,“神医日后有所求杨某定当竭力。”

“老夫看你媳妇儿顺眼,不然公主太后也是不救的。”孙针没把杨奕玦的承诺看在眼里:“你已经没什么事了,我知你家中有丧,你却不可忌荤,你要是想要命就好好歇着,出丧时也可去送丧。”

“我想去前头磕个头。”婉桦看着孙针,眼中含着悲泪:“我不能守孝忌荤已是不孝了。”

“我给你开一副药,只可吃三福,每隔两日才能吃一次,每次服药后可有三个时辰如正常人,其余时间必须卧床,你如若受得我就开给你。”孙针默了一下说道。

“请神医开药。”婉桦点点头,躬身给孙针鞠躬。孙针利落的开了药方,嘱咐两副药不可同吃都就回他住的地方了,屋子里留下了神色难看的杨奕玦和不知说什么的婉桦。

婉桦已经从雁迩的口中知道了她昏迷时的呓语,想来杨奕玦已经知道了些什么了。婉桦不知道怎么开口,杨奕玦则是心思不再这上头。

“官家已经昏睡了一整日了。”杨奕玦开口就是惊天大消息,婉桦愣了下,她醒来这三日都在关心腹中孩儿,没关注宫里的消息。

“他,说什么了吗?”婉桦犹豫着还是问了出来。

“传位旨意已经下达,就等管家,了。”杨奕玦坐在婉桦的身边:“似乎属意的是瀚王爷。”

“是廉王。”婉桦也没心思计较自己的秘密暴露了,她现在万事俱备,就差东风了,这个东风必须要吹起整个朝堂。杨奕玦惊异婉桦说的这么肯定。

“你,可是有什么要做的。”杨奕玦问的也犹豫,婉桦却没那么忐忑了。她看着杨奕玦,伸手抓着他的手臂。

“等祖母的白事结束我一定全部告诉你,请相信我。”婉桦眼神坚定:“相公只要一心的忠君,无论谁登基大位,你都只是忠臣。以后就算登基的那位降罪,也都有妾挡着,你一定要护着咱们的孩儿,就算不能出将入仕只要活着就好。”

婉桦虽说有万全的准备,可一旦一招棋差就是杀身的大祸,如若不是廉王登基,那么婉桦一系一定死的很惨,杨奕玦只要能保住他和孩子的命就不错了。

“赵婉桦,你是要我苟且偷生吗?”杨奕玦也恼了起来,他还没连名带姓的叫过她:“虽然我不知你要做什么,但是,我岂是贪生怕死之辈,即娶你为妻,你又为我生子,传宗接代,我如何能弃你偷生。”

“相公。”婉桦拔尖了声音:“我与梁继理有杀身之仇,我是豁出这条命的。”

“即使你的死仇也是我的。”杨奕玦见婉桦声音尖利倒是平静了:“你多说无益,我是不会抛开你的,今日之事我就当没听过了,我把景清给你留下,有事你吩咐就是了。”说着嘴角含笑的出了门。婉桦恨的狠狠捶了一下床,然后笑了有哭了。

“太太何必和爵爷执拗。”守门的是璃柟,她是能理解婉桦的,婉桦就是不想让杨奕玦白白牵扯进来:“你现在身子弱,情绪可不能太大了。”

婉桦听了才止了泪,平复了一下情绪才问道:“药可煎好了,我要去灵堂拜拜。”

“还要一会才行,你先睡一会吧,明天开始有您睡不着的呢。”璃柟说着就将婉桦扶躺下。婉桦顺应的躺下睡了一会。

等婉桦醒来已经是晚饭时分了,她吃了饭才用了那药,半个时辰后就感觉身上有了劲,就让璃柟和雁迩扶她下床,一顶软轿将她抬到了灵堂,灵堂还有一位婉桦没想到的人在。

“臣妾拜见太后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婉桦下了软轿就见到了站在棺椁前的身影,没穿她那象征权柄高贵的凤服,而是一身的常衣,手扶着棺椁,就那么站在那里,有一种遗世独立的感觉。

“是杨小子家的啊。”太后看了婉桦的头顶一眼,就转了回去:“你祖母和哀家有活命之恩,哀家来送她一层。”

“祖母一定很高兴娘娘能来。”婉桦还是跪在地上,眼皮跳了跳。

“你起来吧,我就是想陪陪她,你这么晚还过来?”太后伸手,婉桦忙起身扶着她的手:“你倒是激灵。”

“臣妾身子不太好,想等人都走了来清静。”婉桦也没有隐瞒,低头回道,扶着太后在一侧坐下来。

“你先回去,我就坐一会。”太后也没有和婉桦说话的情绪,直接挥手让她退下,婉桦出了灵堂就见到了紫荆,紫荆将婉桦带到一旁的耳房,婉桦看到了秦氏等人,也是,太后莅临怎么可能没人招呼。

“官家身体真的不行了,太后娘娘也是伤心。”秦氏小声说道:“护送娘娘的是瀚王。”这意思就是瀚王的事在宫里是心知肚明的了。

婉桦沉了沉眼,看着灵堂的方向,瀚王一定就在灵堂偏厅,只要有人去送茶水加上一点点的天机,一切就都结束了。

“你身体不好怎么到灵堂来了。”谢氏打断了婉桦的思绪。

“神医给开了药,女儿只能出来三个时辰,想给祖母磕几个头。”婉桦淡淡的说:“接下来两日只能卧床,只能等发丧再到灵堂来了。”

“会不会伤了身子?”众人听了就觉得这不是什么好东西,谢氏忙开口训斥了婉桦:“你怎么能这么做?就算你不出来也没事,你祖母最是心疼你了,要是孩子有个好歹可怎么是好。”

婉桦听着,慢慢放下了心思,瀚王绝对不能在赵国公府出事,这里是她要守护的地方,赵家必须要绵延下去。

“神医说无碍的。”婉桦静静的坐着,一会就听到有人来说太后娘娘和瀚郡王离开灵堂了,秦氏等人忙出了耳房,跪地恭送太后和瀚王,出了院门太后就上了凤辇,往前院去,又是老太爷等跪地相送,直到仪仗都出了国公府才起身。

“今天都累了,都先回去吧。”老太爷率先回了寝房,下面的出了要守灵的甯字辈孙子都回了屋,迎接太后身心具疲。

婉桦则去了灵堂,在甯昂身边找了位置跪好,一张张的填纸钱,甯昂担心的看着婉桦。

“我没事,不必担心。”婉桦将纸钱都烧尽,拿了香,磕了三个头,璃柟代她上了香,婉桦就打开往生经默默的念诵。

甯昂也无法只能这么看着,璃柟在一旁看着时辰,看着已经尽三个时辰,就劝着婉桦该回去了,婉桦坚持念完了才起身,早有软轿候着了,将婉桦抬回了焦芳园,婉桦稍加收拾就睡了,果然听话的在床上卧床了两日,第三日就是老太太的头七,出丧的日子,婉桦掐着时间喝了药,坐着马车送老太太的灵柩上了山,她没上去,全家一直反对,她转头去寺庙给老太太点了一盏长明灯。

婉桦跪在长明灯前和主持及寺中僧人念了两个时辰的往生经,还是璃柟看着时辰差不多了才劝着婉桦回府了,婉桦没回国公府,她已经吃了两副药,还是回男爵府修养的好。

杨奕玦送殡都还去国公府招呼了客人,宴饮后才归家,已是有了七八分醉意,沐浴后就在罗汉床上歇息了,婉桦也没说什么,只是让人将小猴子抱来一起睡,杨奕玦只是问了两句听话没有,吃了什么,又嘱咐不要打搅你娘,就放他去婉桦那里睡了。

“娘亲,你有弟弟了吗?”他最近听的最多的就是下人再说这件事:“我领着弟弟玩打仗。”挺着小胸膛一副好哥哥的样子,婉桦看着他笑了。

“我们小猴子以后一定是个好哥哥。”婉桦摸着小猴子的头,小猴子嘴咧开大大的。

“我们的娘亲优厚一定是个好娘亲。”还学着婉桦的样子摸摸她的头。

婉桦哄睡了小猴子,看着孩子稚嫩的脸庞,手一下一下的拍着他的背:“娘亲不是个好女儿。”说着隐隐的抽泣声飘到帐外,杨奕玦等着哭声没有了,听着帐里一长一短两个呼吸声,他才紧紧的闭上了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