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回家的男人

二神秘赴约

回家的男人 379865 3441 2012-04-23 09:25:04

  二

四月的温度给人一种恰到适中、温和舒服的感觉,夜幕降临,华灯初上,路边商店悬挂着各种图案的彩灯在晚上大放异彩,它向人们眨着狡黠的眼睛,炫耀着它们在夜晚的美丽与高贵。路旁的柳树排成一条直线的延伸到远处,枝条整齐地从上至下倒垂下来,嫩绿的树叶,娇细的枝条,象温柔多情的少女,在微风中摆弄着轻盈的舞姿。路旁那些叫不出名字的花儿也争相开放,微风伴着花香从开着的车窗送到赵文暄的鼻翼下,他有意深吸了口气,这感觉太好了!好久没有这种心情了,赵文暄心想,其实每天都从这条路上经过,这路上的一切对他来说太熟悉了,也许是因为太了解,也许是因为工作太繁忙,他平时未曾领悟这些景色。今晚好像重新认识似的,心情特别的舒畅、明朗,他不由得打开音乐,听起歌来。

不知不觉中,车已开到咖啡店前,这是靠城边比较僻静的一个地方,咖啡店对面是一个公园,公园里绿树成荫,假山矗立,流水叮当。赵文暄跟同学曾来过这里,透过咖啡店的大玻璃窗望着公园的景色,还是别有一番风味的。停好车,赵文暄怀着一顆好奇与困惑的心情向咖啡店走去。

进得门来,赵文暄扫视着里面的人,真希望快找到这个神秘的人物。

“董事长,您来了。”

一个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轻柔而温婉。顺着声音望去,竟然是公司里的吴文倩,她披着一头飘逸乌亮的长发,身穿一套合体大方的浅粉色套裙,银白色的项链挂在她那白皙的脖颈上,在灯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一双慧黠的眼睛含笑地望着赵文暄。

不会是她约我吧?赵文暄心想,公司里的事在上班时间就能处理了,再说吴文倩跟我除了在工作中有交往,私下里没有联系,我们应该是上下级的工作关系,很严肃的关系,她怎么会在手机里发那样的短信呢?那号码也不是她的啊。

“吴经理,有人约你吧?”赵文暄已来到吴文倩面前。

吴文倩神秘的眼光望着赵文暄,“是我约别人.。”

“约了朋友?”赵文暄随便问道。

吴文倩大方地说:“就是董事长本人。”

“我?”赵文暄一脸的困惑与不解。

“董事长,您先坐下,我会跟您说清楚的。”她轻柔地说。

赵文暄坐了下来,吴文倩象名服务员一样,把这家店里的食谱简单介绍了一下,问赵文暄想吃点什么,赵文暄笑笑,说他吃过饭了,于是吴文倩向服务员要了两杯咖啡,给自己要了一块蛋糕。她含笑的双眸注视着赵文暄,“董事长,今天我请你来主要是感谢你,因为我们已签好合同,三个月试用期,试用期内没有奖金,每月工资照发,我做的合格留下,不合格走人。可我三个月刚满,您就在答应我留下的同时,还发给了我奖金。”

赵文暄明白了,心想,合同上是这么说的,因为当初在应聘管理人员的时候,在不少人的面试当中,吴文倩是最出众的,起码在赵文暄眼里是这么看的。可面试只能说明是在纸上谈兵,实际怎样,也不能单凭面试就能定论的,所以就先签了三个月的试用期、以及条件。三个月下来,吴文倩在赵文暄眼中的印象是工作重质量、讲效率,安排工作合理,工人忙而不乱。能找到这么好的管理人员,赵文暄当然想给她发奖金了,再说这也是对吴文倩工作表现的一个鼓励。

赵文暄望着吴文倩,真诚地说道:“吴经理,你不要感谢我,这是你工作的回报,是你应该得到的。要说感谢,也应该感谢你,让我遇到了这么优秀的人才。”

“谢谢您这么重用我,能遇到这么好的领导,是我的荣幸。相信我,我不会让你失望的。”吴文倩一脸的认真。

“我相信你,因为你有这个能力。在以后的工作中,希望我们共同携手,把公司搞好。”

“有你这么敬业的领导,公司一定越来越好。”吴文倩由衷地说,继而她接着问道:“董事长,你不会因为我在发短信的时候跟你开玩笑,你会生气吧?”

赵文暄笑了笑,很随和地说:“要是这个世界人人都是一副严肃认真的样子,那会是怎样呢?我想那样一定会是很沉闷、很压抑的。适当的开些玩笑,这也是人们生活中的一种乐趣。”

吴文倩轻呷了一口咖啡,心想,看见董事长摆在办公室里的卡通图画,她就断定他是一个对生活充满热情、不拒绝玩笑的人。所以,个性很开朗的吴文倩便跟赵文暄开了这么个玩笑。“你不介意我就很高兴了,顺便告诉你,以后如果有急事找我的话,你就打我发短信的手机号码,因为我刚换了手机卡,就先跟你开了这么个玩笑。”

“你真有心计,难怪这号码这么陌生。”赵文暄笑说道。内心却在嘀咕,明知我们在工作中打过不少次手机,知道我已熟悉你的号码,现在换卡先来耍我。

其实吴文倩是很现代、很浪漫的一个女孩子,她聪明美丽,长着一双洞悉一切、聪慧漂亮的大眼睛,工作中她很严肃、干练,生活中有很开朗、活泼。虽然今年二十七岁了,可她的个性依然如故。

“你别这么说,我可不敢跟你玩心计啊,我是你忠实的下属,还想在你这儿踏实的工作呢。”吴文倩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

“原来你这么活泼、爱开玩笑。”赵文暄从认识吴文倩以来,第一次领略到她的阳光个性。他话锋一转,关切地问道:“在公司里住了三个月,习惯吗?”

吴文倩听到这话,脸上掠过一丝极少的无奈,“这也是我最近想解决的事,既然决定在这儿工作了,我就想在离我们公司不太远、又比较安静的地方租套房子。当然,这并不是公司的住房条件不好,而是我从上大学到工作,这么多年一直住宿舍,虽然我们公司对我待遇很好,给我的单间,可我还是想租个房子住,离家太远了,我真希望有一个家的感觉。不管这家多么简单,多么渺小,可它会让人觉得充实、温暖。”

“其实,人人都希望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它是避难所,也是释放自我的地方,更是工作了一天想回归的港湾。”赵文暄有感而发,他喝了一点咖啡,很善解人意地说道:“吴经理,如果你想家,可以告诉我,我会准你假的。”

“我没发现什么,是什么事?”赵文暄愣住了。董事长,看你想到哪儿去了,我刚来就休假怎么行呢。再说我也不用惦记家里的人,父母生活的很好,身体也很健康,我们常通电话的,你放心好了。”吴文倩扭转话题,“不说这些了,不过我倒是有一个新发现,不知道董事长注意了没有。”吴文倩神秘的样子。

望着赵文暄发愣的样子,吴文倩笑了,“我们的名字啊,你不觉得我们的名字有些巧合吗,中间都有一个‘文’字。”

“噢,是有些巧合。”赵文暄恍然大悟,笑笑认同着。

吴文倩眨眨眼,思索着说:“我想,也许是一种缘分吧。你看,我们的名字是这样,工作又很合得来,通过这次的交谈,我觉得你也是通情达理很随和、而且也很爽朗的人。其实我很喜欢这样的人,因为我也是这种人。董事长,我有一个请求,不知你同意不?”

“你说吧。”赵文暄未加思考地说。

吴文倩很认真、很郑重地说道:“让我们交个朋友吧,就是那种有事情就可以随便说出来,而不用考虑应该怎么说,至于说了后果又怎样的那种。其实,我除了在工作中严肃谨慎外,生活中我是很随便的人,我不喜欢太陌生、太复杂的人际关系,因为那样的生活太无聊、也太压抑了。所以,我希望我们除了在工作中能互相沟通,工作外也能像朋友一样的坦诚相待。当然,我这话可不是为了拉近跟领导的关系,如果你愿意下属对你毕恭毕敬,我也是能做到的。”

“你是能做到,可你违心了。能结交你这样直爽的朋友,我真的很高兴。”赵文暄由衷地说道。他也有感而发,“我也希望我们人与人之间少些隔阂,多些沟通。特别是我当上董事长这个位子之后,在这方面感触很深,曾经在公司比较要好的同事,觉得他们与我有了距离,至少在语言上,竟然对我客套起来,不像从前那样随便说话了。说实话,我真不想是这样,可已经回不到从前了,如果他们能像你这么想就好了。”想起这些,赵文暄的心中便有一种深深的失落感,在刺痛着他的心。

“你也不必为这些事伤感,我看是那些人自己把简单的事情搞复杂了。本来是很好的同事关系,怎么会越来越生疏呢?他们是把你抬高了,把自己压低了,身份地位的差距,使他们产生了距离感,当然在心里不敢与你平起平坐了,其实这种现象在社会上不是很正常的嘛。”吴文倩解释道,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话锋一转,接着说道:“看来我交你这个朋友是对了,因为我不会抬高你,更不会贬低我自己。”

赵文暄看了吴文倩一眼,好像重新认识似的,他觉得她的话很直接,很透明,少了现在人的虚伪,多了一份真实。和这样的人说话,给人一种自然的释放。赵文暄慢慢喝了一口咖啡,心想,今晚没有白出来,能结交吴文倩这样直爽的朋友,更重要的是他了解了她的为人处事,这对以后他们在工作中的交往也是很重的。

“你的见解很精辟,吴经理,今晚很高兴能认识你这样的朋友。”

“董事长真是这么想吗?”吴文倩笑问道。

“当然是这样想了,不过今晚我们聊了很长时间了,你也该回去休息了。”赵文暄说着话立起身,“我送你吧。”

“好啊,做你的车我不会拒绝的。”吴文倩爽快地说。

两个人说着话,走出咖啡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