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回家的男人

五 换房

回家的男人 379865 3686 2012-04-23 09:25:04

  五

下午下班时间,赵文暄经过吴文倩的办公室,听见吴文倩正在办公室跟各车间的主任分配着任务,说着产品质量和交货时间。他不由停住脚步,在门外聆听起来。

吴文倩开完会各车间主任都走了,赵文暄便走了进来,“你安排工作很明确,很有主见。”

“怎么,董事长偷听了?”吴文倩瞪大眼睛,笑望着赵文暄。

赵文暄幽默地说道:“偷听谈不上,智取还可以。”接着他转变话题,“吴经理,你今晚下班后有事吗?”

“除了吃饭,暂时没做什么安排。”

“那好,下班后我带你去认识一个地方。”

吴文倩一脸的困惑与不解,“那地方我陌生吗?”

“见了你就知道了。”赵文暄很干脆地说,抛下这句话后转身走了。

吴文倩站在原地,百思不得其解。

下午下了班,赵文暄便开车带吴文倩来到一所新建不久的住宅小区,吴文倩用心地环视了一下周围,这是一处比较适静优雅的住宅小区,一条宽敞平坦的柏油路面从小区的院门一直延伸到楼房的尽头,路面的两边是排列整齐、建造新颖的楼房。楼与楼之间的空地上是绿绿的草坪,小巧的假山,翠绿的毛竹,以及争相开放的各种花卉??????漂亮的楼房,整洁美丽的院落给人一种舒适、清新的美感。这是一处不错的居住小区,吴文倩在心里说道。

赵文暄把车停在一栋楼前,“到了,下车吧。”他朝吴文倩轻声说道,一丝神秘掠过他的眼帘。

“我们这是去谁家啊?”吴文倩一脸的迷茫。

赵文暄没有直接回答她的疑问,扫了吴文倩一眼,“上去你就明白了。”

已经到了,你不说我还不问了呢,没什么可保密的,吴文倩心里说道。

他们上到三楼,赵文暄停住了,他掏出钥匙,打开了西户楼房的门。对吴文倩说:“你进来看看,这楼房怎么样?”

谁住在这里啊,让我看这房子又有什么关系呢?吴文倩心里嘀咕着。她一头雾水,走进门来,迎面是一个客厅,客厅的正面放着一张乳白色的低柜,对面有两张乳白色的双人坐沙发,沙发前面一个一眼就能看透底的玻璃茶几,茶几上面一个乳白色小巧玲珑的花瓶里,插着一支开放正艳的红玫瑰,它和放在沙发上的几个橙色靠背给这洁白的客厅增添了亮丽的色彩。

“这是卧室,你过来看看。”赵文暄已推开卧室的门,像主人招呼一位远方的朋友。

吴文倩走进卧室,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层如雾般朦胧、洁白透明的窗纱。窗帘是蓝白相间的格调,虽然没有打开,但吴文倩已经感觉到它给人带来的清爽和与这房间的融洽,一张大床占据了卧室的大部分空间,床的一侧放着一个小巧的床头柜,壁橱的拉门是暗色的玻璃,上面刻有清雅的兰花图案。

“另一间是书房,跟卧室一样大。”赵文暄说着,又要引见吴文倩去看,“你看看合适吗?”

吴文倩终于耐不住了,她往客厅的沙发上一坐,便不想起来。忍不住说道:“我不想看了,这是谁住的房子啊?我们随便看别人的东西,这未免有点不太礼貌吧。”

赵文暄走近吴文倩,神秘地笑笑,别有用意的语气说:“你真不想看了,那就不看了。不过你不看话??????”赵文暄把最后这句话拉得有些长,坐到吴文倩对面的沙发上,抿了一下嘴角,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我想是不是有些不太礼貌?”

“别学我说话了,礼貌不礼貌的这要看谁住在这里。你就不要蒙我了,究竟谁住在这里啊?怎么你手里还有房子钥匙?我知道这并不是你的家,就算是你家新买的房子,也轮不到让我来评头论足吧?”吴文倩瞪着一双困惑的眼睛,一连向赵文暄发问了好几个问题。

赵文暄倒不急于回答吴文倩的问话,他依旧慢条斯理、不急不慢地讲解着。“这是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厨房里按有天然气,厨具都齐全,卫生间按着热水器,这套楼房面积虽然不是很大,可一个人住,我觉得还比较合适。”说着话,赵文暄把房门钥匙放到吴文倩面前的茶几上,“这钥匙现在归你了。”

吴文倩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她大睁着眼睛望着赵文暄,不解地问道:“你说什么?这楼房的钥匙归我?”

“是的,这是我们公司为你租的房子。这套楼房是别人买了不想来住,就想出租出去,我看了几家出租房子的,无论是房子的结构,还是周围的环境,就数这套楼房你住比较合适。水、电、还有厨房的天然气我都看过了,一切都很好,屋里的家具也是我这几天才购买的,太匆忙、简单了点。”赵文暄有点腼腆地笑笑,“这房子是五天前才定下来的,也就给你添置了些主要的家具,听说你下班后的很多时间是在电脑上渡过,所以,书房里就只给你安了台电脑和一把椅子供你急用。屋里不齐全的生活用品,你就以后慢慢添置吧。”

吴文倩听了,倒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怪不得她看见董事长这几天在公司里来去匆匆,原来是为了给她不置这套房子。这么短的时间,能把屋子安置成这样,还真是难为他了。想到这,一种莫名的幸福感升到吴文倩心中,女人的直觉告诉她,董事长对她所做的这一切,证明他的心中器重她、在乎她。而吴文倩也为自己心中刚刚升起的幸福感而感到吃惊,难道自己喜欢上他了吗?他可是个有家室的人,有这种想法是错误的。可吴文倩又不得不承认,在她来公司三个月的试用期中,她就很欣赏赵文暄在工作中处理问题的智慧和才干,而自从她约赵文暄喝咖啡后,她就对眼前这个男人有欣赏变成喜欢了。他的善解人意、他的幽默谈吐、以及他对人才的重视,还有他那菱角分明、赋有阳刚之气的脸庞??????所有这些,无不让吴文倩为之倾心、为之迷恋。吴文倩望着整洁利落的房间,有点歉意地说道:“看你这几天在公司进进出出挺忙的,原来是忙这事啊。你身为董事长,还亲自为我做这些事,我都不知如何感谢你了!”

赵文暄无所谓地笑笑,“比起你对公司的贡献,我能为你做这点事是应该的。本想租好房子,安排人给你买家具,可又怕他们给你买的不合你心意,所以,我就用我的眼光去给你买了。其实,你也未必看上眼。”

“这够到好了,在这之前我连想还不敢想呢。哎,你是怎么想到要为我租房子的?”

赵文暄别有用意地眼光扫了吴文倩一眼,半玩笑半认真地说道:“这都是你自己说过的话,上次你请我喝咖啡,不是提到想租房子,想有一个家的感觉吗?不会是你随口说说而已吧?”

“我当然是说的真心话了,没想到你记住了,而且这么快就帮我实现了。”吴文倩由衷地说道。内心却想,我就猜到之所以给我找房子,就是因为我上次说过的这些话,当时说这些话确实是自己想租套房子,这下好了,省了自己的麻烦。不过,他也确实是个有心的人,记住了她当时的话,并把这些话放在心中,付之行动。

“难道你不想让我记住你说的话?”赵文暄故意反问。

“当然想让你记住了。当时我只不过是随口说说我有租房子这个想法而已,我自己会去做的,没想到你替我做好了。”吴文倩说着话,眼睛望向茶几上的那只玫瑰花。“这玫瑰花也一定是你买的了。”

赵文暄看了一眼花,心里却说,过了一天了,还是这么新鲜、这么娇艳,一点也不比刚买来时逊色,这花还行。“昨天路过花店,顺便买了一支,点缀一下房间。”

吴文倩一副认真的神情,专注地望着赵文暄,别有用意地语气问道:“董事长,你可不能随便为我买这支花,你知道送这花的含义吗?”

赵文暄笑了,“我明白,可这花的含义是别人下的定义,我无所谓。只是觉得这花的颜色与这房间的乳白色家具很协调,很明快,而且这颜色也给人一种向上的生命力,所以就买了。”

“没想到董事长对房间的摆设还这么有欣赏水平,在家一定是收拾房间的高手,一定很让嫂夫人满意了,也一定常送花给嫂夫人吧?”吴文倩羡慕的语气问道,一连用了三个“一定。”

赵文暄的脸上掠过一丝失望的表情,无奈地说:“你说的正好相反,家里的一切家务都是我妻子一个人包揽。即便是我有时做点家务,她也不会放心的。至于送花,”赵文暄自嘲地笑笑,“这是连想都不敢想的事!”

“我都猜错了?怎么嫂夫人对花过敏吗?”吴文倩一脸的惊讶。

看到吴文倩吃惊的表情,赵文暄解释道:“花对她的身体没有影响,只不过我妻子是一个很现实、很持家的人,她不是那种喜欢浪漫情调的人。我曾经在她生日的时候给她送过一次花,却惹得她埋怨了我好多天。在她眼里还不如买一些家里实用的东西实在。”在赵文暄眼中的妻子王燕也却实如此,她在家里忙里忙外,做任何事情都任劳任怨,穿戴也不挑剔,不追求新潮。只要是身上有几套替换的衣服,她穿着一定自认为很潇洒、很美观了。从不为自己的打扮费神花钱,倒是在赵文暄外形上用心不少。当赵文暄说起的时候,王燕却自有她的一番道理,觉得这是天经地义的事,她认为丈夫在公司里是领导,自然要有一个好的形象,再说把丈夫打扮好了,这也是她的脸面。好像打扮了丈夫就是打扮了她自己一样。至于她自己呢就应该是一个普通人的形象,上班是忙碌的工人,下班是家庭主妇,自然不能穿得太赶潮流。在这方面赵文暄倒跟王燕理论了好多次,想改正她的观点,让她也在自己身上花点时间,毕竟是年轻人嘛,思想不能太守旧。可每次俩人辩论到最后,总是以赵文暄失败告终。现在,赵文暄也懒得说了。

吴文倩思索着说:“没想到嫂夫人是这么持家,真是一个贤妻良母啊。”

赵文暄笑笑,掏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站起身,“时间不早了,我该回家了,还是先送你回公司吧。”

“我待会儿再走,你先走吧。公司里给了我这么漂亮的房子住,我得留在这儿再享受一会儿。”吴文倩一副满足兴奋的神情,她拿起赵文暄放在茶几上的房门钥匙,像个顽皮的孩子,把钥匙在赵文暄眼前晃了晃,笑嘻嘻地说道:“我可真收下了。”

望着喜笑颜开、充满青春气息的吴文倩,赵文暄也开心地笑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