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回家的男人

十一 生日

回家的男人 379865 3511 2012-04-23 09:25:04

  十一

清晨,赵文暄开车走在公路上,透过开着的车窗,早晨的清风吹进他的鼻翼,他有意地深吸了口气,空气是那么清新、那么爽朗。今天是他的生日,下午下了班就直接去母亲那儿,可一定不要忘记了,他在心里对自己说着。

来到公司,刚在办公室的椅子上坐好,手中拿起的一份材料还没看上几个字,“咚咚”地敲门声就轻轻传来。

“请进。”他头也未抬地随口说道,继续看着手中的材料。

门外的人来到他面前,站在那儿没有言语。赵文暄不由抬起头,他的眼睛当一接触到对方,就吃惊了,吴文倩身穿一套白色的低领无袖长裙,头发自然的披在肩上,大而清澈的眼睛正深情地注视着他,嘴唇紧抿着,嘴角微微翘起,脸上荡漾着一种青春、自然、甜美的笑,就那么在他面前静静地站立着??????

赵文暄避开她温情、挚热的目光,昨天晚上他想好的一切,在见到她时他想说的话,可在见到她后,他的心却有些慌乱了,动摇了。他听到自己的声音是那样的苍白而无力,“你来了,你应该多休息两天。”

“我应该工作了,我的脚已经好了。”吴文倩爽朗地说。继而又低声地、羞涩地说了句,“我要每天都见到你。”

“那你去工作吧,有事再找我。”他像没有听到她刚才的那句话,径直说道。

“怎么这么严肃,可都写在脸上了。”吴文倩说着,又上前走了一步,手扶在赵文暄的办公桌上,声音很是细小,“今天晚上有时间吗?能到我那儿去吗?”

“不行,我还有事。”

“什么事那么重要,能告诉我吗?”

“今天是我的生日,我要去我妈那儿。”他脱口而出。

吴文倩一听,一丝惊讶之情闪现在她脸上,随即说道:“既然是你的生日,那我更应该给你庆祝了。”

“怎么,你要到我家去?”他一脸的紧张。

她笑了,轻柔地说道:“看你这表情我能去吗?不过,你晚上吃完饭后再到我那儿去,我等着你。”她朝他狡黠地笑笑,转身走了。

赵文暄呆愣愣地坐在那儿,没有言语。直到晚上下班,他的心情还是处于压抑之中。

晚上赵文暄一家人都去了母亲那儿,他们有说有笑地吃着饭,调皮的洋洋不断地对爸爸说着祝词,惹得家人笑个不停。

吃完饭,赵文暄少微坐了一会儿,便站起身歉意的对母亲说道:“妈,公司还有事,我先走了。”

母亲不高兴地瞅了儿子一眼,心疼地说:“整天忙,刚吃完饭就要走。”

接着,他转身对妻子说道:“燕儿,你跟洋洋待会儿回家吧,路上小心。”

“你走吧,不用挂我们。”王燕一边收拾桌子,一边说着。

望着和睦的一家人,听到妻子对他毫无怨言的话语,赵文暄拍了拍儿子的肩,转身走了。

一路上,赵文暄的车开得很慢,他不是怕见到吴文倩,而是不知如何向她开口,如何说。昨天他想了一晚上,他想跟吴文倩结束这段刚刚开始的感情,因为她害怕见到妻子时的那种不安和自责,他怕为此失去那个温馨幸福的家。而他也不想让吴文倩背负这段没有结局的恋情,可他又怕伤到那么爱着他的吴文倩,他更明白,他对她也是那么的爱恋,那么的执著。他的心在矛盾着,挣扎着??????

终于到了吴文倩的门前,他鼓足勇气,叩响了她的门,她欢快地给他开了门,没有顾及他脸上的神情,自顾地说起来,“没有失约,太守时了。看我给你定了一个蛋糕,喜欢吗?”

赵文暄顺着吴文倩的眼光望去,在茶几上摆放着一个小巧的圆形蛋糕,蛋糕上面画着两颗红色的心,心形的中间镶嵌着“生日快乐”四个字,心形的外围点缀着一圈玫瑰花。给人一种很美观、很漂亮、很温馨的感觉。

“很好看。”赵文暄淡淡地笑着,坐到沙发上。

“哎,文暄,我插上蜡烛,你想想许什么愿,一会儿你可要许愿的啊。”吴文倩认真地说道,随即插起了蜡烛。现在,她已经不再称呼赵文暄为董事长,而直呼其名了。她认为这样称呼自然、亲切,没有一点隔阂。

看到吴文倩兴奋的表情,赵文暄真的不忍心打破她为他精心设计的欢乐气氛。可他今晚一定要对她说清他们之间的事,这是他早已想好的。

“吴文倩,我想对你说件事。”他没有看她,轻声说道。

“叫我‘文倩’好吗,以后你叫我的时候,再把我的名字前面带上姓,我会不理你的,记住了啊。”吴文倩叮嘱道,继而又接着说:“不过有第三个人在场,那就带上我的姓。”说着话,她已插好蜡烛,坐到赵文暄身边,兴冲冲地问:“想说什么事,我可洗耳恭听了。”

赵文暄深吸了口气,像下了很大决心似的,终于说道:“我们???我们还是结束这种关系吧。”

“为什么,说出原因。”吴文倩平淡地问,她的表情出乎赵文暄的意料。

赵文暄瞥了一眼一脸平静的吴文倩,他的心理压力似乎减轻了,没想到在他说出这句话后,她的表情竟是如此冷漠,好像这是一件与她无关的事。于是,他沉思着,对她详细地说出了心里话,“昨天晚上回到家,我觉得自己就像一个罪人。我不敢正视妻子一眼,她对我、对孩子、对老人都付出了她的全部真心。她是那种贤妻良母型的持家女人,虽然她是一个不解风情、不懂浪漫情调的人,可她却是一个任劳任怨的好女人!而你对我又是这么认真,我如果跟你继续下去,对她、对你是不负责任的,对你们任何一个人都是伤害!所以,我们还是不要再来往了。”他一口气说完,脸上带着深深地自责和无奈。

“你爱我吗?”她直视着他的目光,“我希望你说真话!”

他望着她那火热的目光,他不想隐瞒她,他也欺骗不了她,因为她的眼睛已经看清了他的一切。

“我爱你!”他喃喃地说道。

她听了,长舒了口气,“我更爱你!”她说着依偎在他肩头,从她今天早上见到他的那刻起,她就读懂了他的心思,他现在对她说出来,她一点也不吃惊,好像这一切都在吴文倩的意料之中。相反,她对赵文暄更加爱恋,她认为赵文暄能说出这些话,证明她是一个对家庭、对妻子甚至对她都负责的人,更是一个值得她钟爱的男人。于是,她直起身,对视着赵文暄,轻声地、伤心地问道:“难道你跟我分手,你的心就不难过吗?”

“我??????”赵文暄不知如何回答。

吴文倩毫无掩饰地说:“你不用回答,你一定跟我一样心痛的。其实从我爱上你的那刻起,我就明白,你是一个有家庭的人,可我既然选择了你,也就默认了尊重你的家庭。我今天早上约你,就是为了告诉你这些话,你对你的妻子有的只是感激、是责任,而你对我却是一种真正的爱啊!我不要你对我负什么责任,只要在你对妻子、家庭尽到责任与义务的时候,能够想到我,给我们俩人一点爱的空间,只要我们真心相爱,我就很满足了,你能答应我吗?”

吴文倩痴情的话语、哀求的目光,深深地刺痛了赵文暄的心。原来,在她心中,她早已为自己铺设了一条路,她什么都不为,只为一个单纯的‘爱’字,她为他想到了他的家庭,却不想让他为她背负一点责任,望着她那渴求、期盼的眼神,他的心退却了、犹豫了。他不知如何回答,他的语气像是试探似地,低声问道:“你这样做值得吗?”

“只要我们俩人相爱,这就足够了。要是你不再爱我,厌倦我的时候,我就离开你。我不会给你增加思想负担的,这样行吗?”吴文倩的话语像是在乞求,她在等着他的回答,像是在等待一个重要使命似地,眼睛一眨也不眨地望着赵文暄。

赵文暄被彻底征服了,此时,还有什么能比吴文倩对他的爱更让他感动、让他震撼的呢?!他紧紧地拥住吴文倩,话语激动而真挚:“我答应你,我都答应你!为了相爱,你都退让到了这种地步,还有什么理由能让我不答应呢!”

吴文倩幸福地笑了,晶莹的泪珠从那清澈明亮的眼睛中流出,他为她轻轻拭去脸颊上的泪痕,话语低沉而坚决,“以后不许你哭了,我再也不会惹得你哭了!”

就这样,他们相拥着,良久良久。吴文倩抬起头,望着赵文暄,她明白,他内心的斗争,他为爱她而背负上了思想枷锁。于是,她朝他诡谲地笑笑,故做轻松地说:“今天你是寿星啊,一会儿我们可是要庆祝的,你都吃饱饭了,我还饿着肚子呢。别板着一副严肃的面孔好不好,为我笑一笑好吗?”她有些孩子气地央求道。

经吴文倩这么一说,赵文暄才想起,她为等他庆祝生日,到现在她还没吃饭呢。都怪自己,一来就给她的心中浇了盆冷水,她却毫无怨言,赵文暄轻拂了一下头发,朝吴文倩歉意地笑笑,幽默地说道:“今天我认罚,一定陪你吃饱。”

“看我待会儿怎么罚你。”吴文倩深深地白了赵文暄一眼。

于是,她点燃了生日蜡烛,赵文暄依从了她的要求,默默地、虔诚地在燃起的烛光前许了愿??????

当赵文暄把蛋糕切好,吴文倩早已把饮料和水果沙拉摆在茶几上,接着吴文倩又点燃了放在托盘里的几支蜡烛,把室内的灯关掉,用她的话说,这是一种气氛,它给人一种温馨、柔和的感觉。俩人相对而坐,边吃边聊。

这种男女单独相聚的场景,在赵文暄生平是第一次,今天身边这个让他心仪的女孩给他带来了让他以前未曾得到的浪漫,虽然简单,却很难忘。他的心似乎回到了激情的年轻时代,他们陶醉在这份浓浓的感情里??????

在以后的日子里,赵文暄也慢慢地适应了自己的这种婚姻生活,在家做一个尽职丈夫,在外又是一个浪漫情人,他的心态由起初的踌躇不安转变到了内心平静。他用心地经营着两份感情,享受着妻子对他的关怀和照顾,情人对他的温柔和体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