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回家的男人

八 扭伤

回家的男人 379865 3339 2012-04-23 09:25:04

  八

赵文暄开车来到吴文倩的住处,三步并作两步奔到吴文倩门前,叩响了门铃。

过了一段时间,门开了,吴文倩手扶门框,一只脚没有着地,艰难地立在赵文暄面前。

“我带你去医院看看。”他的语气有种命令的坚决。

望着赵文暄一脸严肃的表情,吴文倩淡淡地笑了。“扭伤的时候,车间里的夏主任就陪我去了医院。医生说没伤到骨头,只不过是拉伤了肌肉,休息几天就会好的。给我开了些药,这不,我就打车回来了。想对你请个假,你却听完就要跑过来,本想对你说不用你来的,都去医院看过了,你却挂机了。”吴文倩说完,不由瞥了他一眼,脸上掠过一丝满足的神情。

他听了,悬着的一颗心落了下来,“我扶你上床休息吧。”他说着,一手握着吴文倩的胳膊,一手揽着吴文倩的肩,慢慢地向前走着,吴文倩顺势搂住了他的腰。走到床前,他扶她在床边坐好,然后他轻轻地、小心地把吴文倩的双腿抬起,缓慢地放在床上。接着,又拿了床头叠好的被子放在吴文倩的背后,让她倚在上面。吴文倩顺从地任由他照料,没有回绝。

“你的药呢?我看看。”

吴文倩指指床头柜,“在上面呢。”

赵文暄解开放药的袋子,像一名检验员一样,仔细地查看了一遍里面的药。“有吃的,也有贴的。”他像是自言自语地说道。接着,他转身注视着吴文倩,“你一定还没吃饭,是不是?”

“我???我不饿。”吴文倩避开赵文暄的目光,支吾着说。

“怎么能不饿呢,刚才在电话里听到你那无力的声音,就知道一定是你疼厉害了。不过再疼也要吃点饭,不吃饭对身体不好,再说待会儿你还要吃药呢,不吃饭怎么行。这样吧,我出去给你买点吃的回来。”说完话,就要往外走。

他坚决而果断的话,像一股暖流涌遍她的全身,她忘却了自己的伤痛,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最满足的人!

“我不想吃外面的饭。”吴文倩叫住了正与往外走的赵文暄,“你会煮面条吗?”

“会啊,你想吃面条?”他疑惑地望着她。

吴文倩点点头,“你到厨房给我煮碗面条吧。”

“厨房里有面条吗?”赵文暄未及考虑马上问道。随即他就释然了,吴文倩既然这么说,肯定是有。

果然吴文倩笑了,虽然脚疼,可她还是没有忘记打趣赵文暄,“厨房里没有吃的,那还叫厨房吗?放心,我的厨房柴米油盐都不少,你就去做吧。”

赵文暄有些自嘲地笑笑,“行,一会儿就好。”

望着赵文暄出去的背影,吴文倩的心中有一种甜蜜、温暖的感觉罩住了她的身心。她是如此的希望得到他的照顾、得到他的呵护,她喜欢听他在手机里知道她受伤时那急切的声音;喜欢看他对她发自内心的关怀和体贴;她喜欢他们俩人只呼其“你”的称呼。同时她也惊讶于自己跟赵文暄单独在一起时,她竟在毫无意识当中把“董事长”的称呼顺其自然的用了“你”来代替。而私下赵文暄也似乎逐渐把“吴经理”这三个字淡忘了,改用了她的名字。吴文倩认为,这也许就是人们所谓的“心有灵犀一点通”吧??????

“吃饭了。”赵文暄一手端碗,一手拿着块硬纸板来到吴文倩面前,他打断了她的遐想,把那块硬纸板放到她前面,然后又把碗放在纸板上。笑着对吴文倩说道:“因为这块纸板,我可未经请示,给你牺牲了一只箱子。”

看着如此细心的赵文暄,吴文倩深情的眼光瞥了他一眼,嘴里却说:“以后如果我用,就让你赔了。”

赵文暄笑笑,“行,快趁热吃饭吧。”

她端起碗,深吸了一口气,“真香啊!你还够聪明的,用葱花和姜丝炒的锅,还把我刚买的鸡蛋也找到了,你给我浪费了几只鸡蛋啊?”吴文倩故意逗笑。

“就给你煮了两个鸡蛋,你不会是不喜欢这样吃吧?”赵文暄试探的语气问道。

“不是,是太好吃了,你要不要也吃些?”

“我吃过了,只要你觉得可以,你就吃了吧。”

吴文倩大口地吃起来,近乎有种狼吞虎咽的神情,她知道并不是因为饿,更不是因为做得香,而是因为这碗饭包含了他太多的真情和关爱??????吴文倩一口气吃完,把碗连同纸板一起递给赵文暄。

“还吃吗?”他问。

吴文倩瞪了赵文暄一眼,“把纸板都递给你了,在我这儿纸板就等于是饭桌,既然饭桌都拿了,我还想吃饭吗?”

赵文暄摇头笑了笑,“你啊,脚疼也不忘耍贫嘴。”说着话,去厨房了。

时间不长,他就端着洗脚水来了,“吴文倩,该洗脚贴药了。”

一向说话从不含糊的吴文倩,此时竟不知说什么,又怎样说。他对她照顾的是这样细心、这样周到。让她从他的外貌、他的人品竟找不出一丝的缺陷,有的只是对他的仰慕和依恋??????他扶她在床边坐好,然后把她那只受伤的脚轻轻地放进洗脚盆里。他立起身,对她说道:“多泡会儿,这样对脚好。”

一会儿工夫,赵文暄端来一杯水递给吴文倩。他把床头柜上的要拿出来,看了看说明书,然后从药瓶中往瓶盖里倒了两粒,递给吴文倩,“把药吃了吧。”吴文倩没有说什么,顺从地接过药,像一个听话的孩子,把药吃了下去??????等吴文倩洗完脚,赵文暄扶她躺好,又拿过外用的药,他查看了一下吴文倩的伤脚,“吴文倩,你这伤处都肿得很高了,到明天我安排个人来照顾你。”他一边给她服药,一边郑重地说。

“不用了,我都说过没伤到骨头,过两天就好了。”吴文倩急切地说,她希望有人照顾她,可她更怕他真安排人来。她明白,如果有人来照顾她,他就不会来了。突然间,她是这样的怕失去他,难道他在她的心中就是如此重要、不可缺少吗?!

“这怎么可以,我还是叫个人来陪你吧。”赵文暄依旧坚持他的意见。

吴文倩不情愿地皱皱眉,慢条斯理地说;“真的不用人来陪,整天让个人陪在我身边,我会感到很压抑。再说我又不是一点也不能走路了,只不过是行动有些不方便,或许明天一觉醒来,我的脚就不肿了呢。”

望着固执的吴文倩,赵文暄想了想说道:“这样吧,明天你的脚还这样,就打电话告诉我,我再给你找人。”他给她敷好药,就端着洗脚水出去倒了。

看着他为她忙碌的身影,吴文倩的心头不由一酸。她知道,无论他是多么的优秀,多么的占据她的心扉,可他是一个有家庭的人,他是属于别人的,她的渴望是不现实的。她的心中一种失落感油然而生,轻轻地叹了口气。她的一声叹息却被刚倒完水回来的赵文暄听到了,他注视着她忧郁的脸颊,慌忙问道:“是不是脚疼得厉害?你的脸色很不好?”

她一听,忙抬头朝他无事地笑笑,“你就别多心了,我怎么可能有事无事的整天把高兴挂在脸上呢,那不成傻子了嘛,你就不允许人家有严肃的表情了。其实,我刚才是在感叹你啊,为我做了这么多事,今晚真的谢谢你了!”她深情地注视着他,由衷地说。

“不用谢,你是我们公司里的职员,我这么做是应该的,再说我们还是朋友呢。”他有些腼腆地笑笑,“如果没有别的事,我想我该走了。”

他这么一说,她这才想起,他是应该回去了,该做的和不该做的他都为她做好了。于是,她朝他调皮地笑笑,故作轻松地说道:“你的任务完成了,是该回去休息了。不过我不能送你,请你给我关好门。”

赵文暄听到她诙谐的话语,看到她强装的欢笑,再望望她那肿起的脚,一脸认真地说道:“哎,你还有心开玩笑,小心你的脚,记住,有事一定打电话。早些休息吧,我走了。”说完,他转身刚要走,忽又想起什么,回头对她郑重地说了句,“谢谢你送我的礼物。”说完,未等吴文倩说什么,他便走了,随即门也轻轻地关上了。

随着门的关闭,吴文倩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了。她若有所失地闭上双眸,感情的失落超越了身体的伤痛??????

赵文暄回到家,儿子洋洋已经睡下,王燕刚把洗完的衣服挂好,看到刚进门的丈夫,不由关心地问:“什么事那么急地出去了?”

“啊,是公司里有点事。”赵文暄含糊地回答。

“真忙。”王燕低声说道,继而又催促着:“时间不早了,你快洗洗睡觉吧。”

“你先睡吧,我还有点事。”他说完,便进了书房。

赵文暄坐在电脑桌前,心不在焉地打开电脑,可随即又关上。自己这是怎么了?刚才燕儿问有什么事,为什么不想对她说实情呢?是怕她多心?还是觉得自己也有私心呢?也许两者都有。他的言行使他自己也为之吃惊,他明白,今天发生在吴文倩身上的这件事,如果是别的职员,他知道的话,一定会安排个人去照顾,他想他是不会亲自去照料的。而且他对她关心照顾竟是那样的发自内心而毫无造作。他不得不承认,他欣赏她工作时的严谨态度,生活中不拘小节、开朗活泼、热情浪漫的性格,以及从她身上散发出的那种年轻人的朝气与魅力??????赵文暄想着想着,不由从手提包的夹层里拿出吴文倩送给她的玉观音,细细地端详起来??????良久良久,他又小心翼翼地把玉观音放回手提包的夹层。轻拂了一下额头,自己今天这是怎么了?你又不是单身,已是有妻有子的人了,竟瞎想些与自己无关的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