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回家的男人

九 雨夜

回家的男人 379865 3880 2012-04-23 09:25:04

  九

吴文倩的脚伤已经过了一个星期,赵文暄几乎每隔两天就去一趟吴文倩的住处,要么给她买些熟食,要么给她送些水果和青菜。如果不去,他会觉得像丢了东西似的,心中有种莫名的空荡感。

傍晚下班后,天气阴沉沉地,不时有雨滴落下,远处偶尔有雷声传来。赵文暄从路边的熟食店买了排骨、青菜和馒头,开车往吴文倩住处奔去??????当他到达吴文倩那儿时,雨下得已经有些大了,赵文暄把车停在院内路边,跑步来到吴文倩门前,叩响了门铃。

吴文倩开门,看到因为刚才的急跑而有些气喘的赵文暄,不由心痛地说道:“下雨了你就不用来了,我说过我快好了,你就是不放心,看让雨淋得衣服都有些湿了。”

俩人说着话进了屋,赵文暄把买的熟食放在茶几上,对吴文倩说:“给你买了点吃的,你就不用做饭了,一会儿吃吧。”

“我已经做好了饭,脚基本上也好了,我想明天就去上班。”吴文倩一脸的认真。

“还是等你完全好了再上班吧,公司里的工作都安排好了,你不用急着去。”他忙说。

吴文倩瞟了赵文暄一眼,负疚的神情写于脸上,“可你常来看我,让我真得很过意不去。”

赵文暄轻松地笑笑,“你不用介意,我也是下班后顺便过来看看你,不费时间,你就安心在家多休息几天。下雨了,我该走了。”他说完,转身要走。

“哎,你先别走。”她急急地叫住了他,“你是不是把车停在院内那条大路上了?”

“是啊,以前也是停在那儿,很多车都是停在那条路边的,有事吗?”他问。

吴文倩笑了,“没事你就不能多待会儿。不是我想留你,是这雨想留你,你看看窗外的雨,下得多大了,我看你也没拿雨伞,我可不是不想借你雨具啊,我的雨具放在公司也没拿回来,你就是跑的再快,等你跑到路边停车的地方,也会淋成落汤鸡的。”她打趣地说道。

他望向窗外,雨水竟像直线似地从灰茫茫、黑沉沉的天空直射下来,沉闷的雷声也不时响起。刚来的时候还没这么大,这天气变得太快了。赵文暄心里这样想着,他走到窗前,有意向院内中间的那条马路望去,是啊,不等跑到那儿,全身早就湿透了,他的眼光有些无奈地望着窗外的大雨。

吴文倩看透了他的心思,走到他身边,安慰道:“你放心吧,雨会停下来的,我煮了好多稀饭,还炒了两个菜,你又买了这些吃的,正愁我一个人消灭不掉呢,还是老天会安排,我们一起吃吧。”说完,她便拉他坐在沙发上。

他想,也只有这样了,先在这儿避雨吧。于是,他到卫生间洗了洗手,和吴文倩一起盛汤端饭。一会儿工夫,俩人就把饭菜摆满了茶几。望着摆好的饭菜,吴文倩有些遗憾似地对赵文暄说道:“可惜,没有为你预备酒。

赵文暄笑了,“我不喜欢吸烟喝酒,对身体没有好处。有时为了应酬没办法的时候也喝点酒、吸支烟。”他拿起筷子,夹起菜放在嘴里,慢慢地嚼着,用一副很有品味的口吻对吴文倩满意地说:“吴文倩,你的厨艺不错嘛,我可要多吃了。”

吴文倩听了很是高兴,她不时为他夹着菜,好像他不会夹菜似的,而赵文暄也把排骨夹到她碗中??????两个人很是开心地吃着饭,吴文倩不时瞥一眼吃饭很香的赵文暄,心中不禁思绪万千,假如时间就这么静止,他们俩人就这么在一起,那该是多么温馨幸福啊??????突然,赵文暄手提包里的手机响起,打破了吴文倩的沉思,生活又让她的思绪回到现实中来。或许是他家人给他打的电话,外面下这么大的雨,他妻子一定担心了,吴文倩这么想着,一种失落挂在她的脸颊。

赵文暄拿起手机,果然是妻子王燕打来的电话。她的声音有些急促和不安,“文暄,你在公司还是在路上,公路上的水这会儿都很深了,雨下得太急,你在路上一定小心。”

赵文暄含糊地说:“你放心没事,我在公司,已经吃过饭了,你跟洋洋不用等我,雨小些我再回家。”

“好吧,那你路上注意安全。”电话中王燕还在叮嘱。

“我会的,你放心吧。”赵文暄说完挂了手机。

“你妻子对你真好。”吴文倩羡慕的眼光望着赵文暄。

“她说雨下得急,路上的水很深了,让我路上小心。”赵文暄没有注意吴文倩,低声说道。他为自己刚才跟妻子回电话的谎言而感到吃惊,他没想到他对妻子说谎时竟是那么自然、那么张口就来,难道真得自己心虚吗?

吴文倩像是看透了他的心事,望着神色沉重的赵文暄,她爱惜地说了句,“快吃饭吧。”

两个人又吃起饭来,可因为刚才的电话,他们已没有了起初的欢乐气氛,几乎是闷不做声地吃完饭。

“低柜的抽屉里有书,你拿着看吧,我收拾碗筷。”吴文倩首先打破了沉静。

赵文暄忙立起身,笑说道:“还是你歇着,我收拾。”

俩人争让了一会儿,谁也不想妥协,于是,他们一起收拾起来。赵文暄在厨房刷洗着碗筷,竟不自觉地吹起口哨,吴文倩依靠在厨房的门框上,她含情脉脉地注视着他忙碌的身影,听着他那轻松、悠扬的口哨,她有些陶醉了??????她觉得这时的他是属于她的,虽然他们不能天天厮守在一起,可这短暂的时间,对她来说也是来之不易的,她已经很知足了,更重要的是她已经看到了他的内心,因为他这几天来为她的忙碌,早已超出了一个身为领导的关心,刚才给他妻子回电话时的谎言,这都足已证明他的心情跟她是一样的。想到这,吴文倩幸福地闭上双眸??????

赵文暄洗刷完毕,下意识地望望窗外,天空彻底地黑了下来,路灯不知什么时候起就已经亮了,灯光在大雨的浇灌下显得有些暗淡、有些渺小,灯光中的雨时急时缓,大风不是刮来,雨线时斜时直。他无奈地皱皱眉,“这雨怎么就不停呢?”他自言自语地低声说道。

他的一句话打断了吴文倩的遐想,她看着有些着急的赵文暄,商量的口吻轻声说:“要不你再给家里打个电话,免得家里人不放心。”

“还是先给公司打个电话吧,雨这么大,要让他们看看门窗都关好了没有。”赵文暄说完,便给公司的值班室打了个电话,询问了一下公司的情况,然后又详细安排了一番。继而,又给家里打了一个电话。

俩人来到客厅坐在沙发上,闲谈起来。这时,楼道里传来说话的声音,声音很大,好像是说车进不来之类的话,具体说什么,也听不太清楚,赵文暄便快步走到门口,打开门探身一看,说话的是一男一女两个中年人,手里拿着雨具,可他们的头发衣服还是淋湿了不少,俩人说着话正往楼上走。

“哎,师傅,请问你们是刚从外面进来的吗?”赵文暄礼貌地叫住了往楼上去的那两个人。

男人转身望着赵文暄,“是啊。”

赵文暄笑问道;“刚才好像听到你们说‘车进不来,’是怎么回事?”

男人明白了,随即大声说道:“这不我们开车走到大院门口,就停住了,院门口外花坛里不是有棵大树吗,这雨大,风也大,都把树刮倒了,正巧挡住了院门口,人是能进来,车是进不来了,我们只好在外面找个地方把车放那儿了。”

赵文暄一听有些急了,忙问道:“外面路上好走吗?”

“下这么大、这么急的雨,公路低,下水道一时也淌不了这么多的水,公路上的水几乎到膝盖了。路洼的地方还深呢,好多车都在路上熄火了。”

“这条路上出租车过得多吗?”赵文暄急切地问。

男人思索着摇摇头,“路上的车都开得很慢,好像不多见,这样的天气,能回家的就回家了,我想不会有人愿意出来冒这个险吧!”男人说完,转身走了。

赵文暄有些失望地关上门,走到窗前看着外面夜色中茫茫的大雨,对吴文倩说:“我看这雨一时很难停下来,要不你给我找块塑料布,我到院门口看看是否有出租车。”

就在这时,一道雪量的电光划过夜空,紧接着轰隆隆的雷声想起,大雨更加肆无忌惮地降落下来。吴文倩有些害怕地、担心地走到赵文暄身边,轻声说道:“这个时候你一定不能走,太危险了,我不放心!”接着又有些自责的语气说:“都是因为我,你的车也开不出去,雨又不停,让你回不了家??????”

听吴文倩这么说,赵文暄倒无所谓地笑了,他望着神色忧怨的吴文倩,宽慰地说:“瞧你想到哪儿去了,没事。也许待会儿雨就停了,我晚走会儿无所谓,只不过是耽误你休息了。”

“你就别这么说了,反正都是我的原因。”吴文倩低声说着,更加走进他的身边。

两个人就这样靠近窗前站立着,他们注视着窗外的大雨,看到在风雨中摇摆的树枝,听到对方深沉的呼吸,俩人默默无语。他深情地瞥了她一眼,她的眼中流落出的神情是那样无助、那样忧郁。那个活泼开朗的她无影无踪,眼前的她竟是那么的需要人爱惜、需要人照顾??????

她那双美丽、忧伤的眀眸望向他,在他那棱角分明的脸庞上,深邃、执著的目光正凝望着远方??????此时此刻在她心中,他是离她最近的人,而更是最关心她、最在乎她、最疼爱她的人,更是她认为值得为之去挚爱、去依靠的男人!

闪电、雷声在夜空中不时交错着,突然,屋里的电灯灭了,赵文暄望向窗外,整个小区的楼房都漆黑一片,“小区里一定是因为打雷关了电。”他猜测着说。

吴文倩在这漆黑的夜里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她倚靠在赵文暄的背上,用力地揽住他的腰,用哀求地、颤抖地声音诉说道:“求求你,今晚???今晚留下来好吗?这样的夜晚,我一个人太孤单、太害怕了!我不能没有你,我不让你走??????”她呜咽着,泣不成声。

赵文暄木讷的站在那儿,他被吴文倩突然的举动和伤心的话语怔住了。一时之间,他有些不知所措的呆立着??????吴文倩脆弱、无助的话语继续传来,“你知道我是多么爱你吗,我是多么珍惜我们在一起的每分每秒吗?我喜欢看你工作中严肃干炼的处事态度,喜欢看你矫健的身影,喜欢听你谦和幽默的话语,喜欢你那具有阳刚之气的脸庞。就算是你一个不经意的眼神,对我来说都是那么甜蜜、那么重要、那么美好??????可我更知道我的这种想法是不能实现的,你是一个有家庭有妻子的人,我的心里矛盾过、犹豫过,可我就是忘不掉你,我的心里全是你,你让我怎么办??????”

赵文暄心痛的把吴文倩揽在怀中,他被吴文倩刚才的一番话深深地打动了,他自己又何尝不是这样的心理呢。在他的心中也曾想到过放弃这种荒唐的想法,可他的行为没能说服自己。

“我理解你的心情,因为我也如此。今晚我哪儿也不去,就在这儿陪你,只有我们两个人!”他喃喃地低语。

吴文倩幸福地笑了,俩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