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回家的男人

十三 探望

回家的男人 379865 3872 2012-04-23 09:25:04

  十三

下午赵文暄很早就回家了。虽说是星期天,可王燕的厂里很忙,傍晚王燕下班回来了。她一脸的忧郁,神情很是低落,在赵文暄的印象中,王燕是一个开朗而乐观的人,她是不会因为一点小事而挂在脸上的。赵文暄的心不由一沉,他小心翼翼地轻声问道:“燕儿,你的脸色怎么这样不好,是不是病了?”

“今天下午徐滨给我打电话了。”王燕低声说。

“他对你说什么了?”赵文暄惊愕的神情,有些胆怯地望着妻子,试探地问道。此时他的心里紧张到了极点,他已经说好今晚和王燕去徐滨家的,为什么徐滨还要给王燕打电话呢?难道是徐滨告诉了王燕他跟吴文倩的事?

王燕倒了杯水,喝了两口,看也没看丈夫一眼,自顾说道:“他说今天碰到你,关于纪红的病情都对你说了,他不放心,担心我们见到纪红怕说漏嘴,又叮嘱了我一遍,让我今晚一定说服纪红去住院。唉,真没想到,纪红的病竟发展到这么严重!”说完,王燕不由叹口气,伤心地坐在沙发上。

王燕这么一说,赵文暄提起的心落下了,还好,徐滨没有告诉王燕他跟吴文倩的事,是纪红的病让王燕心神低落。于是赵文暄说:“我今天回来得早,饭做好了,我们吃完饭就去徐滨家吧。洋洋在他奶奶那儿,回来的路上顺便把洋洋接回来,明天上学。”

俩人很快地吃完饭,马上就去徐滨家了,一路上他们俩人说话不多,王燕在想着纪红的病,想着如何开导她。而赵文暄在想着病人的同时,更担心如何面对徐滨,当他想起徐滨在看到他和吴文倩的表情时就让赵文暄难以忘怀,徐滨对他表现出的愤怒与不解,更加重了赵文暄惧怕见到徐滨的面??????他怀着一颗忐忑不安的心情来到徐滨的家门前,叩响了徐滨家的门。

门开了,露出一张惊喜而充满活泼的脸。“叔叔,阿姨你们来了,快屋里坐。我都好长时间没见到你们了,正想你们呢。”徐滨的女儿欣欣说着话把赵文暄夫妇让进屋,然后大声地喊着在卧室里的父母,“爸、妈你们快出来,看看谁来了。”

徐滨从卧室里快步走了出来,他笑望着王燕说道:“吃完饭刚让纪红去卧室,一会儿她就出来了。纪红还一直念叨你呢,你们先坐着。”徐滨热情地招呼着王燕,他看到王燕手中提着的礼物,不由歉意地对王燕说:“都是熟人了,你们还买这么多东西。”

“给纪红买了点营养品,让纪红补补身子。”王燕说着放下礼物,接着说道:“徐滨,你就不用让纪红出来了,我跟文暄又不是外人,我们去卧室聊吧。”

“好,那我们去卧室说话。”徐滨说着,便在前面带他们去了卧室。

直到这时,赵文暄也未跟徐滨说上一句话,徐滨对他不冷不热的态度,让他不知如何开口。

纪红刚从床上坐起,看到走进卧室的赵文暄夫妻,她苍白蜡黄的脸上露出真诚的笑容。轻声地、无力地打着招呼,“王燕、文暄快坐下,你们都挺忙的,还跑过来看我。”

“他们不来能行嘛,隔段日子不见,会想我们的。”徐滨说着话,把两个枕头放在妻子的背后,让纪红靠着。

“徐滨说得对,你们大概也念叨我们吧。”王燕坐到纪红床边,接过徐滨的话,望着消瘦的纪红,勉强笑说道。

纪红笑了,“其实我早就想你们了,只是我这身子哪儿也懒得去。想打电话让你们过来吧,”她说着笑望着赵文暄,“想想文暄现在又是个大忙人,时间紧,我怕他抽不出时间,这个想法也就算了。”

“纪红你说这话可就见外了,只要你找我,我一准就来。”赵文暄忙说道。

“不用他来,我一个人来更方便,我们有许多心里话要说呢。”王燕瞟了赵文暄一眼,对纪红说。

他们四个人说笑了一会儿,徐滨故作轻松无事的对王燕说道:“我知道你跟纪红的话多,那我自然跟文暄要说的话多,你们在这儿聊你们的,我跟文暄到书房去,我们互不妨碍。”说完,他便拉着赵文暄去了书房。

赵文暄知道,徐滨一定是审问他和吴文倩的事,既然他发现了,一定会严厉阻止的。果然,俩人刚走进书房,徐滨就把房门狠狠地、牢牢地关上。虽然是夏天,徐滨还是把原来书房开着的窗子关闭了,他怕声音会传到隔壁的纪红和王燕那儿。他不想让多余的人知道,他想他自己能摆平赵文暄的事。

两个人默默地坐在椅子上,一阵难耐而又无声的沉默过后,徐滨终于发话了。

“告诉我,你跟那女人交往多长时间了?”

“我,其实??????”赵文暄想编个理由应付过去,他想对徐滨说他跟吴文倩只是同事关系。

“不要想欺骗我,那个女人喊你的语气,还有你那做贼心虚的表情,都是满不过我的。”徐滨打断了赵文暄的话,他目光严厉地盯着赵文暄,好像已经看穿了他此时的心思。

赵文暄避开徐滨那锐利的目光,他神情黯淡,幽幽地低声说道:“不长时间,两个月吧。”

徐滨狠狠地瞪了赵文暄一眼,心说,都两个月了,还不长时间呢,王燕哪点对不住他了,竟然在外面偷偷干起这种事!他真想替王燕上前扇赵文暄两个耳光。

“你这么做,王燕一点都没发觉吗?”徐滨不由问道。

“没有。”赵文暄低沉地说。

徐滨一听,更加气愤了,他用力咬了一下嘴唇,压抑住自己的怒火,愤懑地、不平地语气诉说着赵文暄,“就因为王燕给了你足够的信任和理解,给了你充沛的时间和精力,而家中的事情她都一个人任劳任怨地做了,你为她考虑过吗?你觉得这样做对得起王燕吗?”

“我??????”赵文暄一时语塞,徐滨说的这些话,他又何曾不想起?!

望着羞愧的赵文暄,徐滨叹口气,想想现在他们两家人的处境,不由感慨地说:“一年前,我们的两个家庭是多么幸福无忧啊!可现在,纪红是因为身体,你却是因为你的心走出了你的家庭??????”他思索着,继续说:“好在王燕还不知道你的事,文暄,从现在起,你就断绝和那女人的交往,把心收回来,你的家庭还是跟以前一样幸福的!今天我之所以给王燕打电话,就是担心你因为我知道了你的秘密,怕你今晚不来,所以我在电话里叮嘱王燕让你们今晚一定来。既然知道了你的事,我就要阻止你!”徐滨的语气很是坚决。

赵文暄心中明白,徐滨是为他的家庭考虑,为他这美满温馨的家庭担忧,不愿看到他因为有了外遇而丢失了家庭??????纪红的病已经让徐滨心神憔悴,现在他的事又让徐滨牵肠挂肚,赵文暄觉得很是对不起徐滨,他抬起头,沉思着抱歉地对徐滨说道:“你安心照顾纪红,不要记挂我的事,我会很快处理好的,你放心吧。”

徐滨听赵文暄这么说,长舒了口气,悬着的一颗心落下来。可他还是有些放心不下,怕赵文暄一时处理不好这件事,于是,他像一位兄长一样,又细心入微地开导了赵文暄一番。

王燕跟纪红在卧室里倾心地交谈着,她们说了一会儿家务事,又说了一会儿孩子的学习,王燕的内心却没有想好应该怎么说服纪红住院,这是王燕从今天下午接到徐滨电话起就困扰在她心中的难题。一定要说服纪红,否则不只徐滨,就连她跟文暄也非常难过的。想到这儿,王燕终于开口了,她的话语充满关怀与直接,“纪红,听徐滨说医生让你住院,你为什么坚持要回家吃药,你应该听医生的话。”

纪红残淡地笑笑,“其实我早就猜出是徐滨让你们来当‘说客’,我不去住院,是因为去不去都一样,医院根本救不了我的命,只不过是早一天、晚一天的事!”

“纪红,又是你在瞎想了。你是病人啊,我们应该相信医生的话,你不配合治疗,病怎么能好呢?”王燕耐心地劝说着纪红。内心却担忧了,听纪红的话语,她似乎已经知道了自己病情的严重。

“王燕,我知道你们都是好心,都盼我好,如果住院能治好,我一定会去的。可我自己的病情我自己最清楚,我的身体告诉我,这病严重了!前几天徐滨带我去医院检查,当医生把徐滨单独叫去说病情的时候,我就明白这病一定恶化了??????果然,当徐滨从医生那儿回来面对我时,从他那勉强装出的平淡神情中,更加断定了我的猜测。因为徐滨不是一个会掩饰的人,他那悲伤无望的眼神是他无法掩盖的??????”纪红艰难地说完这些话,她的话语确定了王燕的想法,看来她想劝说纪红住院的事几乎难以实现。

望着对病情如此了解、对治疗失去信心的纪红,王燕的心中很是难过。她想尽自己最大的能力说服纪红。

“纪红,别因为你是病人就整天瞎想,听徐滨对我说你的病可不是这样的,医生让你住院只是为了你的身体能早些复原。”

纪红无力地笑笑,她握住王燕的手,眼中流落出深深地依恋与不舍。“我知道你们怕我有心理负担,故意瞒我而不会对我说出病的实情,自从去年做手术以来,徐滨为我整天操劳,他都比原来瘦了三十多斤。不为别的,就因为徐滨对我的这份感情,我在徐滨面前也像他对我一样,对自己的病情表现出乐观和希望。其实我们都是故意隐瞒对方,这也许就是我们俩人善意的谎言吧,总希望能给予对方乐观向上的一面??????今天我把心里话说给你听,你不要告诉任何人,任何时候都不要说出去,因为我现在不想让徐滨知道,那样他会更加难过!到该说的时候,我会自己跟徐滨说的。我想你能懂我的心意,王燕。”

纪红的一番真诚表白,让王燕感叹于他们夫妻之间相互扶持对方的一种真情至爱。“我不会对任何人说,徐滨不会知道,我明白你的心,纪红!”王燕的声音有些呜咽了。

现在这病既然到了这份上,我不想去医院瞎折腾了,也好让徐滨少些劳累。再说,我最后的这些天不想在医院度过,我很恋家,还有徐滨、欣欣,我想多些时间一家人在一起!”纪红的语气虽然轻淡,却很坚决。

王燕被纪红说出的话深深打动了,她的眼睛湿润了,她艰难地把要溢出眼角的泪水收回去,不甘心地、商量地语气对纪红说:“我看不如这样,徐滨把你白天送去医院治疗,傍晚接你回来,这样总该同意吧。”王燕注视着纪红,她知道纪红的心里牵挂着徐滨的感受,于是她接着说道:“如果你还一意孤行,那徐滨一定非常伤心,你让他为你劳累些,有什么过分的。抛开我们的感受不说,徐滨对你那样好,他对你的这点要求,你怎么忍心拒绝他呢?我想你让他为你劳累总比让他为你生气、为你难受、为你着急强吧!”王燕说完,又把赵文暄和徐滨叫了过来,她说出了这一建议,赵文暄和徐滨自然支持。在大家的坚持下,纪红终于妥协了,答应了这个做法。

徐滨望着妻子,舒了口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