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回家的男人

十九 相撞

回家的男人 379865 2940 2012-04-23 09:25:04

  十九

星期天,赵文暄像往常上班时间一样离开家,开车去了吴文倩的住处。他实在放心不下她,这几天来她几乎没吃什么,只是喝点水,身体消瘦了许多。

赵文暄给吴文倩买了点清淡的早点,当送到她跟前时,被她艰难地推开了。赵文暄没办法,实在问不出吴文倩想吃什么,便下厨煮了一碗稀饭。当他一手端着稀饭,一手拿着小勺来到吴文倩面前,本想拒绝的吴文倩,被赵文暄细心的关怀感动了。她不忍心再次回绝他,于是从床上欠起身,张开嘴,接受了赵文暄用勺子送到她嘴边的饭,坚持着勉强咽了下去。赵文暄看到吴文倩吃了,很是高兴,马上又给她舀了一勺,送到她嘴边,吴文倩把含在嘴里的饭刚想用力咽下去,不想一阵恶心难受,使得她把刚刚咽下去的那口饭也从胃里倒了出来。她捂住嘴,眼里挂着晶莹的泪珠,赵文暄慌忙拿过一个塑料盆,让吴文倩吐在盆子里。然后又倒了一杯水,让她漱了漱口,只好又让吴文倩躺下。

望着一脸憔悴、软弱无力的吴文倩,赵文暄的心像是被抓起来一样,难受而心痛。为了孩子,吴文倩的身体都折磨到了这种地步,他明白,现在他想说服她打掉孩子那是不可能的事。可为了她的身体好起来,他还是小心翼翼地劝慰吴文倩,“文倩,我还是陪你去医院看看吧。”

吴文倩一听去医院,不由警觉地瞥了赵文暄一眼,非常生气地说:“告诉你,不要在我面前再说‘医院’两个字,我是不会去医院的,你是想让我打掉孩子,我绝不会这样做的!”

赵文暄也有些生气地望着吴文倩,像被她冤枉了似地,辩解道:“我就知道,一提去医院,你就会胡思乱想,我没有你想的那么卑鄙,我是想让你打掉孩子,可也不能不顾你的感受硬拖着你去医院打掉孩子。你把我当你什么人了,我也是孩子的父亲啊!为了你、也为了你肚子里的孩子去医院,让医生看看怎样对你和孩子身体好,我想总比你在床上躺着不吃东西强吧。”

经赵文暄这么一说,特别是他一提到“为了孩子”,吴文倩觉得很有道理,自己这样整天吃不下饭对孩子的营养是不够的。于是,她朝他歉意地笑笑,“算我误解你了,我给你道歉,听你的话,我们去医院好吗?”她说完,像个孩子一样仰脸望着赵文暄,等待着他下决定。

看着脸上露出笑容,终于想通了的吴文倩,赵文暄也笑了。“你能这么想就好了,我们马上去医院吧。”

赵文暄扶着吴文倩下楼坐到车里,不一会儿,便来到医院。

医生查询了吴文倩的身体情况,给她开了些营养的针药,让她这几天每天来医院打针。

当吴文倩打完两瓶点滴的时候,已快中午。打完针站起身来的吴文倩似乎感觉到身体有劲了,赵文暄扶住她,吴文倩的头依靠在赵文暄的肩胛。她由衷地说:“文暄,谢谢你陪我来医院,现在我感觉身体强多了。”

“是吗,那太好了,或许你打两天针身体恢复了,也就能吃饭了。哎,你可不要说谢我啊,我不应该陪你来还有谁陪你来合适呢。”

吴文倩现在也有了说话的力气,俩人说着话,赵文暄依旧搀扶着她,走在医院的长廊上??????

今天休班的王燕来陪纪红,因为快中午了,徐滨从自己的商店里赶来,说什么也让王燕回家休息,他在这儿陪着妻子,王燕坚持不过纪红跟徐滨的一再催促,只好走出病房,徐滨也要出去买饭,俩人便一同往楼下走去。

当王燕和徐滨走到二楼的时候,赵文暄跟吴文倩也正巧从长廊走到正厅。王燕抬眼之间看到了赵文暄,她不相信似的,睁大眼睛看了一眼,她的丈夫扶着一个年轻女人,而那女人竟依偎在她丈夫的肩胛,他们俩人亲密地边走边说,王燕看到他们刚走过的长廊,那是妇科区啊。昨天她听到的话竟然在今天验证了??????一霎间,她感到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住了,大脑一片空白,她有些站立不稳,踉跄了两步,被身边的徐滨扶住了。顺着王燕呆滞的目光,徐滨看到了赵文暄和吴文倩,此时,赵文暄也看见了前面的妻子,他止住脚步,眼中流露出深深的紧张与愧惧,张张嘴,欲言又止,扶着吴文倩的双手也不由拿开了。

“文暄,你??????”徐滨气的眼冒火光,他恨不得上前给赵文暄一阵痛打。

望着丈夫这副羞愧惊慌的神情,王燕还能说什么呢!她从他的表情中知道了一切,她一直为之自豪放心的丈夫已经远离了她,纵有许许多多的疑问与不解,王燕没问丈夫一句,只是伤心地、失望地对徐滨说了句,“徐滨,我们快离开这儿吧!”

“好,我送你回家。”徐滨小心翼翼地说道,转头又狠狠地瞪了赵文暄一眼。

看着转身走开的妻子和徐滨,赵文暄呆呆地站在那儿,不知如何是好。

“文暄,不要管我,快去追她啊!”吴文倩急忙催促呆愣着的赵文暄,他回过神来,抬腿去追王燕。

他大步追上妻子,握住王燕的胳膊,小心地、试探地问:“燕儿,我们回家再说好吗?”

王燕气愤地甩开丈夫的手,一句话也没说,往楼下跑去??????

“自己造成的这种结果,好好想想该怎么收拾吧!”徐滨对赵文暄冷冷地抛下这句话,追王燕去了。赵文暄追赶了两步又停住了,是啊,即使追上王燕,他又该怎样向她解释,怎样向她认错,他想一切都是徒劳,他给她制造的创伤是他用任何言语都无法抹平的!

徐滨追上跑出院门的王燕,他阻止了想骑车回家的王燕,把她拖到自己的面包车前,敞开车门,让王燕上了车,他要送王燕回家,因为他实在不放心让痛不欲生的王燕一个人回家。坐到车上的王燕神情恍惚,呆呆地望着前方,徐滨知道,王燕这个样子,他一时半会儿也脱不开身,于是给妻子打通了手机,说商店里有事,晚回来一会儿。

徐滨陪着王燕回到家中,王燕一下子跌坐在沙发上,徐滨倒了一杯水放到王燕跟前,轻声劝慰着,“王燕,今天天气很热,你先喝口水吧。”

“徐滨,你说我哪一方面对不起他、做错了,他竟这么对我!”王燕说话了,又像是自言自语,一脸的困惑与忧伤挂在脸上。

“你没有做错的地方,我想???或许文暄跟那女人不是我们想象的那种关系,也许是另有原因的,等文暄回来,他自然会说清楚的??????”徐滨还想尽可能地把事情压到最低。

王燕眼中含着泪水,伤心地苦笑了,展现在她脸上的神情是那样的悲凉和伤感,她打断徐滨的话,“你就不要说这种话宽慰我了,我们都不是几岁的孩子,至于他们俩人是什么关系,在我们见到他们的那一刻,都写在文暄的脸上了。”

“不行,我要让文暄解释清楚,为什么要这么做!”徐滨望着悲痛欲绝的王燕,不知如何安慰她才好,在客厅里来回地走着,恼怒地从齿缝间挤出这句话。

“事情都已经发生了,要解释又有什么用!”王燕难过地说道。

她闭上眼睛,倚在沙发上,一副很绝望很无奈的神情。只一会儿,便又睁开眼,用手抵住额头,对徐滨轻声说:“我累了,想一个人待会儿。徐滨,你不用操心了,回去照顾纪红吧。”

“纪红那儿有医生呢,你放心吧。王燕,我们是同学,又是好朋友,有什么话别憋在心里,有委屈就说给我听吧。”徐滨放心不下心情悲观失望的王燕,而他又无法减轻王燕心中的痛苦,他怕她想不开??????束手无策的他笨拙地说了这么句宽慰的话,可话一出口,他自己就后悔了,这算什么安慰王燕的话啊,王燕心中的伤心事,不说他也知道,还用王燕再说给他听吗。

王燕似乎看出了徐滨的心思,轻轻地说道:“徐滨,谢谢你的好意,不用担心,我不会做傻事的。我向你保证我真的只是想一个人待会儿,你快回去陪纪红吧,记住了,千万不要把这件事告诉纪红。”

听王燕这么说,徐滨的心有些踏实了。心想,自己在这儿也不能为王燕减轻心中的怨恨和悲伤,让她一个人静静也许好些。于是他沉思着说:“这样也好,你一个人休息会儿,有空我就过来,有事一定给我打电话。”

望着关心自己的徐滨,王燕什么也没说,只是郑重地点了点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