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回家的男人

二十七 母亲的质问

回家的男人 379865 2526 2012-04-23 09:25:04

  二十七

太阳西斜,赵文暄与徐滨从公园分手后,迈着沉重、缓慢的步子回到家。现在,他觉得自己像罪人一样,惧怕回家,惧怕见到王燕时,面对她那幽怨冷漠的眼神。

他心情低落地打开门,刚走进来把门随手关好,母亲的声音就传了过来,“你还知道回家,你心里还有这个家吗?”

赵文暄看到母亲已从坐着的沙发上站起身,愤恨地望着他,用手指着他一步步地向她走来,“你竟做出这种葬失良心的事,你的心里还有你妈、还有燕儿、还有你儿子吗!”赵妈越说越生气,她的手有些颤抖起来,走到儿子面前,抬手狠狠地向赵文暄的脸上打去??????响亮的耳光打在赵文暄脸上,他本能地用手捂住被打的脸,看到母亲由于愤怒而变得发红的脸颊,赵文暄有些害怕地后退了一步。在他的记忆中,母亲是善良随和的,从没见她像今天这样生气发怒过,一定是王燕把他们的事情告诉了母亲,母亲是来兴师问罪的。赵文暄埋怨的眼光扫了一眼上前来阻拦母亲的王燕,不服气地、抱怨地语气诉说道:“我是对不起你,可你不该把这事告诉咱妈,你让她太伤心了!”在他心中,母亲一个人辛辛苦苦把他抚养大,为他操心已够多了,他不想让年迈的母亲再为他牵肠挂肚。

王燕听赵文暄这样误解她,委屈地、不信任地神情盯着丈夫,悲咽地说:“文暄,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在你眼里我竟然是那么不近人情。我现在才知道你是这么的不理解我??????”王燕说不下去了,哭着跑进书房,把门用力关上了。

赵妈被儿子刚才的这番话气坏了,她喘着粗气,厉声呵斥着,“我怎么养了你这么个糊涂的儿子,你还怕我伤心的不够,竟这么对燕儿说话,你也太不了解燕儿了,总拿你那点小心眼去看待你身边的人。你的丑事是我问的燕儿,她都想替你隐瞒呢!可你还这么说她,就算是她对我说你,那也是正确地、应该的!你马上去给燕儿道歉,给我快去。”赵妈气愤地催促着儿子。

这时,洋洋也从房间走了出来,他的眼睛怒视着父亲,像对待仇人一样,大声说道:“一人做事一人当,是我对奶奶说你们闹矛盾,奶奶马上就来了,不怨我妈!”洋洋说罢又转身回自己房间了。

“看孩子听了你说的话都生气了,燕儿还不知道有多难过呢!快去给燕儿道歉。”赵妈几乎命令的语气对儿子说道。

“我??????”赵文暄支吾着,没有迈开脚步。心里乱极了,他伤透了全家人的心,此时又让王燕受到了莫大的委屈,仅凭一句道歉又怎能弥补他刚才犯下的错误呢?

赵妈急了,瞪了儿子一眼,“你给我快去啊!”

赵文暄只好硬着头皮去了书房,王燕正趴在床上小声哭泣,听到丈夫进来的脚步声,她忙坐起身,擦了一下眼泪,异常严肃地坐在床沿上。赵文暄走到妻子面前,小心翼翼地、非常后悔地说道:“燕儿,都是我不好,其实我不是有心的,只是觉得咱妈年纪大了,我犯了这么大的错误,让她知道了她会生气、会生病的。我以为是你叫她来的??????我一急,就未加考虑的随口说出来了。你能相信我说的话,原谅我吗?”他的眼光有些可怜巴巴地望着妻子。

王燕看都没看丈夫一眼,冷冷地、别有用意地语气说道:“现在我都不知道你说出的话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假的。”因为伤她太深,让她对他几乎失去了信任。

“当然悔过、道歉的这些话是真的,伤害你的那些话是假的、无心的。”

“那好,我相信你说的这些话,我也原谅你刚才对我的误解,你出去吧。”王燕冷冷地说。

赵文暄站在王燕面前,低声地、艰难地说道:“其实在你心里,你是不会原谅我的,是我对不起你,可我除了与吴文倩的事是我一时糊涂做错了,其余的事情和说过的话对你都是真心的!”

“是吗,可你连感情都欺骗了我,别的事情真真假假还重要吗?!”王燕质问。是啊,他连夫妻间最基本、最重要的感情都背叛了她,没有比这更重要、更令她值得伤心的事了。赵文暄不知用什么话来安慰妻子,他的头低垂着,嘴里喃喃地说:“都是我的错,让你承受了这么大的委屈和伤害!”

“现在说什么都无所谓了,不该发生的一切都发生了。”王燕神情黯淡,幽幽地说。她无力的抬起手,朝赵文暄挥了挥,“你出去吧。”

没办法,赵文暄只好走了出来,他跌坐到沙发上,疲惫地闭上眼睛,这些天来他的思想就没停止过思考,没有踏实的睡过一个夜晚,他的思想在两边的感情线上徘徊、挣扎,却想不出一个合适的、化解这件事的办法。

赵妈走近儿子身边,看到儿子消瘦了许多,一脸的憔悴与无奈挂在脸上。作为母亲,看到儿子这副神情,她确实很心疼,但她又为儿子做的事很气愤,可她更明白,眼前最重要的是让儿子处理好这件事。于是,她把儿子叫到卧室,她担心王燕听到他们的谈话更引起王燕的痛心。

赵文暄坐到床边,一言不发。赵妈坐到儿子身边,小声而严肃地问道:“文暄,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件事?”

“我???我也不知道。”赵文暄低声说。

“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说这样的话,都把妈急死了。文暄,为了这个家,你一定要拿定主意,赶快跟那个女人说清楚,断绝来往,不能再错下去了!”

“我知道,可事情没有你说的这么简单。”赵文暄有些心烦地说了句。

赵妈皱着眉头,思索着问道:“是不是那个女人怀孕了,她想拿肚子里的孩子跟你要钱,想勒索你啊?还是逼你离婚,然后她嫁给你?”

赵文暄不由打断了母亲的话,“妈,你都想到哪儿去了,她是怀孕了,可她只想要孩子。她没逼我离婚,更不要我的钱。”

“事情到了这一地步,还用她开口要。她要孩子,就两个目的,不是为钱就是为了跟你结婚。”赵妈很肯定地说。心想,现在这样的事情多了,好在还没有生下孩子,一切还来得及挽救。于是,她叮嘱儿子,“文暄,你一定去说服那女人打掉孩子,她要钱,我们给,我想她多半是冲着钱来的。”

“妈,你就别多想了,她真不是冲着钱来的。”赵文暄有些厌倦地说道。

赵妈有些糊涂了,盯着儿子,“那她是冲着什么来的,总的有个理由吧。”

“她就是喜欢我,别的什么理由也没有。”赵文暄简单地回答。

赵妈一听心里急了,心想,那女人喜欢钱可以给她,可她要是喜欢文暄,这不明摆着要把我们的家拆散吗?不行,一定想办法让那女人明白,早些打消这个想法??????赵妈终于想出了一个主意,她很有把握地对儿子说:“你把她的地址给我,我去找她,对她说明我们的态度,让她对你死了这条心。我想好了,你们现在这种情况,我去说明比较好。她想跟你结婚,得先过了我这关!”

“妈,你就别添乱了,这事不用你插手,我会自己解决的。”赵文暄说完,不想再听母亲的唠叨,走出卧室。

赵妈站起身,气冲冲地瞪着儿子,没有言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