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回家的男人

十七 真相

回家的男人 379865 2865 2012-04-23 09:25:04

  十七

吴文倩的妊娠反应越来越严重,经常的呕吐使她不得不请假休息。在此她也做好了各种思想准备,关于她怀孕的事,她不会告诉任何人,她要过些日子等身体好些就离开这里,到一个无人认识她的地方,生下这孩子。她觉得自己有能力把孩子养大,只要有了这个孩子,就算她跟赵文暄不能结婚,她的心里也觉得像一家人一样,因为她与他之间毕竟有他们的骨肉??????

傍晚下班后,赵文暄没有回家,他从路边的熟食店买了点清淡的饭菜,开车来到吴文倩住处。

原本躺在床上的吴文倩,因为赵文暄的到来,勉强坐到沙发上。赵文暄一边摆放着饭菜,一边心疼地说着:“文倩,明天我陪你到医院看看吧,你总说吃着药,可这两天我看你的身体更虚弱了。”

听到他关心她的话,吴文倩的心中暖暖地,她轻淡地掩饰道:“我说没事就没事,你放心吧。其实前两天病轻的时候,我根本就没听医生的话,没有按时吃药,所以这两天就病重了,我最讨厌吃药了。”她故意把最后这句话说的声音重了些。

赵文暄感到又好气又好笑,心想都是大人了,生病吃药这种事怎么还像个不懂事的孩子。于是他严肃地对吴文倩说:“待会儿吃完饭我一定看着你把药吃下去。”

吴文倩的脸上划过一丝不易觉察的紧张,他还真监视我吃药啊,他说话一向是算数的,说到做到。怎么办,怎么瞒过他呢?自己不是刚买了两瓶钙片吗,从瓶里拿两片吃骗他算了。对,就这么做,想到这儿,吴文倩安心了。可看到饭菜却让她又犯难了,她皱皱眉,饭桌上的菜够到清淡,这是因为她对赵文暄说过自己胃难受,吃清淡的饭菜比较好。要在平时,她早大口地吃了,现在竟看到饭菜就反胃。

赵文暄似乎看出了她的心思,拿了一个馒头递到吴文倩手中,“坚持吃点,一会儿要吃药的,再说一点不吃,对身体不好。”他说着朝她伸出大拇指,幽默地鼓励她,“我相信,你一定能消灭手中的小馒头。”

吴文倩被他这风趣的一击,引不住笑出声来,她止住笑,像有意做给赵文暄看似的,大口地咬了馒头吃起来。看到吴文倩这副吃相,赵文暄不由舒了口气,悬着的心有些放下来。又把菜盘往吴文倩面前推了推,想让吴文倩吃起来方便些,没想到吴文倩一闻到菜的油香味就反胃了,刚咽下去的馒头也要呕吐出来,她忙起身跑去卫生间??????赵文暄也跟了进去,看着吴文倩呕吐出的酸水和她一脸难受的样子,赵文暄心痛地说:“你腹中空空的,什么东西都吐不出来,可你还是反胃。这样下去怎么行,明天早上我来接你去医院。”

吴文倩摆摆手,脸上挂着勉强的笑,故作轻淡地说:“不用去,我都看过了。吃两天药准好,往后我一定按时吃药就好了。”说完,让赵文暄扶她去床上躺下,此时,她觉得自己的身体轻的像一片树叶,只要轻轻的一阵风,就能把她吹倒。任凭赵文暄在她床前怎样劝说,她也没有食欲吃饭了。没办法,赵文暄只好去倒了杯水,他知道吴文倩放药的地方,没有再问吴文倩,径直走到客厅的低柜前,敞开抽屉,取出盛要的方便袋,他细心地翻看着袋里的药盒和药瓶,可里面除了感冒药、消炎药,还有两盒钙片,以及一打创可贴外,并没有吴文倩说的与她胃不好有关的药啊。赵文暄又向抽屉里面望了望,在抽屉里除了一本医院的门诊病历,也没有别的东西了。他有意地看了一眼病历上面的名字,是吴文倩的,他拿出病历翻看起来??????看着看着,他的神情凝固了,眼光呆直了,他的思想无法接受眼前的事实,拿着病历,机械地走到吴文倩面前。看到神情吃惊的赵文暄和他手中拿着的病历,以及病历中夹放着的怀孕化验单,吴文倩明白,他知道了一切。

“文倩,这是真的吗?”他问,语气好像有些不太相信。

“??????”她垂下眼睑,没有言语。

看到吴文倩默认的表情,赵文暄接受了现实,同时他也明白了吴文倩这几天来身体不适的真正原因。可他却非常的不理解吴文倩为什么不把她怀孕的事告诉他,还有意瞒着他。

他坐在吴文倩的床边,双手握住了吴文倩的肩胛。眼睛专注地望着她,像要看透她的心思似的。

“文倩,这是我们俩人的事,你为什么不告诉我,甚至还要瞒着我呢?”他咄咄逼人的眼光注视着她。吴文倩的眼光有些慌乱,好像有人偷窃了她的隐私一样,让她无法面对。“我???我不是有意要瞒你的??????”她喃喃地小声说道,欲言又止。她不知道该如何向他解释。

吴文倩的表情更加重了赵文暄的疑问,他有些失控地摇晃着吴文倩的肩胛,话语低沉而坚决,“那你究竟是为什么,告诉我!”

吴文倩推开他的双手,鼓起勇气,毫无掩饰地说道:“因为我说了怕你为难,我想要这个孩子,可我不想让你背负思想上的负担,不想让你误解我,以为我是用孩子来拴住你!”

赵文暄明白了,吴文倩之所以这样做,目的是想保留住孩子。可这件事情他早晚要知道的,抛开他的思想包袱不说,如果要了这个孩子,那对吴文倩以后的生活将会怎样呢?赵文暄不敢往下想了,他要阻止吴文倩生下这个孩子。

“文倩,我们不能要这个孩子!”赵文暄沉思着说,他有感而发,真诚地说道:“虽然我也不舍得,因为这毕竟是我们的骨肉。可你想过没有,这对你以后的生活是多么的艰难,对孩子也是不公平的!”

吴文倩淡淡地笑笑,平静地说:“我有能力把孩子养大,我都想好了,过些日子我就离开这儿,到一个没人认识我的地方把孩子生下来??????等孩子大些,我就回来找你,你还能像现在这样接受我吗?”

原来在她的心里早有安排,现在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要尽力阻止她。“我们现在都不是小孩子了,许多事情不用我讲你也明白。文倩,你不能付出这么大的代价,那样我会为你难过一辈子的!”他心痛地说道。

她听了他说的话,宽慰地笑了。她本不想让他为她而难过的,可当她听到他说的最后这句话时,竟然觉得自己所做的一切是那么的值得,如果他不在乎她,他是绝不会为她而难过的。此时,吴文倩觉得自己已经完完全全地拥有了赵文暄的心,虽然他是个已婚的人,而他们俩人却是真正相爱的人。她为自己、为相爱着的人生下他们的孩子,这是应该的,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文暄,有你这句话就足够了,我觉得我做的是值得的,我应该生下这个孩子,起码为了我自己,将来如果有一天我们被迫分开,我的身边至少还有这个孩子!所以,我不觉得是什么所为的代价,你也不要有什么思想负担,因为,我为能有我们的骨肉而高兴!”吴文倩的话语包含了太多的满足与自信。

面对心意已决的吴文倩,赵文暄不知用什么语言能说服她,“文倩,你为什么想的这样单纯,不为自己认真想想呢!”他这么说着,内心却有一种深深的内疚蔓延开来,为了他们的孩子,她甘愿一个人承受以后生活的艰辛,而不让他担负一点责任与义务。他知道,他已经不可能说服吴文倩的决定,他的良心却受到了深深地自责。他拥着她的肩胛,话语低沉而充满愧疚。“我不知道如何面对你,应该对你负责的人是我,可我???”赵文暄的嘴被吴文倩的手轻轻捂住了,她理解他的处境,更理解他的心情,她的话语轻柔而温婉,“文暄,不许你有自责的心理。这件事是我郑重考虑过的,我是一个要做母亲的人了,你就给我一个笑容好不好?”她苍白的脸上掩饰不住幸福的神情,期盼的目光望着赵文暄。

看着因妊娠反应而被折磨得软弱无力的吴文倩,看着她那充满渴望的目光,赵文暄对着她无声地笑了。他的内心却是沉痛的,这点很应该、很自然的表情,却是她向他索要的,因为她希望他的心情是开心地、愉快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