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回家的男人

二十八 徐滨约见吴文倩

回家的男人 379865 2170 2012-04-23 09:25:04

  二十八

第二天,徐滨陪纪红来到医院,在门诊楼前,他们与来医院打针的吴文倩相遇了,徐滨和吴文倩对视了一眼,各自走开了。这一切让纪红看在眼里,她不由问道:“徐滨,你认识刚才那女人吧?”

“不认识啊。”

“刚才你们俩人的眼光都盯上了。”纪红反问。徐滨无所谓地笑笑,掩饰道:“她要看我,我就看她了。要是认识早就说话了,我想是那女人觉得我面熟,就多看了我几眼,搞得我莫名其妙,也多看了她两眼。”

纪红小声地打趣说:“别贫嘴了,是不是看到人家长得漂亮了?”

“随你怎么贬我,才不跟你计较呢。”徐滨一副大义凛然的神态,他知道妻子是在拿他开心。

俩人说笑着上楼去了??????徐滨等医生给纪红挂上吊瓶后,便走出病房,给吴文倩打起手机。

“你好,我想你是不是打错了,这个号码我很陌生。”吴文倩的声音传了过来。

徐滨心想,第一次跟你联系,看到我的号码当然会陌生了,不过也许还有第二次、第三次的,那时你就不会感到陌生了。嘴上却客气地说道:“没有打错,我是徐滨,从文暄那儿知道了你的手机号码,你能抽出点时间,我们见一面吗?”

吴文倩犹豫了一会儿,说道:“好吧,待会儿我打完针,就给你说声,我在医院的花亭里等你。”

“我们就这样定了,待会儿你通知我。”徐滨挂了手机,心中却想如何应对吴文倩。因为他不知道吴文倩是什么性格、什么类型的人,要是通情达理、明白是非的人那倒好说了,可她要是不顾事情的好坏、一意孤行那又怎么办呢?徐滨陷入深深地思考??????

终于,吴文倩的手机打来了,徐滨接完电话后,便对纪红说店里有点事,他回去看看就回来。说完,匆匆地走了。

他来到医院的花亭里,吴文倩早已坐在亭中的石凳上等他,见他过来,吴文倩忙站起身,笑笑说道:“让我给你添心事了,真不好意思。”她已从赵文暄嘴里知道了徐滨家中的情况,接着关切地问道:“你妻子一个人在病房里行吗?”

“没问题,有医生呢。”徐滨随口说道。他示意吴文倩坐下后,自己也在她对面的石凳上坐了下来。心中却想,吴文倩说话挺开朗的,大概也知道他的来意,可她见到他一点也不拘束,倒像一个老熟人一样热情,她是明白人,我也不用跟她兜圈子了,直接跟她说明了吧。于是,徐滨直起身,注视着吴文倩,很是严肃地说:“吴文倩,我知道你是个聪明人,不用我多说,你也明白我来找你的目的吧。”

吴文倩理解地点点头,一针见血地说:“文暄没有说服了的事,你继续来说服我。”

“是的,我想有些事情我来说比较合适,所以我就跟文暄要了你的手机号码,有时间想找你谈谈,今天正巧碰到你,你不会介意吧?”

吴文倩笑笑,轻声说道:“怎么会呢,能结交你这样的知心同学,我替文暄高兴。”

谁知你的心里是怎么想的,徐滨心想,还替文暄高兴呢,听这语气都把文暄当成她自己的人了,她也不考虑一下自己的位置。王燕说这句话他爱听,可吴文倩一说这样的话,徐滨竟有些反感起吴文倩来,替王燕鸣不平,他的话语也跟着直接生硬起来。

“我想,你也许不了解文暄跟他妻子的感情,在中学的时候我们三人就是同班同学,其实那时文暄就很喜欢王燕,毕业后他终于追上了王燕??????他们俩人的婚姻一直是我们同学中看好的一对。结婚后,他们非常恩爱,这些年来,王燕为了文暄的事业,她把家里的大小事情几乎一个人都包揽了,不让文暄操心。让文暄把时间和精力都放在事业上,她对丈夫的忙碌给予信任、支持、理解。对孩子和老人细心照顾,每当文暄说起,总觉得有愧于她??????现在你跟文暄出了这样的事,或许是文暄一时冲动,或许他是爱恋你的年轻漂亮,但总归是他一时糊涂犯下的错。你还这么年轻,找一个比文暄条件好的人很容易,又何必看上文暄,让他原本幸福的家庭破裂呢?”徐滨一口气把心里的话说完。

吴文倩听了徐滨的讲述,脸上落出了压抑的苦笑,摇摇头。她想别人是不理解她跟文暄的这段感情的,就连文暄的好同学都把文暄说成是一时冲动、看上她的年轻漂亮,更别说外人怎么看待文暄了。她不禁为赵文暄的处境感到不平,感慨地说:“其实现在有多少家庭表面上披着幸福美满的外衣,而实际上是虚伪的,文暄现在就是这种情况。他的处境很艰难,因为妻子对他的关怀和付出,在他的心中一直背负着对妻子的歉疚和责任,而人们却把他的这种感恩心里当成了是对他妻子的爱情至深的解释。其实爱情是很简单的事,它是不需要任何附加条件的,就是两颗心的真诚吸引,我跟文暄就是因为相互真爱才走到一起的??????文暄是对家庭负责的人,我也不会让他因我而离婚。”

“我不想了解你们相爱的程度,可你已经怀上了文暄的孩子,如果不打掉孩子,你们不断绝关系,你想这对文暄的家庭是不是构成了一种威胁。”徐滨直率地说。他对吴文倩刚才的一通爱情至上的理论很是反感,他想,爱情是两个人的事,但它只有在不违背良心和不使别人受伤害的基础上建立。

听了徐滨的话,吴文倩倒有些不解起来,有点激动地说道:“这是我的孩子,这完全是我一个人的事,我不会把孩子送去让他们抚养,更不会牵扯到文暄的家庭。你放心,我会处理好的。”

“吴文倩,以后你结了婚,不是还能生小孩吗?为什么非要这个孩子呢?”徐滨问道。

“没有多余的为什么,因为这是我跟文暄的孩子,我爱文暄,所以我也爱我们的孩子。求你不要再逼我了,我会离开这里的!你放心,文暄的婚姻不会因我而受到威胁。”吴文倩的话语坚定而果断,说完之后,站起身离开了。

徐滨一个人呆呆地坐在原处,他想不出吴文倩此时说出的话是出自真心、还是有意掩饰。总之,她决定生孩子的事已是事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