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回家的男人

三十 良苦用心

回家的男人 379865 4738 2012-04-23 09:25:04

  三十

第二天早上,赵文暄吃完饭就去上班了,王燕这两天没去上班,因为这些天来她虽说人到了厂里,可干起活来心不在焉、神情恍惚,工作中常造成失误,她平静不了自己的心情,便请了两天假,呆在家里。

看到儿子上班了,赵妈也从饭桌旁站起身,对王燕说道:“燕儿,你这几天身体不好,吃完饭后回房间躺着,我出去趟,回来我收拾碗筷。”

“妈,昨天我刚买了不少菜,今天不用出去买的,你这是要出去干什么?”王燕困惑地望着婆婆,在王燕的印象中,婆婆到这里来除了出去买菜,几乎不再出门。这次来了却不同,晚上都经常出去。昨天上午还回了一趟家,又接着赶回来了,王燕问她,她说是回家拿了几件衣服,夏天天气热,确实需要换洗衣服,这也在情理之中,可王燕发现婆婆还拿回了一个小铁盒,她看到婆婆非常小心地把小铁盒放到她睡觉的枕头底下。

“燕儿,你不用问了,等我回来再告诉你。”说着话,去她睡觉的房间从枕头底下抽出那个小铁盒,王燕看到婆婆仔细的把小铁盒放在布兜里,然后又用布兜把小铁盒扎得结结实实,很谨慎地握在手里,怕丢掉似的。

对于婆婆的这一反常表现,王燕不由怀疑起来,在她心里,婆婆对她就像亲闺女一样,有事总爱跟她说,可现在却对她保守秘密。看到婆婆一脸严肃、庄重的神情,以及紧握在手里的铁盒,王燕预感到婆婆一定瞒着她在做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同时她也料到这件事情与她有关,看到婆婆匆匆往外走去的身影,王燕本想阻拦,却欲言又止,她不知道该用什么理由阻拦,而她更了解婆婆固执的性格。可这么热的天,婆婆又有心脏病,万一她出去情绪不好,犯了病怎么办?王燕这么想着,忙换上鞋也跟着出去了。

王燕坐上一辆出租车,跟在婆婆坐着的出租车后面,尾随着??????

她看到婆婆下了车,也跟着下了车,看到婆婆细心地打量了眼前的建筑摆设后,才往前面的小区院内走去,王燕与婆婆保持着一段距离,在后面悄悄跟着。当她站在二楼的楼梯口,听到婆婆敲响三楼房门的时候,王燕的心不由紧张地跳起来。她听到房门敞开的声音,同时一个年轻女人的声音传到王燕的耳边,“请问您找谁?”听到婆婆很和气地说:“我是文暄的母亲,听文暄说你这些日子身体不好,没去上班,我来看看你。”“是伯母啊,快里边坐。”王燕听到房门关闭的声音,她的心乱极了,她的怀疑竟然是真的,婆婆出面来解决这件事,她们又会谈些什么呢?

吴文倩把赵妈让进客厅,倒了一杯水递到赵妈跟前,俩人坐在沙发上,各怀心事。

“姑娘,伯母不是会兜圈子的人,今天来是替我儿子向你赔不是的。”赵妈望着吴文倩,诚恳地说。

“伯母,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望着眼前一脸诚意的老人,吴文倩禁不住问道。而她心里更清楚,老人是为儿子来化解他们之间的事,,更重要的是她肚子里的孩子。想到这里,吴文倩下意识地抬手拂了一下腹部。

赵妈叹口气,愧疚地说道:“文暄是个有家庭的人,可他又跟你交往,这不是对不起你吗。听说你现在怀上了他的孩子,你还是个姑娘,这不是让你难堪吗?我知道后,把文暄大骂了一顿。”说这话时,赵妈在观察着吴文倩的表情。

这一番话让吴文倩听了感到很是苦涩,她知道这些话明着是说文暄不好,可暗中不也是在说自己吗?吴文倩的脸颊有些发热,嘴上却说:“伯母,这不怪文暄,你如果生气,就冲我发吧。”

我是生你的气,赵妈在心里恨着,长得很漂亮的一个姑娘,不能找不着对象啊,为什么就缠上我儿子了,这不成心想毁了我们的家吗!赵妈心里虽然迁怒于吴文倩,脸上却没有流露出一丝的不满,面对吴文倩表现出的只是歉意与负疚,她望着脸色依旧苍白、浑身无力的吴文倩,心痛地说道:“姑娘,我怎么能怪你呢,要说有错也都是文暄一个人的错。看你身子这么柔弱,我心疼还来不及呢,是不是因为怀着孩子,反应的厉害?”

“嗯。”吴文倩轻声应着,点点头。她明白,老人要说正事了。

不出吴文倩所料,赵妈把话题放到了孩子身上,她用一种商量的口气跟吴文倩说:“姑娘,你还没结婚呢,就想生下这个孩子,这样对你以后的生活影响是很大的,别说外人,就是我也不理解你。我看不如这样,我们去医院把孩子打掉,我这儿还攒了点养老的钱,不多,三万块钱全给你,伯母知道你不是图钱的人,可这是伯母的一点心意,留着给你补补身子。姑娘,你看伯母的想法行吗?”赵妈的眼睛充满渴望的注视着吴文倩,手中的小铁盒从布兜中抽出,递到吴文倩跟前。“姑娘别嫌少,留下吧。”

“伯母,我怎么能要你的钱呢。”吴文倩忙把小铁盒放到赵妈手中,此时,吴文倩也明白,自己在赵妈心中是一个贪图钱财的人。也许会有很多人用这样的想法来衡量自己的做法,可自己不是这样的人,真的不是!吴文倩在心底呐喊着,不由坚决地说:“我之所以生下这个孩子,是因为我太爱惜这个孩子,我有能力养活这个孩子,并且让他生活的很好。请你们不要误解我,我并不是看重钱的人,孩子的生命不是用钱来代替的!”

“你还年轻,为什么这么固执,非要这么做啊!”赵妈一脸的不解与失望挂在脸上。

这时,一阵急促地敲门声响起,吴文倩和赵妈不由对视了一眼,吴文倩站起身往门口走去。她在门前站住了,没有马上开门,下意识地从门镜往外看去,她的眼睛在看到外面的人时变得呆滞了,站在门外的竟然是赵文暄的妻子。吴文倩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把门打开了。原来,王燕一直等不到婆婆出来,她担心婆婆同吴文倩争执起来会生气,便敲响了吴文倩的房门。王燕跟吴文倩的眼光碰到一起,王燕眼中流落出的愤恨、激怒让吴文倩无法承受,她低垂下头,避开王燕那谴责的目光,低声说道:“大姐,里面坐吧。”

“哼。”王燕从鼻孔里发出一声不屑的冷哼,“让我到里面坐,不是真心话吧,我可坐不起。我是来找我妈的,妈你没事吧。”王燕把头转向婆婆。

“燕儿,既然来了,就陪妈进来坐会儿。妈没事儿,就是想跟这姑娘说会儿话。”赵妈轻声说道。她现在才知道,王燕跟踪她来到了这里,可事情还没办好呢,燕儿就进来了。唉,反正燕儿也明白个大概了,就让她进来吧,让她跟这姑娘说说话,哪怕是气话,也总比一个人呆在家里生闷气强。赵妈这样想着,便又招呼王燕,“燕儿,我们大家都见面了,就进来坐会儿说说话吧。”

进来就进来,王燕心想,既然到了这里,又不是惧怕这个女人,凭什么连跟她说句话的勇气都没有。只不过是一想到这个女人,一见到她,王燕的怨恨与愤怒就压抑不住。她似乎有很多的不解想问吴文倩,可又不想问,在王燕眼里,吴文倩这样的第三者不少见,长得妩媚,善于心计,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不惜破坏别人的家庭,吴文倩在王燕心中就是这样的人。她愤懑的眼光扫了吴文倩一眼,大步跨进门来,径直走到婆婆身边坐了下来。

吴文倩倒了杯水递到王燕面前,她的声音低小细微,“姐,喝口水吧。”

“我不渴。”王燕生硬地说道,她没有接吴文倩递过来的水杯,吴文倩把水杯放到王燕跟前的茶几上,然后坐在一旁的沙发上。

赵妈看到王燕生气、伤心的神情,很是心疼,她望着吴文倩,用真诚略带乞求的语气劝说道:“姑娘,我们都是女人,看在伯母来找你的份上,你就听伯母的话,打掉孩子吧!这对你、对我们大家都好。”

“伯母,你就不要再劝我了,我既然决定了,是不会改变的!”吴文倩的语气毫无商量的余地,继而又说道:“你们放心,孩子生下来,与文暄一点关系都没有,我并不是拿孩子来要挟文暄,这是我一个人的事。”

“我不明白,为什么你这样心甘情愿地为文暄生孩子,而不图回报。”王燕不相信吴文倩的话,她觉得吴文倩是在拿这些话来掩盖她的真实动机,她直视着吴文倩,不理解地反问。

吴文倩的表情显得异常平静,她知道没有人会相信她单纯要孩子的想法,她沉思着由感而发,“因为爱!”

“因为爱?”王燕慢慢地把这三个字重复了一遍,品嚼着这几个字的含义,她觉得自己跟文暄之间一直是很相爱的,正因为有爱,他们才结婚啊。她不由反问道:“你们是因为爱,难道文暄和我不是因为相爱才走到一起的吗?”

吴文倩摇摇头,“也许你们当初是相爱,但现在文暄对你是把爱变成了一种责任与义务,他对你表现出的感情是感激与回报,相互吸引与相爱在你们之间已经消失了。但他不会因为爱我而跟你离婚,文暄是一个有责任心的人,如果现在让他在你我之间选择,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选择你、而不是我!”

王燕听了这番话,凄惨地笑了,她现在才明白,自己在吴文倩跟文暄之间的角色,是自己这一妻子的位置阻止了他们相爱,她在他们眼里成了一块绊脚石。吴文倩的话语像是赵文暄在可怜她、同情她而不跟她离婚,王燕气愤的话语有些语无伦次,“我没想到你们会这样想,我是文暄的妻子啊,难道要让我向你们道歉吗?!”

“姑娘,你怎么能这么想,我儿子跟媳妇之间好坏我最清楚,他们一直是非常恩爱的,你说出这话太伤人心了!”赵妈坐不住了,她站起身,恼怒地朝吴文倩说道。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想让你们知道,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文暄不会因我而离婚的,他不是那种人。”吴文倩急急地辩解,看到赵妈站起身,吴文倩也本能地跟着站起来,“我不想破坏你们的家庭,可我更不会把孩子打掉!你们放心,我会尽快离开这儿的。”

这时,她们三人谁都没有注意,赵文暄已开门走了进来,他是来接吴文倩去打针的。当他看到屋里的三个人,紧张的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他预感到母亲和妻子是来找吴文倩说道理的。一时之间,他站立在那儿,不知如何是好。

“你说你现在还能是什么意思,不打掉孩子,这不明摆着是在威胁我们吗,我们的家都快让你给毁了!如果你是个聪明人,就听我的劝,把我养老的钱给你,要是你有别的想法,就趁早收起来,只要我有一口气,就不会让文暄娶你!把钱搁在这儿,你自己拿主意吧。”赵妈把小铁盒往茶几上重重地一放,转身对王燕说了句,“燕儿,我们走。”

“妈,这是你的养老钱,你还是收起来吧。”王燕抬手想把铁盒拿给婆婆。

赵妈见状,忙伸手拦住了王燕,她握住王燕的手,严厉地、一语双关地说:“燕儿,这钱你别动,还是让这姑娘拿着妈心里踏实。”

“伯母,这钱是你的,你应该拿走。”吴文倩上前拿起铁盒,双手递给赵妈。

赵妈伸手把吴文倩递来的铁盒推开,正视着吴文倩,坚决地说道:“这钱虽说是我一点一点攒起来的,不容易。可为了这个家,花这钱值!”说完,拉起王燕的手,欲要离开。

吴文倩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自己的心情,她觉得自己单纯的爱情被现实的人们想的复杂了、偏激了,她嘴里低声地解释着,“我???我真不是你们想的这样?????”吴文倩说不下去了,她感到一阵天旋地转,铁盒从她的手中滑落在地上,发出了重重地一声脆响,她的脚踉跄了几步,整个身体软绵绵地跌坐到沙发上。

“文倩!”赵文暄看到吴文倩软弱无助的神情,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大步奔到吴文倩身边,俯身揽住了她的肩胛,心痛地、着急地问着,“文倩,你怎么了?你没事吧?”

吴文倩缓缓地睁开眼睛,看到赵文暄急切的神情时,她压抑住心中的忧伤,冲赵文暄无力地笑笑,嘴里喃喃地、轻轻地说:“我没事,我很好。”

看到吴文倩在这种情况下还装出一副无事的样子,赵文暄把心中的不平转向母亲与妻子,他直视着她们,不解地大声问道:“她的身体很虚弱,你们为什么这样逼她?”

看到跌坐在沙发上的吴文倩,赵妈跟王燕也不由怔住了,可当她们看到突然出现的赵文暄,以及他刚才对她们的问话时,赵妈和王燕的脸上露出了失望的神情。望着丈夫在自己面前竟然如此的呵护、疼爱吴文倩,王燕实在忍不下去,她委屈地朝赵文暄诉说道:“我不知道你现在是怎么想我、怎么看我的,我能怎样逼她、又会怎样逼她!赵文暄,你太自私了,你什么时候能替我想一想,知道我是怎样的心情吗?!”王燕说完,转身往外跑去??????

“你???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呢?你太让妈伤心了!”赵妈指着儿子,气愤地说,扭头追王燕去了。

“妈??????”赵文暄急急地叫了声,欲言又止。此时,他又能向母亲解释些什么呢?他只能看着母亲愤然而去。现在,赵文暄顾不了那么多了,眼下当务之急是他不能让吴文倩倒下去。

“走,我们去医院。”他抱起柔弱的吴文倩,很果断、很坚决地说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