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回家的男人

三十一 心凉

回家的男人 379865 2065 2012-04-23 09:25:04

  三十一

天黑了下来,赵文暄怀着一颗疲惫与无奈的心回到家。这些天来,他的内心在承受着双重的折磨,他觉得愧对妻子,而又觉得对不起吴文倩,他想终止与吴文倩的这段恋情,可吴文倩执意要孩子的决心以及她的身体状况,让他有一种不可推卸的责任去关心她、照顾她??????

走进家门,回身把门关好,转身看到母亲从卧室出来,阴沉着脸,眼光严肃地望着他,声音低沉地说了句,“跟我到卧室去。”

他顺从地跟母亲走进卧室,母亲轻轻地把门关好,母子俩人默默地坐着,一时之间,谁都没有言语,赵文暄低垂着头,没有再去看母亲的脸,他也不敢抬头注视母亲。他不想看到年迈的母亲那忧怨的眼神,让他总有一种无地自容的感受。他从手提袋里拿出母亲送给吴文倩的钱,放到母亲身边,嘴里低声说道:“妈,你把钱收起来吧,她不会要你钱的。”

赵妈的心凉了半截,像是自语又像是问话的语气喃喃地说:“难道她是铁了心的要把孩子生下来?”

“我劝过她好多次了,她决定的事,拦都拦不住。”赵文暄痛苦地说。

赵妈望着憔悴的儿子,不无伤感地叹了口气,痛心地低声说:“你真是一时糊涂啊,现在想改也很难!不过话又说回来,无论多难也要想办法说服那姑娘把孩子打掉,跟她断绝来往。”赵妈的语气很是坚决。想了想,接着说道:“几天前我跟踪你知道了那姑娘的住处,今天原本是妈一个人去找那姑娘的,燕儿看出我的举动跟平常不一样,她不放心,就在后面偷偷跟着我也去了。今天在那儿,你却说话伤了燕儿的心,你让她心里多难过啊。快去书房安慰一下燕儿,向她诚心的认个错,这事搁在谁身上也受不了的。”赵妈催促着儿子,作为母亲,而更是作为一个女人,她明白儿子做出的事让王燕伤心的程度,谁会容忍自己的丈夫在外面做这种事呢!

这时赵文暄才明白母亲前些天给他定下的规定,中午、晚上都让他回家吃饭,原来是为了方便跟踪他,为了找到吴文倩的住处。他没有因此而怨恨母亲,他理解母亲的良苦用心。

他心情沉重的推开书房的门,使他感到惊异的是,王燕静静地坐在椅子上,看到他的到来,平淡地说了句,“进来吧,我有事跟你商量。”

赵文暄怀着一颗忐忑不安的心坐到床前,他想向王燕道歉,可又不知从何说起,他明白,自己伤害妻子的程度不是几句诚心的道歉就能得到谅解的。

“文暄,我们离婚吧!”王燕低沉地从口中拼出这几个字,她没看丈夫一眼,眼光空洞地望着前方。

赵文暄不相信地睁大眼睛,他直直地盯着妻子,嘴里喃喃地说着,“燕儿,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是我错了,我???我会改的,我们不离婚,行吗?”

王燕听到丈夫的忏悔,她的心被撕裂开来,她何曾想到过离婚啊,她的整个身心都一直在呵护着这个家!从她知道了丈夫的这件事,王燕也曾单纯的认为是丈夫的一时糊涂,是吴文倩的有意引诱,丈夫的心是留在家里的,对她的感情还是很深的??????为了这个家,为了孩子,王燕也曾想过丈夫认识到他的错误,她会原谅他、虽然她很痛心。可从王燕今天见到吴文倩,听到吴文倩的那些话,以及看到丈夫对吴文倩旁若无人的关爱,这让她对丈夫心中仅存的一丝希望都破灭了,她的心再也容纳不下赵文暄的身影。

“你不觉得我们离婚对大家都好吗,不论是对她、对你、还是对我。”王燕说着,长长地舒了口气。此时她说出了“离婚”这两个字,好像把心中压抑的苦痛都解脱了一样,“这些天来,我的心一直在痛苦中挣扎,那是因为我对你还存有一丝幻想、抱有一丝希望??????今天我终于下决心做了这个决定,是因为我今天才知道你的心已经不再属于我。一个心中不再装有妻子的人,就算他不提出跟妻子离婚,他的妻子这辈子也不会感到幸福的!”王燕脸上似乎没有什么表情,可她说完这些话,酸楚的泪水还是流出了眼角。

赵文暄理解妻子的话,他更理解妻子刚才做出的这一选择,在赵文暄心中,王燕不同于一般女人的个性就是她那坚强和果断的一面。虽然赵文暄喜欢吴文倩,可当妻子提出跟他离婚,要成全他和吴文倩时,他的内心还是慌乱了,因为他从未想到过要离婚。

“是我让你受委屈了,我知道这会伤你很深,我只求你,给我们俩人一段时间,让我们考虑考虑。如果到那时,你还是坚持,我们就离婚。”赵文暄一脸的无奈。

王燕沉默了一会儿,幽幽地说:“时间不短了,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我们该结束了。”她说着,瞥了一眼丈夫,像是一切事情都考虑好了似的,继续说道:“明天我们就去办手续,孩子归我,咱妈我还跟从前一样照顾她。不过,我们离婚的事先不要让妈和孩子知道,妈身体不好,免得她着急生病。”

“你的意思,就是把我一个人赶出去了?”赵文暄伤心地低声问道。

“这是你自己选择的路,文暄,并不是我想赶你,可我的心现在包容不下你,我并不是别的女人,有一颗宽宏大量的心,明明知道丈夫在外面有女人,只要丈夫不跟她们离婚,她们就容忍了、默认了,我做不到!”王燕痛苦地说。

“难道你就不给我一次改过的机会吗?”赵文暄还是不甘心,他追问道。

王燕失望地摇摇头,坚决地说道:“文暄,当你的心有了非分之想,迈出被叛婚姻的这一步时,我们的婚姻也就走到了尽头,因为你已不是孩子,事情的对与错是有辨别能力的。”

听到王燕如此坚决的话语,赵文暄默认了。此时,他无法说服妻子的决定,因为这条路毕竟是他自己走出来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