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回家的男人

三十六 伤感

回家的男人 379865 2557 2012-04-23 09:25:04

  三十六

晚上,赵文暄回家比较早,正赶上吃饭时间,看到赵文暄走进餐厅,王燕平淡地问了句,“没吃饭吧?”

“嗯,没有,跟你们一块吃。”说着就去了洗手间。

等赵文暄出来,王燕已经给他盛好米饭放到餐桌上,“快吃吧,我们都快吃饱了。”她没有看他,轻声说道。

“真香。”赵文暄夹了一大筷子青菜放在碗里,和着米饭一起吃了一大口,边吃边用眼角扫视了一下母亲跟儿子,要在以往,洋洋早已随着他的话说开了。可现在,洋洋像是没听见似的,闷不做声地吃着饭,好像压根就没发现他这个做父亲的存在。而自己的母亲倒是听到了他说的话,可她的眼光却像扫视敌人一样的带有蔑视的意味,冷冷地扫了儿子一眼,没有言语。赵文暄觉得在家人面前、而更是他最至亲的人面前,自己竟是这样孤立。本来就心事沉重的他,只能默默地吃起饭来。

洋洋首先吃完饭,站起身,一张毫无表情的脸没看家人一眼,没说一句话,转身向自己房间走去。紧接着,房门“呯”地一声重重地关闭了。

“吃完饭去找孩子说说话,都这么多天了,洋洋就没露个笑脸,看把孩子都憋屈成什么样了。”赵妈狠狠地瞥了儿子一眼,话语中充满埋怨与心疼。

“好,一会儿我就过去。”赵文暄说完,便快速地吃完饭。站起身,走向儿子的房间,他在儿子关闭的房门前踌躇了一下,抬手敲响了门。“洋洋,给爸爸开下门好吗?”他商量的语气问道。

洋洋极其不悦的神情,慢腾腾地把门打开,抬眼扫了一下父亲,闷声坐回书桌前。

赵文暄在床前坐了下来,他望着儿子,轻声问道:“洋洋,这么多天了,一直在生爸爸的气吗?”

洋洋没有回答,固执的脸上带有深深的委屈与不解。赵文暄拍拍儿子的肩,喃喃地低声说道:“洋洋,你一直是、也永远是爸爸心中最好的儿子,最亲的人!可爸爸却在无意当中伤害了你,让你难过、让你委屈??????洋洋,告诉爸爸,你是不是恨爸爸?不相信爸爸了?”他专注地看着儿子,希望从儿子口中得到最真实的答案。

洋洋一声不吭,低垂着眼帘沉默了一会儿,像是在思考一个复杂试题一样。他猛然抬头对视着父亲,眼中流露出一丝的迷茫与不解,“爸爸,像你发生的这件事,电视剧中不少,我的同学家中也有这种情况的。你是不是也和他们一样,不要这个家、不要我们了?”洋洋大睁着眼睛望着父亲,答所非问地问了这么一个问题。

赵文暄没想到儿子会这么发问,一时之间,他竟然有些不知所措,话语窘在喉咙间像冻结了一样,无法拼出!是啊,洋洋渐渐长大了,再也不是那个只懂调皮、不闻世事的孩子,已把他看到的类似的事跟自己家中出现的情况联系在一起了。儿子在担心爸爸离开这个家,害怕丢下他们,儿子已经懂事了。赵文暄觉得隐瞒离婚的事是长久不了的,可他又不敢对儿子直说,他怕儿子接受不了。望着儿子那双神情专注、期待答复的眼睛,赵文暄不敢正视儿子的目光,他发自内心地对儿子说:“洋洋,你不要这么想,爸爸心中一直是装着我们一家人的,怎么会不要洋洋了呢!”

洋洋听到爸爸的这个答复,轻轻地皱着眉头,沉思着郑重地说道:“只要爸爸跟从前一样爱我们这个家,与外面的阿姨断绝关系,我一定原谅爸爸的!”

儿子衷恳的话语让赵文暄无言以对,他只是用力点点头??????

从儿子的房间出来,看到王燕正在收拾客厅。“咱妈呢?”赵文暄环视四周,没有看到母亲,不由问道。

“出去散步了。”王燕轻淡地说,没有注视赵文暄,依旧干着手里的活。

“我和你谈点事,好吗?”赵文暄商量的口气问道。

“行,你先去书房,我一会儿就收拾好了。”王燕未加思索,随口说道。

等俩人面对面坐在书房里时,赵文暄又有些无法开口了,王燕看到他为难的样子,不由说:“我们都已经这样了,还有什么事不能说的呢?”

“我???”赵文暄用力搓着双手,鼓起勇气,终于说了出来,“我知道这件事对你说不好,可我必须要对你说。吴文倩执意要把孩子生下来,我只能与她结婚。”

“我们都已经离婚了,你跟她的事与我再也无关,你告诉我与不告诉我都无所谓。”王燕冷冷地说,她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像泼了盆凉水一样,冰冷至极。她没想到这么快,他们就要结婚了。

赵文暄觉察到她内心的不平静,忙解释道:“她都怀孕这么长时间了,我真没有别的办法??????”

“如果只有这件事你就不用再说了。”王燕打断他的话,她不想听下去,既然吴文倩坚持要孩子,他们结婚那是早晚的事。可每当提起吴文倩,王燕的心中就像压着一块石头堵得慌。

赵文暄有些歉意的眼神望着眼前这个他曾经的妻子,而现在依然为这个家尽职尽责的女人。他觉得自己所说的每句话对她都是一种心灵的伤害,可这些事情他又必须跟她商量。他艰难地继续说:“咱妈和洋洋迟早要知道我们离婚的事,我们就是瞒也瞒不太久的,不如找个合适的时间,跟他们说明了,你看这样行吗?”

“是不是怕耽误你结婚?才这么急着要告诉他们?”王燕未加思索,马上问道。

“你怎么能单纯这样想我呢,我是想在结婚前把这些事给他们说明了,让他们慢慢接受这个事实。我担心越瞒下去对他们越不好,尤其是洋洋,通过刚才与他交谈,我觉得这孩子懂得了许多事理,思想也很敏感,我怕我们一直瞒着他,一旦他知道了,那更接受不了。”赵文暄很是担忧地说。

王燕却不同意他的观点,反驳道:“洋洋快要考试了,我怕他因此受到影响,毕竟还是个孩子,哪有我们大人的这些承受能力。至于咱妈,你就更不能说了,你又不是不知道妈来咱家的目的,她就是在监督我们、撮合我们的。如果你告诉了她,不但你结不成婚,我担心妈一旦心脏病犯了,岂不更糟?”

经王燕这么一说,赵文暄也觉得有道理,不过他总觉得不是长久之计。

王燕似乎看出了他的顾虑,她轻淡地、毫无表情地说:“我知道我们的事对他们隐瞒也只能是暂时的,时间长了他们会看出破绽的。我想好了,你先去结婚,这些日子我就说你出差去了,半个月才回来。等你结了婚,洋洋也快放暑假了,到那时把这些事对洋洋和咱妈解释明白。让他们知道,这样做,对我们俩人的心情都好。事已至此,我想他们会慢慢想通的。”

听到王燕这么为他着想,再看她那张冷漠淡然的脸,赵文暄明白,她的内心对他是充满怨恨的,可她对他做出的却是为他的处境着想、考虑。赵文暄觉得脸上热辣辣地,他不敢抬头面对她,只是羞愧地说道:“燕儿,你应该恨我的,却还这么护着我。依你的个性,应该打我两下出出气,你却没做一点儿伤害我的事。我知道,你把伤痕留在了心里??????”他说到这里,声音竟有些咽在喉咙间,悲伤地无法说下去。

听到他真切的话语,看着他痛心的神情。王燕的泪水流了出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