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回家的男人

四十五 一事连一事

回家的男人 379865 4981 2012-04-23 09:25:04

  四十五

下午下班后,吴文倩去菜市场买了些新鲜的疏菜和排骨,她想征服婆婆,首先得先学会下厨做饭,为此她还特意买了菜谱,认真学起做菜的学问。回到家后,便一头钻进厨房,忙碌起来。

赵文暄回到家,到母亲房间和母亲闲聊了几句,也去了厨房。

“哎,文倩做的什么好吃的,这么香,都把我引进来了。”他幽默地说道。

“红烧排骨,你妈爱吃的,今天我要在你妈面前落一手。一会儿就要盛盘了,你尝尝怎么样,是否符合你妈的口味。”她兴冲冲地说道。

“真是难为你了,你可要注意身体啊。要不我来做,你上了一天班,回卧室休息一下。”看到吴文倩为了赢得母亲的认可,有孕在身的她还在尽心努力做着母亲爱吃的饭菜,他不由动情地说。

吴文倩撇撇嘴,压低声音,“说这话可注意了,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妈对这家务活的分工,女人管厨房那是天经地仪的事,男人做这些事怎么行呢。”她说着话,把做好的排骨倒在盘里,递给赵文暄一双筷子,“尝尝怎么样?”

排骨很热,赵文暄夹起一块轻轻吹了吹气,咬了一小口,慢慢地品尝起来。望着正注视着他表情的吴文倩,他故意皱皱眉,一副很难吃的样子。

“很难吃吗?”吴文倩吃惊失望的神情,“这我还是按照食谱做的,真失败。”她自责的语气说着。

“傻瓜,骗你的。祝贺你,很成功。”他甜甜地笑笑。

“是真的?”吴文倩惊喜地瞪大眼睛,“这么说,我这一手能过你妈的关了?”

“那是自然,而且是一定。”他非常肯定的语气。

“这我就放心了,你快出去吧,不要在厨房待久了,要不你妈又说我不会做家务而连累你了。”

赵文暄忙解释道:“我妈也就是随口说说,你别往心里去,那我出去了。”说完,他走出厨房。

来到客厅,看到母亲从卧室走了出来,手拿蒲扇,坐在沙发上。

“妈,你整天在家呆着对身体不好,天凉快的时候到外面走走,这样你也可以活动一下身体。”赵文暄关心地说。在他眼里,母亲自从出院来到这里就再也没下过楼,更不用说她料理家务了。以前母亲可不是这样的,常去菜市场买些菜,或者跟院里的老太太说说话,回到家也不闲着,总是忙这忙那的。可现在却像变了个人一样,不是躺在卧室里,就是坐在客厅里,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他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担心这样下去,对母亲的身体不利。

赵妈听到儿子说的话,抬眼打量了他一下,眼光像看陌生人一样,心中充满了深深的无奈与怨恨。“有你这么个好儿子,妈现在哪有脸上街啊,出去还不是让外人在背后议论的目标。还不如呆在屋里,别出去抛头露脸的好。”她说完,不由重重地叹了口气,无奈地摇了摇头。

“妈,看你都想到哪儿去了,要不今天晚上我陪你出去散散步。”赵文暄忙说道。在自己再婚这件事上,他不想过多的说服母亲,因为他明白,他的说服力在母亲面前,是那么的不堪一击,总被母亲的观点振振有词的反驳回来。

“要出去你自己出去,我才不跟你一块丢人现眼呢。”赵妈很不情愿地说。

“不说这些了,妈,你去洗洗手,我们一会儿就要吃饭了。文倩今天特意给你做的红烧排骨,我尝了尝,妈一定喜欢。”他转变话题,面对母亲,笑嘻嘻地说。

这时,吴文倩已端着饭菜在餐桌前摆放起来,脸上流露出一副兴奋的表情。她朝客厅看了看,“妈,文暄,过来吃饭吧,我都做好了。”

“妈,走吧,文倩都叫你了。”赵文暄说着,扶起母亲。

赵妈没有言语,站起身去了洗手间。自从吴文倩喊她“妈”的第一次开始,直到现在,她都没有答应一声,她不想应声,更不愿应声,因为她无法接受吴文倩在这家中的存在。对于吴文倩每次的喊“妈”声,她都是无动于衷,甚至有些反感。

赵妈在餐桌前刚坐好,赵文暄便夹了一块排骨放到母亲碗中,热情地招呼着母亲,“妈,尝尝文倩的手艺,保准你满意。”

“妈还没尝呢,你怎么能先下结论。”吴文倩故意瞥了赵文暄一眼,暗示他不要对她的厨艺评价过高,以免惹得婆婆不高兴。继而,她满脸带笑地望着婆婆,征求的语气轻声说:“妈,你尝一下,看我做的怎样?”

赵妈默不作声地拿起筷子夹起排骨,端详了一眼,然后轻轻地咬了一小口,慢慢地嚼了两下,眉头不由地皱了起来,脸色像吃了难咽的苦药一样痛苦,刚刚夹起的排骨又放在碗中。嘴里喃喃地说着:“难吃死了,口味太重,一看做的颜色就比燕儿做的差远了,让人吃着反胃,我还是喝点稀饭吧。”

赵文暄跟吴文倩盼望等到的却是这种答复,俩人不相信地对望了一眼,赵文暄夹起一块排骨咬了一大口,津津有味地吃起来,他望着母亲,不解地问道:“妈,我觉得很好吃,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我身体舒服不舒服的跟做的排骨有什么关系。”赵妈看都没看儿子一眼,不高兴地说。

赵文暄还想说什么,却被吴文倩的话给挡回去了。“妈,这是我第一次做,没有经验,下次一定注意。”她轻声说道,脸上没有一丝委屈,话语中也没有半句怨言。她明白,婆婆这么做,并不是因为她做的不好吃,是婆婆在借题发挥,故意说话给她听。让她知道,在婆婆心里,根本就没有她这个儿媳妇的位置,有位置的还是王燕。

一家人在沉闷的心情中吃完饭,赵妈起身去了卧室,赵文暄跟吴文倩收拾起餐桌。

“文倩,你回卧室休息吧,我去厨房洗碗就行。”赵文暄不想让有孕在身的吴文倩太过劳累。

吴文倩朝婆婆的房间瞟了一眼,低声说道:“我没什么,你还是去看看你妈吧,我做的这排骨让她想起了王燕,现在心里正郁闷呢。”

“文倩,别把我妈的话想太深了,她老了,也就那么随口一说。”

吴文倩轻淡地笑笑,“我才不去计较呢,她想谁无所谓,只要你不想就行。”

看着毫不在意的吴文倩,赵文暄充满了深深的歉意,她为了母亲买来菜谱,用心做出来的菜,却被母亲说的一文不值,可吴文倩却毫无怨言。

“文倩,今天确实难为你了。”

“只要你理解我就行,真的!虽然我心里也不舒服,可真的无所谓。想想我们瞒着她偷偷结了婚,我们总得表现好了,让她慢慢接受啊。我想在气头上的老人一时想让她改变思想,认可我们,还是比较困难的。不过,我有信心。”吴文倩一口气说了这些话,端起菜盘去厨房了。

赵文暄听到吴文倩这些话,心里畅快了许多,幸亏她没有跟妈计较,让他从中为难。不过妈的这些话却实挺伤人自尊心,想到这儿,赵文暄决定去母亲的房间,跟她谈谈心里话。

“妈,不到客厅去看电视?”赵文暄推开母亲的房门,看到坐在床头闷闷不乐的母亲,轻声问了句。

“怎么,来找我就是为了让我出去看电视?”赵妈瞅了儿子一眼,反问道,她似乎看透了儿子的心思。

赵文暄搬过椅子坐在母亲对面,笑望着母亲,低声说:“妈,自从你来了这里,我就没见你笑过,这样下去对身体不好,我们看了心里也不好受。”

“这还不是你惹得,以为我愿意这样啊。”赵妈一听就来了气,她说着话,不由狠狠地瞪了儿子一眼。

赵文暄知道,母亲对吴文倩的怨恨很深,他每次想说服母亲,都被母亲强硬的言词给顶撞回去。可身为儿子,家庭矛盾既然发展到了这步,他又不得不出面调解,自己受点委屈倒是次要的,他不想让母亲跟吴文倩整天生活在隔阂之中。想到这儿,硬起头皮劝起母亲来。

“妈,我知道我和文倩的婚姻让你很伤心,可事请已经这样了,我跟文倩现在都在尽力弥补我们对你造成的伤害。文倩为了做好菜,她买来菜谱,一步步照着菜谱上的步骤去做。今天她特意为你做了你喜欢吃的红烧排骨,虽然照着菜谱,可她还是担心做的不好,先让我尝了尝,她才放心。妈,为了这个家,文倩确实已经尽力了。她每次喊你‘妈’的时候,你总是不应声,说实话,我都觉得有些尴尬,可她却无所谓,该叫你的时候还是叫你??????妈,往后我们还要一起生活,为了我,为了文倩,也为了妈,请妈答应我这个要求,不要再跟我们怄气了,原谅我们吧,行吗?”赵文暄动情地说,他恳求的眼光望着母亲,希望母亲能因他刚才的话而有所转变。

赵妈眯着眼睛听完儿子的这番倾诉,她觉得儿子真是执迷不悟,是死心塌地的想跟吴文倩过一辈子了。这个破坏别人家庭的吴文倩,在儿子眼里竟是那样无辜,想到这里,赵妈的心中更生气了,她不由冷冷地说:“你是认为妈在给她气受,你错了,妈是让你们反省一下自己的过错,别只想着她自己委屈,那是她自己愿意的。她是踩着我这个做母亲的心,燕儿的心,还有洋洋的心来到你身边的,她踩碎了我们三个人的心,更踩散了我们那原本平安幸福的家。文暄,这样的人,你让妈怎么笑脸相迎呢?!”

赵文暄无奈的垂下头,母亲对吴文倩的怨恨已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他甚至有些不敢往下想,以后的日子如果一直这样下去,那这又是一个怎样的家,这还是一个家吗?

夜里十一点多钟了,王燕被一阵电话铃声惊醒,她拿起电话,电话中徐滨急促、悲伤的话语传了过来,“王燕,你快到医院来,纪红现在很危险!”

“什么?”王燕彻底惊醒了,她马上反应过来,急切地问道:“文暄他知道了吗?”

“我还没有告诉他。”

“那我对他说声,我们马上就到。”

她快速的给赵文暄打了个点话,然后又慌乱地、着急地穿起衣服。一会儿功夫,赵文暄就开车赶过来了,他接王燕上了车,急匆匆地向医院奔去。

当他们来到医院,生命垂危的纪红已经说不出话来,她的床边围着她的亲人,她的眼睛无力地寻找着什么。当她看到王燕来到她身边的时候,她的眼光便直直地盯住了王燕,然后又缓缓地转向丈夫,最后又慢慢地移落在女儿身上。

徐滨看到妻子的表情,他紧紧地握着她的手,发颤的声音悲痛地说:“纪红,我们都在你身边!”

“纪红,以后欣欣就是我的女儿,我会照顾好她,你放心吧。”王燕理解纪红的心意,她含着泪水,真诚地呜咽着说道。

听到这话的纪红,眼中闪过一道不易觉察的宽慰的光,她的眼睛也随着慢慢地合上了??????任凭女儿撕心裂肺地哭喊,任凭丈夫悲泣低沉地呼唤,任凭亲人朋友痛心的泪水,纪红还是永远地离开了!她带着对亲人的爱恋与不舍,走完了她短暂的一生??????

安放好纪红的遗体后,徐滨的亲属陪着泣不成声的欣欣回家了。赵文暄和王燕跟徐滨最后从医院出来,他们安慰着心神破碎的徐滨。

“徐滨,不要太悲伤了,你对纪红已经尽力,纪红早就知足了。你要这么难过,纪红走了也不会安心!”王燕强忍住悲痛,轻声劝道。

徐滨擦了一下眼角的泪,伤心地说:“纪红走了,突然之间觉得世界万物与我无关一样,心中好像掏空了的感觉,没有意识,只有眼泪??????”

“徐滨,你不能倒下去,明天我们还要好好的安葬纪红。走,我送你回家,休息一下就会好些。”赵文暄说着就拉徐滨往他车前走去。

“不用了,文暄,我的车还在医院里呢。”徐滨想起他停放在医院里的面包车。

“明天再来开走,今天你这样子,怎么有心开车。”赵文暄说完,硬是把徐滨推进自己的车。

一路上,他们极少说话,三个人都沉浸在悲痛之中。

到了徐滨居住的小区门前,赵文暄停车,跟徐滨一同走出车来,王燕也跟着下了车,她不放心徐滨,让赵文暄送徐滨到楼上后再回来。

当赵文暄回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封信。他上到车里,把信递给王燕,“这是徐滨刚给我的,他说是纪红生前写好的,她共写了三封信,一封给欣欣,一封给徐滨,这封是给你。这三封信她让徐滨保存着,等她走后,你们才能看,所以徐滨现在拿了出来。”

“纪红这是什么意思?”王燕不解地自言自语着。

“我想,或许是因为你平时常去照顾她,写这封信是表达她对你的感激吧。”

“也许是吧。”

赵文暄把王燕送回家后便走了,王燕走进客厅,无力地、瘫软地坐在沙发上,她现在一点睡意都没有,整个人陷入深深地悲伤中。多好的一个人,多好的一对夫妻,多好的一个家庭,可纪红就这样撒手离去了!王燕在心里哭诉着??????这样过了好长时间,她擦了擦眼泪,打开纪红写给她的信,认真地看起来。

“王燕你好: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离开这个世界了。王燕,我最好的朋友,谢谢你对我的关爱,特别是当我知道你离婚后,还瞒着我,一如既往的常来照顾我,让我感受到一份朋友的温暖和挚爱!

我虽然过早地离开你们,可我的心却满足了,因为我有一个知心的朋友,还有一个忠心的丈夫,徐滨自从我生病以来,不知为我消瘦了多少斤,为我cao了多少心,更为我流了多少泪。他日夜在我身边陪伴着我,陪我说笑,陪我解闷,可他心里的苦楚却压在心底,不让我看到。他在我心里是一个最伟大的丈夫,最可靠的男人!

王燕,恕我直言,你是了解徐滨的为人,他正直、可靠。而徐滨也是了解你的人,你的善良、纯朴,这是一个女人的美德。我想,你们这一对好人如果结成夫妻,那一定是最般配、最完美的结合。

王燕,我的意见你一定要考虑,如果有灵,我会保佑祝愿你们的!

纪红绝笔”

王燕看完信,眼泪不知什么时候早就流了出来,她从身边拿过一盒抽纸,尽情地擦起泪来,她不只是为纪红的离世流泪,更被她信中的真诚感动。纪红虽然走了,却把美好的祝愿留给了她最爱的丈夫和最知己的朋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