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回家的男人

四十六 暗战

回家的男人 379865 5048 2012-04-23 09:25:04

  四十六

转眼之间,洋洋放暑假了,星期天一大早,赵文暄开车带着母亲来接洋洋。赵妈坐在车中,那迫不及待见到孙子的心情溢于言表。

一进门,祖孙俩人就笑着搂到一起。洋洋把奶奶拉进自己的房间,关上房门,一副很神秘的样子。赵文暄跟王燕只好对望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等他们出来。

“奶奶,你怎么才来看我,不知道我有多想你。”洋洋有些委屈地说。

“奶奶这不是来接洋洋了吗,我们待会儿就走。”赵妈笑着说。

洋洋忽闪着一双大眼睛,不解地问奶奶,“奶奶,在电话中我说不愿意去爸爸的新家,你说等我见了你之后就愿意去了,可我现在见到你了,怎么还是提不起精神想去呢?”

赵妈不由笑了,孩子毕竟是小,应该跟他说明白,要不怎么能让他帮自己实现心中的愿望呢。于是,她靠近孙子,低声问道:“洋洋,你是不是非常恨爸爸现在娶的那个女人?”

“当然了,要不是她,爸爸能这样吗?”洋洋毫不犹豫地回答。

“如果那个女人跟你爸爸离了婚,你能原谅爸爸,让他回家吗?你还愿意过我们从前的生活吗?”赵妈望着洋洋,她希望得到洋洋真心的答复。

洋洋想了想,有些不情愿地低声说道:“如果爸爸真的离了婚,而且知道悔改了,跟从前一样关心我们,那我就能原谅他,让他回家。我当然愿意过我们从前的生活了。”

赵妈一听,高兴地一把搂过洋洋,“好孩子,你跟奶奶想到一块去了。”说完舒了口气,接着又神秘地低声说:“为了找回我们从前的生活,洋洋你必须跟奶奶回去住,一定要听奶奶的话,看奶奶的脸色行事。只要让那个女人离开你爸爸,离开那个家,你爸爸也就知道悔改了,也就知道他的家是这里,明白奶奶的意思吗?”

洋洋一听,点点头,思索着说:“这道是个不错的注意,她把我们的家拆散了,我们再去把她赶走。奶奶,没想到你还有这么一手,真高明!”洋洋说着,朝奶奶伸出了大拇指。

“不过一定要记住,这事只有我们俩人知道,一定要保密。”赵妈压低声音慎重地说。

“那是自然,奶奶放心吧。”

赵妈突然想起了什么,她俯在洋洋耳边小声说道:“洋洋,我们不急着马上走,一家人好不容易聚在一起,中午在一块吃个饭,下午我们再回去。那个女人在家等我们,我们故意冷淡一下她,让她尝尝我们一家人团聚,她一个人在家的滋味。”

洋洋很爽快、很高兴地答应了。在他眼里一向慈爱的奶奶在家庭遭受破坏后,竟变得坚强与机智起来,她懂得拿智慧来捍卫自己的家。跟奶奶相比,洋洋觉得自己真是太笨了,他在这件事中除了心情沉闷、烦躁生气外,竟没有想到如何挽救这个家,只是自己倒了下去??????想到这些,洋洋觉得自己真该向奶奶学习。

客厅里,赵文暄和王燕正谈着纪红离去后,徐滨父女的生活。

“把洋洋接去住些天也好,这样我可以多去陪陪欣欣。纪红这一走,家里悲切切的,孩子一时失去了妈妈,不知心里有多难过。”王燕伤感地说。

“你说得对,我也应该常去陪陪徐滨,虽说纪红的病他早有心理准备,可真正事情发生的时候,对他的打击还是很大,他一时之间也是难以承受。”赵文暄思索着,理解地说道。

俩人沉默了一会儿,赵文暄抬眼扫了一下王燕,试探地、小心地问:“燕儿,我想请你帮我个忙,能答应我吗?”

王燕看了他一眼,看到他那由于紧张而有些发窘的脸庞,她不知他遇到了什么难事,虽然她对他充满怨恨,可她还是平静地说了句:“你说吧,只要我能做到,就帮你。”

赵文暄有些腼腆起来,他不知如何开口,可除了王燕别人无法帮他。他支吾着,艰难地说:“是因为咱妈跟吴文倩的事。”于是,他便把母亲整天在家闷闷不乐,故意找茬说话给吴文倩听的事对王燕说了一遍。最后又无奈地说道:“在这件事上我都劝了妈好几次,可每次都被妈给顶了回来,我怕妈长期这样下去对她的身体不好,搞得家里也一团紧张气氛!所以,我想让你劝劝她,她也就是听你的话。自从妈出院到现在,我从没见她露过笑脸,可她今天一回到这里,就笑了。”

“那我试试,我也不愿看到妈整天不高兴。”王燕思索着轻声说。

这时,洋洋跟奶奶从房间走了出来,洋洋的脸上露出了难得的笑容,两个人的神情很是高兴。洋洋看着爸爸,又看看妈妈,命令似地口气说:“奶奶说了,今天中午要在这里吃了午饭再走,难得我们一家人聚在一起。爸、妈,我提议你们两个人现在就去买菜。”

赵文暄望望母亲,诧异地问道:“妈,这是真的?你不是在来的时候说好我们接洋洋回去,让文倩在家预备午饭的吗?”

“一回来我就变主意了,还是在这里吃好。”赵妈一副快乐的神情。

“那也好,洋洋跟妈妈陪着奶奶说说话,我去买菜。”赵文暄说着站起身。

洋洋一把搂过奶奶,正色说道:“不行,我要跟奶奶单独在一起,你和妈妈去买菜。”

王燕刚想对洋洋说话,却被赵文暄拦住了,难得儿子跟母亲这么高兴,叫他们俩人一起去买菜又有什么关系呢。于是,俩人很顺从地一起出去了,洋洋跟奶奶不由相视一笑,互相说起了事情该如何向下发展??????

当赵文暄和王燕提着菜回来的时候,赵妈让儿子去陪洋洋做作业,她去厨房帮王燕做饭,说要借这个机会和王燕多说说话。

厨房里,两个人洗着菜,互相说起话来。

“燕儿,我让洋洋过去陪陪我,也会常让他回来看你的,我们经常电话联系着。这样,你也不会太想孩子。”

“我没事,妈,洋洋这一去,就是给你添乱了,我是省心了。”

赵妈听王燕这么说,很是高兴,“看你都说哪儿去了,给我添什么乱,我的孙子,我心疼还来不及呢。”

“只要妈高兴就行。”王燕看了一眼赵妈,见机开导起来,“妈,我跟你说句心里话,文暄和吴文倩都已经是夫妻了,你就不要想不开,跟自己过不去了。”

“是不是因为文暄说不动我,找你来了?”赵妈警觉地问道。

“妈,我说这些是真心话,跟文暄没关系。”王燕没有承认。

赵妈注视着王燕,心疼地、爱惜地说:“傻孩子,你就是不承认我也知道是文暄让你来开导我,都这个时候了你还为他们着想,你就没想想我们一家人谁心里最受委屈,那就是你啊!你顾及这个人的感受,又照顾那个人的心情,可又有谁去为你考虑了?”

“妈,我这话真是为你的身体好,为文暄他们生活好,也为我生活好。如果妈的身体不好,那我能放心吗?我能不牵挂吗?”王燕动情地说。是啊,多年的相处生活,已让她们有了很深的难以割舍的亲情。

赵妈知道王燕的心思,更明白王燕一直担心她的身体,就因为王燕的这许多好,赵妈更要坚持她在心里的计划和决心。她理解地笑笑,宽慰着王燕:“妈知道你心里一直惦记着我,怕我在文暄那里不适应。放心吧,妈的身体很好,你不要往深里想。”她顿了顿,又像是自言自语地低语着:“说实话,家里遇上你这样懂事的媳妇,真是福气,一家人真该知足了!”

她们说着话,不觉间已做好午饭。当坐在餐桌前吃饭的时候,洋洋跟奶奶的话最多,俩人边吃边说,很是开心。王燕看到老人跟孩子在自己眼前这欢聚的场面,她的内心感慨万千,这是从前家中最普通的一幕,现在看到,却是这么的让人珍惜、让人怀想??????

赵文暄自然也被母亲跟儿子的好心情卷了进来,他的内心充满了希望,他觉得洋洋和奶奶住在一起,洋洋压抑的心情也许会很快变回原来的样子,母亲那沉闷的内心也会因洋洋在身边而变得开朗起来。此时,赵文暄认为,洋洋跟奶奶在一起,是相互之间最好的良药。他不由轻轻地舒了口气,希望这是一个好的开始。

洋洋来到爸爸的新家已经好几天了,对于吴文倩给予他的关心照顾置之不理,冷若冰霜。他给吴文倩的称呼是“哎”,吴文倩在洋洋眼里连个“阿姨”的称呼都得不到。她想跟洋洋拉近关系,却又不知从何处开始。

晚上吃过晚饭,洋洋便和奶奶去客厅看电视了。吴文倩看到祖孙俩人坐在客厅里有说有笑的心情还不错,她切好西瓜端了过去。

“妈、洋洋,来吃块西瓜。”她说着,递给洋洋一块西瓜。

洋洋没有接,很严肃、很认真地说:“刚吃过晚饭不能马上吃水果的,对身体不好。”

在一旁的赵妈也悻悻地扫了吴文倩一眼,低声说道:“真是的,还是个大人,连个孩子都不如。”

吴文倩听了,有些难为情地、尴尬地笑笑,“我还真不知道这事,还真不如洋洋。”

“洋洋,阿姨是真心想让你吃水果,现在不能吃,可以过会儿再吃嘛。”赵文暄从一边走了过来,有意给吴文倩解围,他发现儿子对吴文倩的冷漠态度不低于母亲。

“当然是过会儿再吃了,还用你说。”赵妈眼睛盯着电视,缓慢地说道。

“看我这记性,差点忘了,今天我给妈、还有洋洋一人买了一套衣服,也不知道合身不,拿出来你们试试。”吴文倩转开话题,突然想起似地,说着话转身快步向卧室走去。很快提着两个袋子从卧室兴冲冲地走出来,她麻利地从袋子里拿出衣服,递给婆婆。

“妈,我看这身衣服的颜色您穿比较合适,质量也好,透气性强,夏天穿上一定凉快,您试试吧。”

赵妈极不情愿地接过衣服,双手提起看了看,然后又往身上照了照,最后叠起放回袋子。她望着吴文倩,毫无表情地说:“你的心意我领了,衣服还是退回去吧。我有衣服,而且都很合体,一看就觉得这衣服不合身。”

吴文倩笑笑,“妈,没试您怎么会觉得不合适呢。还是穿上试试吧,如果真不合适,我可以去换的。”

“就是啊,妈,你就试试吧,都买来了你还不试,那多可惜啊。”赵文暄也忙笑脸劝着母亲。

赵妈有些不高兴起来,“别多说了,还是退了吧,你就别在我身上费心了,燕儿给我买的衣服就够我穿的了。”

赵文暄听妈说话的意思似乎别有用意,他想再劝母亲,却被吴文倩的话给拦住了。

“妈,那我就先放起来,以后有时间再穿。”她甜甜地笑着,又把给洋洋买的一套运动休闲装拿了出来,递到洋洋面前。“洋洋,这是今年的新款式,喜欢吗?”她的眼睛含着期盼的光,希望洋洋能接受,通过刚才婆婆这一关,她的心情很紧张,她怕遭到同样的拒绝。

没想到洋洋很爽快地接了过来,他拿起看了看,嘴里低语着:“我看还行。”

“真的?你喜欢?”吴文倩欣喜的神情,她的眼睛很是明亮。

“喜欢就试试。”赵文暄忙在一旁催促着儿子。对于儿子的态度,他非常满意。

洋洋眨眨眼睛,望着吴文倩,一副不相信的样子,问道:“真的是给我的?”

“那当然了。”吴文倩轻松地回答。

“这么说这套衣服我可以做主了?你不后悔?”他继续问道。

“给你的就是你的了,是我愿意送给你的。”吴文倩笑着说:“快试一下吧。”

“我不穿,我的同学小海家里很困难,根本买不起这么好的衣服,我想把这衣服送给小海同学。”洋洋一脸认真地望着吴文倩。

吴文倩愣住了,原来他自己根本不穿,却拿着送给别人,这不是把她的一份心意给扔出去了吗?刚才婆婆的态度已经让她够伤心的了,可洋洋这一举动更让她心凉。

“洋洋,这是你阿姨的一份心意,这么贵重的衣服你怎么能随便给人呢?”赵文暄想阻止儿子的想法。

洋洋一副委屈的神情,不服气地说:“我帮个同学错了吗?给我的东西我又做不了主,干脆你们拿回去吧!”

“阿姨给了你,你就说了算。洋洋,把衣服放好,找时间送给你同学。”吴文倩望着洋洋,真诚而平静地说。她脸上的表情依然淡定而微笑,心中的失望与苦楚只有她自己知道。她不能发泄她的怨言,因为她明白,就算她发泄了,婆婆跟洋洋谁又去理解她?他们俩人的怨恨不知要比她吴文倩的多多少倍。

赵文暄也没有再多说儿子,他知道,儿子的这种反叛心理是他的再婚造成的,想让儿子接受吴文倩,一时之间是很难做到、甚至是不敢奢望的。

吴文倩有些失望地回了卧室,赵文暄理解她此时失落的心情,他想陪陪她、劝劝她。目前,他也只能做到这些了。

赵妈看儿子跟媳妇回房间关了门,别有用意的眼光扫视了一眼孙子,笑着低声说道:“小小年纪,还真聪明。看你当时那个表情,差点把我都给骗了,还真以为你要穿呢。”

“咱俩说好了要配合起来,如果我那样,不成叛徒了吗。再说了,就是我们没有约定,我也不会收她的东西。”洋洋一副认真的神情。

“为什么?”赵妈有意问道。

“收她的东西,心里不舒服。”

赵妈思索着,低语道:“洋洋懂事了,知道事情的对错,比你爸强!”

此时,赵妈的心里真觉得儿子的意识还不如未长大的孙子,洋洋都明白收这个女人的东西心里不舒服。可文暄却把人领回来了,到现在还不思悔改。

吴文倩无力地躺在床上,她觉得自己的身心都很疲惫,此时的她不想去考虑任何事情,呆呆地望着天花板,大脑就像睡过去一样,一片空白。

望着身心憔悴的吴文倩,赵文暄不知用何种语言来安慰她,他觉得她很可怜,可他又觉得家里的每个人都很可怜。因为这段婚姻,家中的每个人心里都烙上了一把无形的锁,难以解开,更难以抛掉。

“文倩,不要太难过了,你还有身孕,要注意身体。如果你觉得太委屈,就把心里话说给我听,不要一个人憋在心里。”赵文暄无奈地开导着一语不发的吴文倩。

“我什么都没想,就是觉得自己很失败,在你家人面前每次都是失败的。我也觉得自己很累,从来都没有这么累过,就想好好地睡一觉。”她说完,便闭上眼睛,似乎真的睡着了一样,不再说话。也许,睡着的时候,是她心情最轻松的时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