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回家的男人

三十九 家人的失控

回家的男人 379865 3279 2012-04-23 09:25:04

  三十九

赵妈去菜市场买完菜,在往回走的路上遇到了同院的张大婶,她比赵妈小几岁,张大婶在这里是住女儿家,而她的女儿跟赵文暄又是同一个公司。两位老人常在买菜的时候遇到,算是熟人了。俩人见面,自然停住脚步,免不了一阵问候。

“这几天出来买菜也没碰到你,我还以为你是去你儿子新家了呢。”张大婶随口说道。

赵妈笑了,“什么新家,我这不住儿子家嘛。”她觉得张大婶刚才的话语有些莫名其妙。

“你不去住也对,我们上了年纪的人就看不惯现在这些年轻人的做法。你看你的媳妇多好,说实话,我们看了都羡慕,这多好的一个家让那姑娘给毁了。”张大婶以为赵妈知道儿子结婚的事,只是心中不愿意,故意不提罢了。所以性格直爽的张大婶,有些愤愤不平地说出了自己的观点。

赵妈一听却实吃惊不小,听张大婶这意思,儿子好像在外面安家了,可没听说儿子跟媳妇离婚啊?再说儿子这些天没回家那是出差了。心中不解的赵妈,充满疑惑的神情望着张大婶,很是纳闷地问:“文暄这些天确实没回家,可他是出差了啊。你的意思像是他住在别处,好像在躲着我们啊?”

听到此话,张大婶才恍然大悟,明白过来,原来赵妈确实不知道儿子再婚的事。她不免为自己刚才的话后悔起来,朝赵妈尴尬地笑笑,难为情地说:“你看也许是我说错了,你可别往心里去。我还有事,先走了。”说罢匆匆忙忙地走了。

赵妈站在原处,越想越不对,难道是儿子跟媳妇有意在瞒着她?不行,回家一定问清楚。赵妈提着菜,满怀心事的回家去了。

晚上吃完饭,赵妈吃了粒治心脏病的药,王燕不由问道:“妈,你是不是感觉不舒服?”

“唉,老了,就连家里的人都骗我,我这心里能舒服吗?”赵妈有意这么说了句。

王燕警觉地瞥了一眼,看到婆婆一脸的严肃,她小心地说:“妈,你都想到哪去了,我们谁敢骗你啊。”嘴上虽然这么说着,心中却怀疑起来,难道婆婆看出来了?还是在外面听到了风言风语?对,一定是出去听到了什么话,这院里可住着文暄公司的许多职工啊,怎么办?文暄不在这儿,自己又怎么应付妈呢?

“我先去房间歇会儿,你收拾完了就到我房间去。”赵妈没有多说,顾自回房间了。

王燕收拾好碗筷,怀着一颗忐忑不安的心走进婆婆的房间,转身关闭了房门,看到坐在床边不拘言笑、脸上带怒的婆婆,王燕的心紧张了。她有些胆怯地问:“妈,你是怎么了?”

赵妈看了一眼有些慌乱的王燕,心想,张大婶说得看来是真的。不行,自己还是坚定些把话震出来。于是,赵妈很生气、很恼怒地说了句,“都什么时候了,你跟文暄还瞒我,这种事是瞒得住的吗?”

“妈,你听到什么话了?”王燕大瞪着眼睛,小心地问。

“燕儿,你就别蒙妈了,这大院里的人都知道了你们的事,可你还帮着文暄说什么去出差,他到底去做什么你一定知道。外人都告诉我了,为什么你们就不告诉我实情!”赵妈正视着王燕,严厉地说道。

王燕知道事情已经再也瞒不下去,于是便把她跟赵文暄离婚,赵文暄再婚的事说了出来。赵妈听完这一切,整个人瘫坐在床上,一双浑浊的眼睛呆呆地望着前方,原来这竟是真的!良久良久,她近乎命令的语气从牙齿间拼出几个生硬的字,“快,把文暄给我叫回来!”

“妈,还是过几天吧??????”王燕小声地劝慰。

“今天他要不回来,那就再也不要见我了!”赵妈打断王燕的话,低吼道。

“妈你别生气,我这就去叫。”王燕说完,转身出去拿出手机,跑到卫生间把门关好,拨通了赵文暄的电话。

赵文暄正在家中洗水果,吴文倩听到手机声,忙拿起看了一眼,她的眉头皱了一下,然后快步走到赵文暄身边,同时把手机放在他耳朵上。低声说道:“是王燕的电话。”

“燕儿,是不是有什么事?”赵文暄明白,如果没有急事她是不会来电话的。果然,王燕急促的声音说了起来,“咱妈让你马上回家,她已经知道了你与吴文倩结婚的事。”

“那该怎么办?”赵文暄一时也失去注意,惊慌失措起来。

“别多说了,你先回来,咱妈正在气头上,说话小心一点。”王燕说完,匆匆挂了手机,回房间陪婆婆去了。

不长时间赵文暄就到家了,一听是爸爸的声音,洋洋从自己的房间跑了出来,嘴里高兴地喊着,“是爸爸回来了,奶奶,爸爸出差回来了。”

“洋洋先回房间做作业,我去看看你奶奶。”赵文暄看着兴冲冲从房间跑出来的儿子,他含糊地应付道。看着儿子回了房间,他轻轻地给儿子关好房门,他不知道洋洋脸上刚刚露出的笑容,还能绽放多长时间。但他清楚,洋洋的喜怒是与他这个做父亲的言行捆绑在一起的。单纯的洋洋一定认为上次爸爸与他的谈话是成功的,爸爸一定听他的建议,与那女人马上分手。因为他相信爸爸一定能做到,岂不知爸爸食言了。想到这里,赵文暄的心中一阵难过,他站立了一会儿,径直去了母亲的卧室。

当看到母亲的一刹那,赵文暄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不敢近前,母亲那愤怒的眼光让他无地自容。赵妈指着儿子,颤抖着说道:“你还是我的儿子吗?好端端的一个家,就让你这么给毁了,这么大的事你竟瞒着妈!”

看到正在气头上的母亲,赵文暄胆怯地、小声地解释着:“妈,都是我不好,怕让你伤心,就没敢告诉你。”

“你还有脸说怕我伤心?怕我伤心你就不会这么做了!”

看着气愤的婆婆,王燕忙劝慰起来,“妈,你就不要全怪文暄了,离婚是我先提出来的,他结婚也是我让他瞒着你的,我怕你身体不好??????

“燕儿,他都这样狠心对你了,你还处处为他着想,袒护着他。”赵妈打断王燕的话,继而转向儿子,心碎地说道:“你心里没有我这做母亲的也就罢了,可燕儿这么好的媳妇你就不心疼!洋洋多么乖巧的孩子,你就忍心抛下他们去和那个女人过?”

“妈,我也不想这样的结果,可我没有办法!”赵文暄一副无可奈何的神态。

“没办法?人家一个姑娘都有办法拆散了我们的家,去跟你再组成个家。难道你就没有办法维护自己的家、自己的亲人?”赵妈越说越生气,想想自己把儿子拉扯大,历尽了多少的艰辛,现在总算过上好日子了,可儿子却又走了这一步,她的心完全凉到了低谷。

“呯”的一声,门被重重地推开,洋洋从外面闯了进来,他怒视着父亲,委屈与受骗一时无法接受,“我听到你刚才的话了,你不再要我们这个家了!你是个骗子,对我上次说的话是假的,我没有你这个爸爸,我再也不回这个家了!”洋洋说完,抬腿朝外跑去??????

“洋洋。”赵妈大声喊着,洋洋像没有听到一样,快步跑走了。

“快,快去把孩子追回来??????”赵妈急促地说着,没等说完,无力地闭上眼睛,昏倒在床上。

“我去拿药,你打电话叫救护车,咱妈的心脏病犯了。”王燕着急地对赵文暄说着,俩人一时忙碌起来??????

救护车很快就来了,赵文暄阻止了要一同去医院的王燕,他急切地叮嘱着,“你去找洋洋,一有他的消息就告诉我,我去医院,你路上小心!”

“行,那我去了,咱妈有什么事你就给我打手机,别忘了。”她也同样叮嘱着他。

王燕骑着车子在大街上边走边四下张望,洋洋有可能去的地方她都找过了,还打电话问了洋洋的几个同学,就是不见洋洋的踪影。晚上十点多钟了,路上的行人少了许多,王燕的心情更加焦急起来,情急之下她想起洋洋说过,学校旁有个天桥,没事的时候,他喜欢上去站会儿,看着路面上来往的车辆和行走的路人,心中有种登高远望的感觉。想到这儿,王燕忙掉转车子,向学校方向匆匆奔去??????离学校的天桥还有一段距离,她便看到天桥上有一个孤零零的身影,小小的、一动也不动。是洋洋,一定是洋洋!王燕这么想着,更加快了骑车的速度。

她一口气来到了天桥边,停好车子,上到天桥来,看到那个呆站着、手扶栏杆往下看的孩子果然是洋洋。

“洋洋!”王燕惊喜地叫着,快速跑到儿子跟前,把儿子紧紧揽在怀里。“洋洋,跟妈回去吧,都是爸妈不好??????”她喃喃地、心碎地说着。

“妈,你不要说了,我不怨你,我恨爸爸。”洋洋伤心地说,“我不想见到他!”

“怎么能这样说呢,你爸爸还让我找到你马上告诉他,你不知道他有多着急呢。”王燕忙替赵文暄辩解着。说着话,已经把手机拿了出来,给赵文暄回话了。她说完找到洋洋的事后,又问了一下婆婆的情况,听到赵文暄说稳定下来了,她悬着的一颗心算是放了下来。

“奶奶怎么了?”一旁的洋洋听到妈妈刚才在通话时的问话,不由急切地问。

“奶奶看你跑着离开家,她一急,心脏病就犯了,你爸爸在医院陪着她呢。现在病情稳定了,我们去医院看你奶奶吧。”

听到是奶奶病了,洋洋着急起来,“好,那我们现在就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