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回家的男人

四十四 伤心事

回家的男人 379865 5949 2012-04-23 09:25:04

  四十四

晚上,一家人散步回来,直到洋洋睡觉后赵文暄才离开。他到家的时候,已是十点多钟了。母亲已经睡觉,客厅里的电视声音开得很低,吴文倩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见赵文暄回来了,她便关掉电视,脸上挂着淡淡的忧伤,低声问道:“你总算回来了,也不早告诉我一声,我又不是不让你去看孩子。”

“说实话,今天一急,确实忘了。哎,咱妈接到电话没有马上告诉你?”

吴文倩一听赵文暄问的这句话,心里有些难过,声音也变得悲伤起来,“你妈就是不告诉我都不行,你不知道你妈当时接到电话有多高兴,她在回电话时生音有多激动、多嘹亮,我能听不见吗?我觉得你妈当时回电话的语气就是针对我,故意说给我听的!”

看到吴文倩生气、恼怒的样子,赵文暄忙上前做起了和事老,他坐在吴文倩身边,理解地说:“我懂你的心情,跟我生活在一起,我的身边又这么多事,你的心理压力确实很大。可你放心,我妈既然来跟我们住在一起,那说明在她的心里就认可了这个家。至于她有时候说话的语气可能生硬了些,你也别往心里去,妈老了又有心脏病,我们做晚辈的应该体谅,不要计较。”

“我要跟你妈计较早就打起来了,她对我一直有敌对情绪,我现在不是体谅的问题,而是一直忍让。”吴文倩有些厌倦的神情,随即转变了话题,“不说这些了,告诉我今天怎么了,就是再急的事也应该告诉我一声啊,搞得我在你眼里跟个外人似的。”她委屈的样子望着他。

“对不起,让你担心了,下次一定注意。”赵文暄歉意地说道。

接着,他便把洋洋的情况以及他这一天的事大致说了一遍。

俩人不在言语,各自想着心事,吴文倩真不明白,她的到来,怎么就影响了他家人的性格变化,她还没有跟他儿子有正面接触,他儿子的情绪就这样消沉。赵文暄的母亲虽说跟他们住在一起,却处处与她做对,她无论做什么事,他的母亲总会挑出毛病,甚至常拿王燕做榜样,来跟她比较、衡量。吴文倩虽然心里无法接受,但脸上总是挂着笑容,努力做到让他的母亲满意,她认为只要她坚持下来,他的母亲总有一天会真正从内心接纳她!虽然这条路很难,虽然在背后她也有许多委屈、许多抱怨,可她为了爱情,这样的付出,她是愿意的、值得的。但是,现在文暄的儿子变成这样,而且暑假就要到了,他奶奶又要把他接来,想到这儿,吴文倩的内心不由产生了一丝恐惧,住在身边的婆婆已经让她操心尽力,却连一句满意的话都没得到,如果洋洋来了也是这样??????吴文倩有些不敢往下想,可她明白了一件事,自己婚姻的幸福,必须得到文暄母亲和他儿子的理解与认可。如果文暄身边的亲人都不认同他的再婚,那他是不会幸福的,而她也一样。通过婚后这些天的生活,不得不让吴文倩打消了她原先自认为的婚姻只有俩人自愿就幸福的道理。

这时,赵妈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她的脸色很不好看。

“妈,是不是我们说话把你吵醒了?”吴文倩望着婆婆那阴沉的脸,轻声问道。

“文暄,你刚才说洋洋的事我都听到了。看你做得好事,都把孩子的心给伤透了,我这么大年纪心情好坏也无所谓,可孩子不行,不能让他这样下去,那样会毁了孩子一辈子,你的心一辈子也不会好过!”赵妈没有理会吴文倩的话,他直视着儿子,谴责的语气说道,同时做到儿子和儿媳对面。

赵文暄像个罪人一样把头低垂下来,他理解此刻母亲的心情,他的心情也正如母亲说的一样,想起儿子心里就有一种负罪的痛。他嗫嚅着,低声说:“妈,你放心吧,洋洋的事我跟王燕都说好了,我们俩人会尽力挽救孩子,争取让洋洋早些走出心灵的伤害,还孩子一颗健康的心!”

“什么?还孩子一颗健康的心?”赵妈打断儿子的话,反问道。在她心里洋洋的身心一直是健康的,正因为是健康的人,心里才不好受,才会难过,才变成了今天这个样子,而造成洋洋痛苦的根源就是坐在她对面的这两个人。想到这里,赵妈的气就不打一处来,“你看洋洋和我,我们的心里都有病吗?难道是我们故意找事,惹自己不高兴的人吗?真正有病的人是你!文暄,事情都摆在眼前了,是该醒醒的时候了。”

赵妈气愤的说完这句话,转身回卧室去了。

吴文倩望着婆婆离去的背影,低声问赵文暄,“知道刚才你妈这句话的含义吗?”

“她是心疼洋洋。”

“不对,她是想让我们离婚。”吴文倩纠正道。因为婆婆最后的这句话毫不含蓄、十分明显,太露骨了。

“你不要想深了,对于我们的婚姻,我妈是不愿意,可她从没有对我提过要我们离婚。不要因为她说话有些过分,你就这么理解她。”他否定她的说法。

“但愿如此。”吴文倩不情愿地说了这么一句,她知道现在她说什么他也不会考虑,因为他的心已经被儿子占据了。

纪红和徐滨从医院回来,从下车到家的这段路不长,但徐滨却搀扶着纪红走了很长一段时间,徐滨本想下车后背着纪红上楼的,却被纪红拒绝了。今天医生已经通知了徐滨,从明天开始,纪红晚上不能回家了,她的病情让她不得不一天二十四小时的住在医院里。加之这几天来身体状况明显下降,这让纪红预感到自己留在这世上的日子不多了。她还这么年轻,还有那么多的事情没有完成,无论是为人母、为人妻、为人女,她都没有尽完她应尽的责任与义务,就要撒手人寰了!可现实就是这么残酷,它是不讲原因与道理的,虽然她有许多的无奈与留恋。

当纪红拖着一双沉重的双腿走进家门时,已累得气喘吁吁了,她无力地依靠在沙发上。徐滨给纪红倒了杯水,她喝了一口水,笑着说道:“徐滨,一会儿你去店里吧,晚上买两个欣欣喜欢吃的熟食,然后再买几个青菜回来做,我们一家人好好的吃顿饭。”

“我也是这么想的,扶你上床后,我马上就去。”徐滨脸上挂着勉强的笑,随声说道。他觉得妻子的这顿饭是有含义的,她也许预感到自己病情的严重。

“你现在就去吧,我想在这里坐会儿。如果不想坐了,我会去床上躺下的,还没到七老八十的,你放心地走吧。”纪红催促着丈夫。

“那你自己小心点,有事给我打电话。”徐滨不放心地叮嘱着,敞开门,急匆匆地走了。

家里就纪红一个人了,她缓慢地站起身,环视一下四周,然后,慢慢地向女儿房间走去。在她的印象中,已经好久没给女儿收拾房间了,她想趁女儿还没放学这段时间,好好地给女儿打扫一下房间,这也许是她给女儿做的最后一次了。想到这儿,她的眼睛不由湿润了,眼前模糊一片??????她擦了擦眼角的泪水,给女儿整理起床铺。

当纪红把女儿的床铺、书桌都收拾好,已用了好长时间,虽然这在健康人来说很简单的事情,可纪红却是很累了。这时,欣欣放学回家了。

欣欣走进自己的房间,看到坐在床前喘着粗气正笑望着她的母亲,不由着急地问道:“妈,你感觉身体不舒服、还是累着了?”

“没事,欣欣,天太热,我有些出汗。到你房间来看了一下你的课外书,你不会不高兴吧?”纪红故作轻松地笑望着女儿。

欣欣看了一眼干净整洁的书桌,扫视了一圈自己的房间,她这才明白妈妈为什么会这样了。她心疼地看着瘦弱的妈妈,带着哭腔说着,“妈,你又给我打扫房间了,这些活我会干的,以后你不要再干了,只要妈妈在我身边,陪着欣欣,欣欣就高兴了!”

女儿的这番话,深深地烙在纪红的心上,她何尝不想陪在女儿身边,看着女儿慢慢长大。可女儿就这么点正常的要求,纪红却不能给予女儿。自从生病以来,她觉得自己给予女儿的照顾、呵护是那么的微小,反倒是女儿常给她端水递药??????想到这些,纪红都为女儿有这样一位妈妈而难过、痛心。在女儿面前,她勉强忍住眼泪,笑着拉女儿坐在自己身边,“好,妈妈答应你,这就陪着欣欣。”

欣欣高兴地依偎在妈妈身边,纪红握着女儿纤细的小手。此时,纪红真想时间就这么停留下去,让她和女儿没有阻隔,永远在一起??????母女俩人就这么静静地坐了一会儿,纪红的思想不得不回到现实中来。时间不容她这样浪费,她觉得自己有许多的话要跟女儿说,起码趁现在身体还容许她说话的时候,她要把自己挂心的事跟女儿谈谈。

“欣欣,妈妈有病照顾不了你,以后要学着做家务,照顾好自己,让爸爸少操心。”

“妈,你放心吧,我都长大了,我的衣服都自己洗,房间我也自己打扫。我还要学着做家务,学着做菜,和爸爸一起照顾妈妈。”欣欣很爽快、很懂事地说。

“欣欣知道帮爸爸干活了,那妈就放心了。”纪红拍拍女儿的手背,继续说道:“在学校里要跟同学好好相处,不要因为小事就斤斤计较,回到家要听爸爸的话,因为爸爸是最爱你的人。”

欣欣听了,不解的神情望着妈妈,“妈,你又不是不了解我,我不一直是这么做的吗?”

“好,就算妈妈多说了。”纪红摸了一下女儿的马尾辫,看着女儿有些贴在额前的零乱头发,不由心疼地说:“瞧,这么热的天,头发都贴在额头上湿了,快拿过梳子来,妈妈给你梳理一下。以后记住了,天热了,梳好辫子后,要把发夹戴好,这样额前的短发就不会掉下来了,更不会被汗水打湿贴在额头上了。”

“不用你给我梳,我自己梳一下就可以。我想起来了,今天走的匆忙,忘了戴发夹了。”欣欣冲妈妈笑笑,拿过梳子和发夹,刚要自己梳理,被妈妈拦住了。

“欣欣,去拿个小凳子来,妈妈好久没给欣欣梳头了,今天让妈妈给你梳,可以吗?”纪红爱恋的神情望着女儿,她很想给女儿梳个头,尽一个母亲的心意,她想现在的她是有能力做到的,她不想放过这个机会,她在等着女儿的答复。

“妈,你还是歇着吧,这点小事我自己来就行。”欣欣没有同意,她怕累着母亲。

“那妈可不高兴了,听话,快搬凳子去。”纪红催促着女儿。

“那好吧,我听你的。”欣欣说着,飞快地搬凳子去了。

欣欣搬来凳子,坐到妈妈面前,她从心里很愿意妈妈给她梳头,这是以前妈妈常給她做的事,可自从妈妈生病直到现在,几乎再也没有理会过女儿的头发。今天欣欣坐在妈妈跟前让妈妈给自己梳头,她感到是那么的幸福。

纪红慢慢地、轻轻地给女儿梳理着那头黑亮的秀发,她握着女儿那柔顺的头发,真不想放手,她真想有机会再给女儿多梳几次头,这在纪红看来也许是自己的奢望了??????

“欣欣,妈想问你个问题,你可要实话实说。”纪红突然郑重地对女儿说。

“说吧,什么事这样认真?”

“你觉得妈跟你王阿姨谁做母亲最合格?”

欣欣想了想,说道:“你们俩人都是合格的好妈妈。”

“如果王燕阿姨是你的妈妈,你喜欢她吗?”纪红试探地问。

“我当然喜欢王阿姨这样的妈妈了,她对我们这么好,自己遇到了难事,却还来关心照顾你。像王阿姨这样的好人,赵叔叔却那么对她,太不应该了。”欣欣思索着,愤愤不平地说。继而接着说道:“妈妈,别看你有病,可我心里一直爱着你、离不开你的。就算以后照顾你到很老,只要妈妈在我身边,那欣欣就会高兴、就会感到幸福。”

“欣欣长大了,是个懂事的好孩子。妈妈有你这样的女儿,是我的福气!”纪红由衷地说道。

“欣欣有这样的好妈妈,更是欣欣的福气。”

俩人说完,会心地笑了。

母女说笑间,徐滨提着许多菜回来了。欣欣要帮着爸爸一起做饭,却被徐滨拒绝了。他切好水果放在水果盘中,递给女儿,让女儿端去陪妈妈一起吃,一起说说话,他明白,母女这样坐在家中一起说话聊天的机会几乎没有了。

晚上,一家人边说话边吃饭,一顿饭下来,用去了好长时间。吃完饭后,纪红又陪女儿坐了一会儿,这才去床上躺下。待徐滨做完家务,回卧室睡觉的时候,发现妻子躺在床上还没有睡着。

“纪红,还没睡着吗?是不是疼得厉害?”徐滨轻声问道。

“没事的徐滨,我想跟你说说话。”纪红无力地笑笑。

“好啊,反正我也不困。”徐滨随口说道,他的眼光却警觉地扫了纪红一眼,随着纪红身体癌细胞的扩散,她的疼痛越来越加剧,今天医生找徐滨说了病情的严重程度,让他做好心里准备,医生建议纪红晚上不能再回家去,徐滨同意了。他回到病房想劝说一直不愿住院的纪红,他对纪红说医生为了更好的给她治病,希望纪红配合,要一天二十四小时的住在医院里。没想到,一向不同意住院的纪红,却很爽快、很高兴地答应了。这简直出乎徐滨的意料,难道她相信了他编的住院是为了更好的治病?还是她觉察到了什么?自从妻子得病以来,自认为一直把生病的真实情况隐瞒的天衣无缝的徐滨,现在却有些手足无措了,他觉得,一定是妻子这些天来身体一天严重起一天,让她怀疑,而猜测起病情来??????

徐滨在床头坐好,纪红也要坐起来,他忙从身边拿过靠枕,扶纪红坐起,然后把靠枕放在纪红身后,让她倚着舒服些。

纪红感激地望着徐滨,动情地说:“我这病让你受累了,你却一直对我这么好,我真无法报答你!”

“你都说了些什么话,我是你丈夫啊,这是应该做的。难道说如果我生了病,你还想不理我?”徐滨故作轻松地打趣道。

“我不许你生病!”纪红马上反驳,她若有所思地接着说:“你跟欣欣永远都是健健康康的。”

“算我说错了,对不起。”徐滨忙陪着笑脸。

“说什么‘对不起’啊,别说得那么生分。”听到丈夫道歉的话,纪红忙阻止道。她依靠在丈夫的肩头,轻声地问:“徐滨,你知道我现在心里在想什么吗?我要把我的心里话都告诉你,你不要打断我的话好吗?”

“你说吧,我会认真听的。”

纪红沉思着,欣慰地说:“我虽然有病,却很幸福,有一个这么好的丈夫陪着我,有一个乖巧懂事的女儿关心着我,我真知足了。就是现在让我离开这个世界,也值得了!世间的爱情、亲情、友情我都拥有了,而且都是人们向往的、甚至有些人一辈子都得不到的那种至纯、至真的感情,上天都赐予我了??????从我生病以来,你一直对我这么照顾、这么呵护,在我面前对于我的病情总是表现的那么轻松与自信,让我从心里觉得身边总有一个靠山在支撑着我,这个踏实的靠山就是我的丈夫!最后我慢慢懂得了,我的病痛是来自于身体,而你的痛苦是来自于内心。为了不让我跟欣欣加重心理负担,你隐瞒了我的病情,从没把那个可怕的‘癌’字告诉我们母女,所有的痛苦你一个人承担,你在我们母女面前永远是一个坚强的男人!可你在背后夜深人静、一个人面对自己的时候,也曾偷偷地不止一次为我这无奈的病流下了眼泪??????”

“怎么?你???你都知道了?”徐滨愣住了,原来纪红早已知道了她自己的病。

“是的,这病我早就预感到了。为了让你的心好受些,因为你觉得这么做是为我好,是关心我、爱护我!那么我顺着你的心意,让你顺着你自己的想法来面对我,我高兴你能这么对我,这不是隐瞒,这是对我最大的爱啊!”纪红感慨地、动情地说。

徐滨如梦初醒,原来妻子什么都知道,她的心里什么都懂,却因为他的隐瞒而隐瞒。他明白了,这就是妻子对他的一种信任、理解、与疼爱!他的眼泪再也止不住,顺着脸颊流淌下来??????

纪红默默地为丈夫拭去脸上的泪水,徐滨握着妻子的手,紧紧地放在胸前,俩人就这样依偎着,许久、许久??????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身心劳累的徐滨睡着了。纪红深情地望了丈夫一眼,然后,小心地、无力地走出卧室。她来到女儿房间,给女儿轻轻地盖了一下身子,站在女儿床前,望着熟睡的女儿,心如刀绞,思绪万千。她是多么的不愿离开女儿,离开这个家啊!可她没有办法,对于人生的生死,她无能为力,只能望而悲叹!她不敢想象,可怜的女儿在她离去后会是怎样的悲伤难过,谁又能抚平女儿那失去母亲的伤痛!

纪红擦把眼泪,恋恋不舍地离开女儿房间。她找出纸笔,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了下来,她觉得自己还有许多未了的心愿环绕在心中,她要把这些心愿都记在纸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