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回家的男人

四十九 内心的转变

回家的男人 379865 4579 2012-04-23 09:25:04

  四十九

傍晚吴文倩下班回到家,便去厨房忙起了饭菜。她的神情有些失落与委屈,以前下班回到家总是跟婆婆打声招呼,虽然每次打招呼面对的是婆婆那漫不经心、甚至故意冷落的面孔,可吴文倩的热情依旧,毫不在意。今天的她却像变了个人,回到家没有同婆婆打招呼,径直去了厨房。就连赵妈也不禁纳闷起来,今天怎么变了呢?

一家人坐在餐桌前吃饭的时候,吴文倩也是一副闷闷不乐的表情。赵文暄看在眼里,不由困惑地问:“文倩,你今天是怎么了?脸色这么不好?是不是工作太累了?”

“我本来就这样,是你考虑多了。”吴文倩听到赵文暄这样问她,没好气地说道。

洋洋扫了吴文倩一眼,他又望望奶奶,故意跟奶奶大声说起话来,有意压住了爸爸和吴文倩的话。“奶奶,过两天是我妈的生日,我爸和我回家给妈过生日,你也回去吧?”

赵妈知道过两天就是王燕的生日,这在以往都是她亲自张罗着给王燕过。就是洋洋不提起,赵妈也打算让文暄跟洋洋回去给王燕过生日。听洋洋说他们父子俩回去,她自然很高兴。

“奶奶就不回去了,还是你们一家三口好好聚聚吧。”

吴文倩听到婆婆这么说话,不由皱皱眉,没有言语。

“昨天我和爸爸妈妈逛商场,爸爸给妈妈买了套裙子,是给她的生日礼物。我妈穿上像换了个人,太漂亮了。奶奶,你要是见了准满意。我妈生日那天她一定穿,奶奶,你还是跟我们一块儿回去看看我妈穿上新款裙子的感觉吧。”洋洋恳求着奶奶。

“你妈就是不打扮都是个漂亮人,加上你爸又给你妈一打扮,准比电影名星还好看。”赵妈笑着由衷地说道。

“那是,当时我妈穿上裙子从试衣间出来,我爸的眼睛都看呆了。他说,‘太漂亮了,太合体了,这套裙子就是为你设计的。’我看我妈也是非常喜欢。”洋洋似乎还沉浸在当时的情景中。

赵妈一听,更觉得自己不能回去,她要尽可能的为他们一家人创造在一起的时间。于是她胸有成竹地说:“奶奶不用回去见你妈,在心里就能想到你妈有多好看了,所以说啊,奶奶就不回去了。你和爸爸那天回去的时候,别忘了给奶奶带去对你妈的生日祝福。”最后,她又郑重地叮嘱洋洋一定要记住,好像现在就要去过生日一样。

“放心吧,忘不了。”洋洋爽快地一口答应下来。

祖孙俩人一唱一和的话语,让原本就心情不佳的吴文倩更是雪上加霜。她站起身,对赵文暄说道:“我有点不舒服,回卧室了,吃完饭你收拾一下餐桌吧。”说完,悻悻地离开了。

“嗯,好的。”赵文暄低声应道。他觉得她不是身体不舒服,一定是有什么事,让她不开心。

望着吴文倩离去的背影,赵妈撇撇嘴,不高兴地说:“从一到家就拉着个脸,好像我们欠她东西似地。”

“妈,你就别多疑了,她也许是因为工作上的事。”赵文暄解释着。

等一家人吃完饭,赵文暄收拾好餐桌来到卧室的时候,看到吴文倩躺在床上似乎睡着了。他蹑手蹑脚地刚想出去,却被吴文倩叫住了,“别出去了,把门关好,我有话问你。”

他关上门,轻声问道:“看你今天晚上就像有心事,是不是工作上的事?”

吴文倩一听,气就不打一处来,“我工作干得很好,怎么会有事。是你做的事太让我伤心了,你心里还有没有我?”

“你越说我越糊涂了,我心里怎么就没有你了?”赵文暄不解地问。

“好,让我亲口告诉你吧。”吴文倩气愤地说着,从床上坐了起来,“你给王燕买裙子的过程被公司的职工碰见了,今天全公司的人都知道了这件事,说你们一家人多么多么的亲热,说你在商场里细心的帮前妻试裙子??????大白天里你和王燕毫无顾忌地逛商场买衣服,难道你就不怕让熟人碰到?对你的名誉受影响?”

“对我会有什么影响?王燕是我的前妻,更是洋洋的妈妈,我们又不是敌人。”赵文暄摇摇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听赵文暄这样说话,吴文倩更生气了,她下床站了起来,话语充满委屈与埋怨,“对你没有影响?那对我有影响,公司的人在背后还不知怎么评论这件事呢。他们一定认为你的心中惦记着你的前妻,根本没把我放在心里!如果你心中真得有我,就不会对王燕那么好。刚才吃饭的时候,洋洋都说了,他妈妈穿上你给她选的裙子,你当时的眼神、表情,甚至还有那些发自内心的赞美??????连你儿子都看出来了,你说你的心里还有我?那我在你的心里占几分?王燕又占几分?”

吴文倩一连串的发问,让赵文暄也有些厌烦起来,他的话语也随之充满激动与不满,“文倩,你这是什么逻辑、什么思维。你又不是不知道,洋洋因为我们的事,整个人都变了,连老师也找到我谈话。我告诉过你,你也是同意的,作为父母应该让孩子感觉到父母对他的关爱,不能因父母的离异而忽视、冷落了孩子。因为这些我才跟王燕在一起陪着洋洋,我们在一起完全是为了孩子。”

“为了孩子?别拿着为了孩子的幌子来骗我,给她买裙子、过两天还要陪她过生日,难道这也是为了孩子?”吴文倩愤愤不平地问着,大有上当受骗之意。

“当然是为了洋洋,洋洋希望他妈妈过生日的时候,穿上我给她买的裙子,我和他一起陪在他妈妈身边,难道孩子的这个要求过分吗?”

“孩子的要求不过分,是你做得过分了!”吴文倩恨恨地说。

赵文暄的火气也上来了,他原本压低的声音也有些高昂起来,“我有什么过分的,抛开孩子不说,就说王燕,她为我付出了那么多,我给她买套裙子,给她过个生日,你说过分吗?文倩,是你想得有些过分了!”赵文暄说完,开门走出了卧室。他觉得吴文倩太敏感多疑,简直有些不可理喻。

赵文暄来到客厅,看到母亲和儿子已回了卧室。平时几乎从不吸烟的他抽起烟来。吐出的烟雾由清晰小巧逐渐变大直至模糊弥漫开来,他的眼光直直地盯着自己吐出的烟雾,看着它的变化,他觉得吴文倩就像这烟雾一样,在他脑海中逐渐模糊起来,甚至有些陌生而看不清楚??????他不理解她曾经的开朗、热情、善解人意到哪里去了,为什么会因为一点小事而斤斤计较、处处多疑??????

吴文倩躺在床上,眼光迷茫地望着上空。此时,她觉得自己委屈极了,她不明白,赵文暄做的这一切,难道作为妻子的她就没有过问的权利吗?可他的回答却是那样的坦然而直白,并且话语中对她的问话表现出极大的反感与不满??????她不知道那个一向幽默风趣、温文尔雅的赵文暄怎么了,竟对她理直气壮、针锋相对起来??????

王燕的生日很快就到了,赵文暄和洋洋回家陪王燕过了一个让她自认为从结婚以来最难忘、最感动的生日。下班归来的王燕,在推开门的一刹那,洋洋就手捧一束鲜花献给妈妈,并祝她生日快乐,赵文暄已把饭菜做好摆放在餐桌上,等着她的到来??????王燕听到儿子对她的祝福,看到赵文暄腰系围裙为她的生日忙碌,她的心中便有一种温暖、关爱的热流涌便全身。她觉得儿子是一直爱她的,文暄的心里还是有她的,原先她的生日都是由婆婆张罗,赵文暄从没为她的生日怎么庆祝而考虑过。可今天他却提前下班,去买菜、订蛋糕,然后又在厨房里忙了半天。也许,他是一步走错而已,王燕这么想着??????

生日过后,洋洋在妈妈这里住了下来,他要陪妈妈几天,然后再去找奶奶。

一天夜里,刚刚睡下的赵文暄被一阵电话铃声惊醒了,他睡眼朦胧的接起电话。

“爸爸,我妈感冒发烧了,都三十八度六了,怎么办?”电话是洋洋打过来的,他的声音充满担心与着急。

赵文暄的睡意完全惊醒了,他急急地问:“你妈吃药了吗?”

“我妈睡觉前吃过药了,可没见效,原先是三十七度七,现在成了三十八度六,怎么越来越高了?”

“洋洋你别着急,先用凉水浸条毛巾,然后拧干给你妈敷在额头上,爸爸这就过去。”赵文暄说完,挂了电话,然后快速地穿好衣服,推推还在睡觉的吴文倩对她匆匆说了句,未等吴文倩反应过来,他便大步走了。

夜深了,路上的车辆也少了下来,赵文暄把车开得很快,只一会儿功夫便来到王燕这里。他奔进卧室,伸手试试王燕的体温,“怎么这样热,走,我们去医院吧。”他很果断地说,同时伸手揽住王燕的肩,要扶她起来。

“这么晚了,不用去医院。身上多盖点,一会儿就出汗了,自然就退烧了。”王燕有些无力地勉强说道。

“你都这样了,不去怎么行!”赵文暄不由分说,把王燕从床上扶了起来,他对身边的儿子说:“洋洋,你在家睡觉就行,我和你妈去医院。放心吧,有爸在,没事的。”他没看儿子,帮王燕穿着衣服,穿好衣服的王燕本想自己穿鞋,没想到赵文暄已把鞋拿在手里,弯腰给她穿了起来??????她的眼睛湿润了,原来他的心里一直是有她的,关心她、在乎她??????

洋洋站在一边,很坚决地对父亲说:“爸,我们一起去,要不我在家也不会放心。”

赵文暄和王燕说不过儿子,只好同意了。

三个人下楼来到车前,赵文暄让洋洋扶妈妈坐在后面照应着。然后,他快速地上车,随即开动了。

赵文暄的车开得很急,不长时间便来到医院。医生为王燕测完体温检查后,确认她是由感冒引起的发烧,给王燕开了三天的针药,让她每天来医院打针。医生给王燕挂上吊瓶,说打完吊瓶后就可以回家。赵文暄这才放下心来,不由长舒了口气。

“累了就坐会吧。”王燕轻声对赵文暄说,她注意到他刚才的喘气声。

赵文暄笑笑,有些不好意思地自我解释道:“我不累,听到你是由感冒引起的发烧,这才放下心来。当时听洋洋说你吃过退烧药,可体温不但没减却更高了,说实话,我当时真担心怕是有别的病引起的发烧。”

“我的身体很好,怎么会有些乱七八糟的病呢,你竟瞎想。”王燕轻松地说着,深情地瞥了赵文暄一眼,她被他刚才的话语所深深打动。

洋洋在一旁忍不住插话了,“妈,我爸不是瞎想,那是担心。来的时候爸爸还让我在家睡觉,由他陪你来医院,让我放心呢。”继而洋洋又转身神秘地笑望着爸爸,“爸,没想到你心里还担心我妈有别的病,可你却对我说得很轻松,我真服了你,有种男人气魄。”洋洋对爸爸的举动很是赞赏。

听到儿子对爸爸久违的夸奖,王燕和赵文暄默默地对望了一眼,俩人由衷地笑了。赵文暄理解地拍拍儿子的肩,他从儿子的话语里读懂了,作为一个男人,在孩子面前,在家人面前,当他们需要你的时候,要学会担当!因为那时的你是他们心中一棵可以依靠的大树,是他们遇到暴风雨时的避风港,是他们心中的精神支柱。

等王燕打完吊瓶,已快凌晨两点。他们回到家中,赵文暄扶王燕躺下后,王燕便催他回去。

“文暄,快回去休息吧,你还要上班呢。”她对他的话语已没有了原先的怨恨,语气中充满了爱惜之情。

“我不回去了,和洋洋睡就行,我们父子俩好久没在一个床上睡觉了。”赵文暄笑笑。

“我同意。”洋洋在一边插话道。父子俩人不由相视一笑,洋洋朝爸爸投过一个赞许的眼神。

王燕瞪了儿子一眼,心想,真不懂事,你爸爸现在是有家室的人,怎么能让他在这待一晚上呢。回去吴文倩怎么理解他,不是让他夹在中间为难吗?“洋洋,这么晚了,还是让你爸爸回去吧。”

洋洋眨眨眼睛望望父亲,猜测着说:“我猜是爸爸不想回去,他也不是为了跟我睡,是不放心妈妈你。”

赵文暄被儿子这么一说,无奈地笑笑。心想,洋洋真机灵,连我心里想什么他都知道。“燕儿,洋洋说的都是实话,我回去更不放心,哪还能睡觉,倒不如在这儿守着你,待会儿还要给你量体温呢。再说你这个样子,怎么能做早饭,你现在病着,更不能随便吃外面卖的东西,小心不卫生。早饭我来做,就这么定了。”他很坚决地说,颇有一股命令的口气。

王燕欲言又止,看到赵文暄的严肃神情,她知道他是认真的,是发自内心的。她没再坚持自己的观点,默认了他的要求。

在天亮前的这段时间里,赵文暄三次来到王燕的床前为她测量体温,看到体温慢慢地降了下来,他的脸上露出了轻松地笑容。

早饭做好后,赵文暄叫醒王燕和儿子。三人吃过饭,赵文暄又郑重地叮嘱王燕,要她常量着体温,下午他陪她去医院打针,等交待完一切,他这才放心地去公司了。看着赵文暄急匆匆离去的身影,想着他刚才细心的话语,王燕的心里既温暖又酸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