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回家的男人

五十一 离异

回家的男人 379865 3998 2012-04-23 09:25:04

  五十一

一个月后,流产康复的吴文倩辞退了公司的职务,跟赵文暄平静地离婚了。她来到王燕的单位,把王燕约了出来。

“找我有事吗?”王燕平淡地问,她的脸上毫无表情。

吴文倩笑笑,轻声说道:“我们找个地方坐坐好吗?”

“我没空,有事你就说吧。”

吴文倩没有看王燕,她低声地说道:“我跟文暄离婚了。”

听到这句话王燕不由一愣,她惊讶的眼光望着吴文倩。她不明白,他们这么突然、这么快就离婚了,刚结婚才多久啊。

吴文倩似乎猜到了王燕的疑惑,她有些自嘲地笑笑,“你一定没想到我们结婚会是这个结果,我更没有想到。早知这样,何必当初呢。”

“你来找我,就是为了告诉我这件事?”王燕平静地问。

吴文倩望着王燕,郑重地、认真地说:“我来并不是希望得到你的原谅,我只是想说,文暄其实一直都是爱你的,希望你给他一次机会,原谅他吧!”

“现在对我说这些有意义吗?”

面对王燕的质问,吴文倩沉默了一会儿,她沉思着说:“我一直以为我跟文暄结婚是最幸福的一对。结婚后才发现,我错了,他的心里一直装着你,他在乎你,他关心你??????还有洋洋、洋洋的奶奶,你们都相互牵挂着对方,你们才是真正的一家人!”

王燕被吴文倩这突如其来的一番真心表白怔住了,她没想到吴文倩会对她说出这番话。

“我已经辞职了,明天就离开这里,祝你们一家人早日团聚!”吴文倩有些羞涩地笑笑,转身走了。

面对吴文倩离去的身影,王燕呆呆地站在原地,她的内心有些烦乱??????

与此同时,赵文暄也打电话约徐滨来到公园,俩人在石凳上坐了下来。

“我和吴文倩离婚了。”未等徐滨发问,赵文暄便开门见山地说了。

“噢,这么突然?”徐滨惊问道。

赵文暄沉思着,“这段婚姻,也许注定不会长久。”

徐滨摇摇头,感慨地说:“当初你能这样想就好了,你和王燕就不至于走到离婚这一步,洋洋也不会心情压抑、学习下降了??????都是你一时糊涂,铸成大错。”

“跟吴文倩结婚后,我才意识到,我对洋洋和王燕造成的伤害是什么,他们在我心中的分量又是什么。”他痛楚地、自责地说。

“现在你懂了,那他们在你心中的分量是什么呢?”徐滨追问着。

“他们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我的生活中不能没有他们,他们的生活中也不能失去我,我有义务、更有责任让他们生活好!”他动情地、发自内心地说。

在经历过这段短暂的婚姻后,赵文暄认清了自己的真爱,也许回头为之不晚,徐滨这么想着。

“文暄,其实你心里一直是爱着王燕的,只不过是十几年相濡以沫、同甘共苦的日子,把心中的这份爱沉淀成了一种责任与义务,这种爱却变得更升华、更深刻了。”

赵文暄点点头,伤感地说:“现在才了解自己,已经晚了!”

看到他这副悲观的神情,徐滨激励他说:“你还是个男人吗?都知道错了,还不快向王燕坦诚的承认错误,求得她原谅。”

“依她的个性,能原谅我吗?她是个爱憎分明的人。”赵文暄不相信他能得到王燕的谅解。

“这我可帮不了你,只能给你出个主意。”徐滨说着,贴近赵文暄耳边,压低声音说:“拿出你以前追王燕时的勇气,不追到就不罢手的决心,问题不就解决了。”

“这???这性质不一样,王燕能答应吗?”赵文暄一副担心的样子。

看到赵文暄这犹豫、胆怯的神情,徐滨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我和你说实话,要不看在你我至交的份上,我一定跟你竞争王燕。”

赵文暄深吸了口气,思考着说:“那我去试试,不过你也给我从中说点好话。”

徐滨一听不高兴了,“还让我去说和,你都抱着去试试的心态能成吗?”

“那我还有什么办法?”赵文暄无计可施,望着徐滨。

徐滨瞪大眼睛盯着他,“你以前是怎么追王燕的,不是靠死皮赖脸胜利的?”

此时的赵文暄真想不出个可行的办法,也许徐滨说得这个办法能让王燕原谅他。不过想想自己的过错,想到王燕的个性,赵文暄的内心便忐忑不安、慌乱起来??????

赵妈和洋洋、王燕又住到一起,赵文暄在多次找王燕乞求她原谅未果的情况下,只好一个人去公司住了下来。他知道自己伤王燕太深,想让她从内心马上接受他的忏悔,确实很难,不过他有信心,他要用诚心去换取她的谅解。

今天是星期天,赵文暄昨天晚上就安排好了今天的计划。他听说王燕星期天要加班,早晨赵文暄在公司的食堂吃了早饭,然后又在公司里查看了一下,便开车出了公司。他到菜市场买了菜,径直去了他心中自认为的家。

打开家门,看到母亲和儿子正坐在客厅里说笑,赵文暄的心中不由一阵感慨,好像家里的每个人都回到了原来应有的位置,只有他被隔离开来、难以到位??????

“爸,回来了,又买了这么多菜啊?”洋洋看到回家的爸爸,手里还提着一大包菜,不由问道。

赵文暄笑笑,“不买菜我们中午吃啥,你妈今天加班,我回来做饭。”

洋洋眨眨眼,别有用意的语气对奶奶说道:“奶奶,我发觉我爸现在一心想争夺你跟我妈的厨房,这可是你跟我妈的地盘,我爸以前从不侵占你们的地盘。”

“看,连洋洋都看到你的变化了,以前是燕儿心疼你,不让你做家务,你却有闲心生出毛病来。是应该做点家务了,将功补过谈不上,也可以体谅一下燕儿平常的辛苦。”赵妈瞅了一眼儿子,抱怨的语气说道。

赵文暄的神情有些羞愧,他认为母亲和儿子说得都是正确的,觉得自己在家里人面前像罪人一样,面对家中的每个人,他都有一种说不出的愧疚感。“你们说得对,我知道以后该怎么做了,你们俩人是不是能原谅我了?”他小心翼翼地问。

“我和洋洋不原谅你还能让你站在这儿?”

“真的你们不生我的气了?谢谢你们了!”赵文暄长舒了口气,开心地说。

“别高兴得太早,我和洋洋为你能早日回家,早就原谅你了,我们为你在燕儿面前说了不少好话,希望燕儿能同意你回来。昨天晚上徐滨为这事也来跟燕儿谈了很长时间,我看燕儿的表情,效果并不大,这事还得你自己抓紧,在燕儿面前好好表现。”赵妈衷恳的对儿子道出了心里话。

洋洋听到此话,忙插嘴说:“奶奶,你放心,由我们帮着爸爸,相信爸爸会很快地通过妈妈的审查,早日归队。”他说完又望着父亲,很有信心、很有把握地说:“爸爸,我支持你,一定行!”

望着儿子充满自信的脸庞,赵文暄被深深的感动了,他使劲地点点头。为了王燕,为了儿子,为了母亲,更为了自己,他一定争取早日回家!

一天的时光很快过去,转眼已是夜幕降临、万家灯火。赵文暄和王燕一起收拾完厨房,俩人便来到客厅,坐在客厅里看电视的赵妈和洋洋忙站起身,各自推说有事,都匆匆回卧室了。

王燕知道这是婆婆跟洋洋有意让出空间来给自己和文暄,她瞥了他一眼,故意说道:“吃完饭了,你也该回去了。”

“时间还早,我陪你看会儿电视吧。”他笑笑,轻声说道,同时坐在沙发上。

她明白他的用意,没有再说什么,也坐了下来。

赵文暄想起了什么,突然站起身,快步走进厨房,一会儿功夫,便端着洗好的葡萄和一袋桂圆来到王燕面前。

“尝尝怎么样,这两样都是你喜欢吃的。”他说着,坐到她身边,拿起一串葡萄递给王燕。

王燕抬手接了过来,心中却想,还记得我喜欢吃葡萄和桂圆,以为他早忘了呢。她摘了一粒葡萄放到嘴里,刚咬了一下,便皱起眉来。

“怎么,不好吃?当时我还尝了一粒挺甜的,没想到还是被骗了。”他的脸上露出失望的表情。看到他那信以为真失落的样子,王燕的心里有些想笑,她想起了他们的恋爱时光,想起了他对她的关怀和体贴??????

“不好吃就别吃了,来,尝一下桂圆。”赵文暄说着,忙把桂圆递给王燕。

王燕没有接他递过来的桂圆,“我没说这葡萄不甜啊,我就是担心买这葡萄的人动机不纯,不知道我吃下去后,舒服不舒服。”

赵文暄知道这话是针对他,忙一叠连声地说:“你吃下去后,一定舒服,因为买葡萄的人知道什么样的葡萄你吃下去甜蜜,什么样的葡萄你吃下去难受。”

王燕别有用意的眼光看着赵文暄,“没看出来,你还是个水果专家。”

他有些腼腆地笑笑,不好意思地、艰难地说道:“其实你心里都明白,我是把葡萄比作我们的婚姻,甜的葡萄就是代表美满的婚姻,而难吃的葡萄,自然就是苦涩的婚姻。”

王燕知道他又要进入主题,她不想让婆婆和洋洋听到这些,站起身,没有接他的话,只是淡淡地说了句,“陪我出去走走吧。”

“好的。”赵文暄忙迎合着,于是俩人走出家门。

他们各怀心事,来到路边的一个小亭子,俩人在石凳上坐了下来。

“说说你跟吴文倩的婚姻吧,对于婚姻,你好像从中感悟了不少。”王燕平淡地说。

赵文暄搓搓手,沉思了一会儿,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似地,说:“我跟吴文倩的一切经过就像做了一个梦,由相互的欣赏对方,到你和我因此事离婚,而我又因为她怀孕不肯打掉孩子,就和她匆匆结婚了。当时没多想,觉得那是对她的一个担当吧,结婚后才逐渐明白,心中丢不掉的还是我们的家,你跟洋洋是我永远的牵挂!也直到这时,我和吴文倩才发现我们彼此根本不适合对方。于是,我们平静地分手了??????现在,我没有别的想法,就是希望你能给我一次机会,原谅我,接纳我,一家人在一起重拾原来的生活,我觉得一家人在一起和睦相处的时光,是人生最幸福、最安逸的生活向往。以前我身在其中没有珍惜,现在我知道怎样去爱护这个家了。燕儿,你能给我赎罪的机会吗?”他真诚而恳求的话语,悔恨与自责的眼光一时之间让王燕不知如何回答。她看懂了他的内心,她理解他对她那无法释怀的爱,她想就此妥协,放他一马,可她曾因感情背叛而受伤的心却不想就这么轻易地答应他,宽恕他,她想给他点压力。

“我可以给你机会,不过要看你平时的表现,表现好的话可以考虑你回家的问题。”王燕一副认真的表情。

赵文暄的脸上露出了笑容,感激地说:“只要你给我机会就行,我一定好好表现,争取早日回家!”

“好,我们一言为定。我给你半年的期限,在这半年里我们就保持现在这种局面,你可以回家看洋洋和母亲,可以回家做饭干家务。我以前不让你做家务把你宠坏了,发现你现在经常回家做家务挺爱好、也挺擅长的,男女平等,早就应该这样。再说,半年的时间,你也有选择的余地,如果再看上别的女人,也好退出。”王燕直视着赵文暄,一本正经地说。

“我怎么那么傻,再去注意别的女人呢。燕儿,我一定不再让你失望,如果说半年的期限是对我的考验,那这半年的时光也是我们见证新生活的开始!”他充满信心、很肯定地说。

他们互相对望着,彼此心中都坚信如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