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血.蝶

第三章 月夜

血.蝶 暗夜迷香 1658 2010-09-28 09:41:52

  幽暗的烛光,摇曳出纤细的暗影。

她推开窗,天边一轮圆月,散发着清幽的光,她微微的瑟瑟了一下,在夏夜里,她竟感到寒冷,是心的荒芜吧!要不她怎会如此寒冷!瘦弱的手臂搂住单薄的肩,是萧索,是孤寂,也是苍凉!

她早已遗失了人间的温暖,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荒芜的心一日比一日更加麻木!生命对于她没有了生的意义。

因为仇恨,她活着!因为仇恨,她的心死了!也因为仇恨,她成为嗜血的恶魔---血蝶!

她只为复仇而活,但为什么亲手结束了一个又一个仇人的性命之后,她仍会毫无感觉,没有兴奋,没有解脱,什么都没有,只留下了无尽的空虚。

她只为复仇而复仇,今晚她结束了最后一个仇人的性命。

那笔沉重的血债终于得以还清,还附带着几倍的利息。

蝴蝶飞处,苍灵不生!

凡见血蝶者,一律格杀勿论。这是她的准则。

她从不费力去分辨,是非善恶,见她杀人者,必须得死。

也因此,在数次的刺杀中,她仍活着,也无一失手,但这最后一次,她仍是破例了。

不知为何,她在挥出银针的那瞬间,竟想起了那只柔嫩的小手。寒绝的心不由自己的起了波纹,心念一闪,她已放过了她,连带她口中的哥哥!

不应该有所感觉的,但分明的,她就是感觉到了。

那只小手竟是如此温暖。

为何会这样,十年来从没有人牵动过她的心绪。但那只温暖的小手竟轻而易举的入侵她干涸荒芜的心灵。

自从家破人亡,父母以惨绝人寰的方式横死在她面前,美好在她面前轰然崩塌,她的世界只剩下纯然的黑暗。

这么多年她一直活在黑暗当中,几乎忘记了世间是否还有着温暖,有着光明……

右手轻轻的贴慰在心口处,闭上眼,想象着那温暖如玉的触感。轻轻的喟叹!

呵!她,也是渴求温暖的吧!

但是,带着满手的血腥,一身的罪恶,她,还有渴求温暖的权利吗?

“依然!你还不睡吗?”是男性柔和的嗓音,从空气中传递过来。

“嗯!”淡淡地应着。然后回眸,看见了那个踏月而来的男子,一袭黑衣,勾勒出冷然坚毅的气质,面如刀刻的五官,出色绝伦的风姿。

与她相反,他总是一袭黑衣,就像他的绰号,冥夜,是为夜而生。

他是一名杀手,专门以杀人为生,就连她的武学也传承自他。她知道,他是为了她才走上了那条路。如若不然,两个十几岁的孩子连自保都不能,更何谈复仇。所以,当他提出加入杀手组织时,她并未出声阻止。他熬过宛如地狱式的训练,习得一身武艺。但也身陷囫囵。

但他一直在她身边。如今已有十个年头。

“在想什么?”他走到她身边,与她并肩而立,手臂自然的搂住她的腰身。

她并不排斥,静静的任他拥着。

“没有!”仍是平淡的语气,听不出悲喜。一贯的淡然。

“报了仇,不开心吗?”他垂眸看她,不想错过她脸上的任何情绪。

她迎向他的视线,“不知道!”开心与不开心,应该也是一种情绪。但她早已忘了那是何种滋味。

心又扯痛,浓浓的怜惜从心底泛滥成灾。手臂不由的用力,紧紧的拥住这个纤薄的女子。

“晨哥?!”铁臂禁锢了她,也搁疼了她。

“对不起!我弄疼你了!”他太忘情了,忙松开了钳制。

“没关系!”她轻转身,坐回桌边。

他亦坐到了桌边。

他不开口,她亦不开口。他与她都不是善谈的人。语言的交流均简洁明了,从来不知聊天为何物。多数时候都是有事说事,而且大多数内容都与报仇和计划相关。

现在,没有了仇人,也没了交谈的媒介,只是静静的相对而坐

其实他与她一样,这些年只为复仇而生,他暗中调查,做好计划,然后准备一切该准备的东西。而后由她来执行。只因为她执着于亲手的定义。

他并不想她手沾鲜血。但仍拗不过她执拗的个性。

他知道她心里刻骨的恨,也知道她心里悲怆的苦。

所以,他放任她,只求让那些罪恶的鲜血救赎她空洞的灵魂!

但是,所有的仇人相继丧生,他们的血海深仇终以得报,但望着她依旧清冷的幽瞳,他不禁在心底自问,难道,他错了吗?

“晨哥?!”清浅呼唤响在耳际。

他回神,啜了口清茶,掩饰脱缰的情绪,然后徐徐的开口,“我想去祭拜姑父姑母,你说好吗?!”

“好!”既然大仇得报,她们是该回去看看了。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