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血.蝶

第四章 茶楼

血.蝶 暗夜迷香 1814 2010-09-28 09:41:52

  祭拜过父母,下山出谷,便住进了一家客栈。

将她送进客房,看着她整理床铺,他并未急着走,反而在桌前坐了下来。

看着她美好的侧影,他沉稳的开口,“依然,今后你有何打算?!”

忙碌的小手未停,连头也不回,淡淡的回应,“没有?!”打算?没有了仇恨作为生的目标,让她如何去打算?她从未思考过这样的问题。

他走过去,握住她的手,强迫她停下来,顺势坐在床边,也让挨着她坐下,才道,“那,今后想过什么样的生活?!”

“没想过!”她坦诚道。

她空茫的目光又刺痛了他,他不自觉的扶上她细嫩的颊,爱怜的摩擦,然后低低叹息。

感觉到他的沉默,她抬头看他。

他静静的回视她,他与她一样,作为杀手,他签了十年的契约,再有三个月,时限就快到了。他将恢复自由身。突然很想很想和依然一起过回普通人的生活。

“我想安顿下来,你愿意吗?我是说,我已在城里买了一处房产。”这些年他们因为复仇,四处漂流,居无定所。

“我没意见!”她柔顺的点头。习惯的依向他怀里。既然晨哥早已安排,她并不需要再置喙什么?她知道晨哥一切都以她为前提去考量的。

他知道她会这样回答,但心里仍然一暗,还是没什么情绪啊。她就在他怀里,但他还是感觉到空虚,搂紧怀里瘦弱的娇躯,突然有了深深的恐惧,好像这抹飘渺的灵魂会随时消失似的。

凝视着低垂的星眸,看着她震颤的睫羽,他突然很想知道,“我死了,你会流泪吗?”

“不会!”她诚实的回答。

又受伤了吧!嘴角弯起自嘲的笑,虽然早已了解她的性情,料到她会如此回答。但一次一次的试探,也一次一次的受伤。

他那不知餍足的心啊,总是想得到更多的回馈,但这一生注定要失望了吧。守着个躯壳,得不到她的灵魂。谁来告诉他,该如何是好,如何教会她自爱、爱人。

突然窗外传来一声急促的哨声。冷星晨敛回心神,站了起来,回头交代,“你休息吧!我出去一下。”

她知道那哨音的含意,他又去执行任务了。

对于他的事,他从来不说,她也从来不问。

因为她知道,他并不想让她牵扯进去。这是他保护她的方式。



敲门声响起,她打开房门看见一脸殷勤的店伙计。

“做什么?”她冷淡的问道。

平日他们很少住店,有事耽搁在外,大多时候他们都露宿山林。就是少有的几次,都是晨哥打点好一切。她并不太会与人相处。

店伙计见到她的容貌不禁呆住,半晌才朦朦的回神。结巴道,“客官,该用晚饭了!那个,那个,冷公子走时交代的!”他暗自咽了咽口水,天啊,他不是看见仙女了吧!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美丽的女子?!

“好!”她瞥了眼隔壁的房间,里面毫无声息,显然晨哥还没有回来。

见店伙计仍杵在当地,挡住了她的去路,她不得不问,“你还有事?!”

“呃,没有啦!对不起!对不起!”店伙计尴尬的转身,慌忙的跑下楼去。

她独自的坐在一张桌前,安静的用餐。

餐点是早已定制好的,都是她平素吃惯的菜色。

心神游离之外,任由疏离清冷的气息笼罩全身。在热闹的厅堂内隔开一方孤独的天地。

厅堂内仍有许多其他就餐的客人,她并没有多余的心神去打量。所以她没有发现在二楼的包间内有一双狂挚的眼,紧紧的锁住了她。那是一个极冷极狂也极邪肆的男子,五官森冷邪魅,浑身散发着孤冷邪佞的气息。

在那男子对面,坐着一个美貌的紫衣女子,神情既艳又媚。

她也随男子的目光,同样望下去,发现了那抹空灵的身影。嘴角不禁弯起一个自嘲的弧度。是无声无息的笑,但对面的男子仍是发现了。

冷寒的嗓音幽幽的问道,“你笑什么?!”没有凌厉的语气,却让人彻骨生寒。

“属下没有!”艳媚的女子,面上惊慌一闪而逝。咬牙矢口否认。她了解他阴晴不定的个性,也怕极了他的阴晴莫测。

“敢在我面前说谎?你不乖哦?!”宠溺的话语,像是情人间的呢喃。

“不乖就要受罚的!”他无限惋惜的摇头,但在下一刻轻扫衣袖。

空气中甜香弥漫开来。

女子惊颤,“蚀心散!”

“罚你三日蚀心!”冰冷的薄唇再次吐语。

“谢门主!”腥甜的血从喉间狂涌而上,心口火灼般的痛楚传来,她紧咬着牙关承受。

在那个轻盈的影子消失到楼梯口后,他抽回贪恋的目光,转而对上自己的下属。轻飘飘的问着。“我交代你的事呢?做的怎样了?”

“正在计划中!”女子低低的垂眸,再不敢直视他的眼。

“那我就等你的好消息啦!”伸出修长的手,托起女子的下巴,强迫她面对他,手指轻抚凝白的脸颊,俯身将气息吐在她的泣血的唇边,轻轻的呢喃,“紫媚,别让我失望呐!”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