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收集起来的影像

12

收集起来的影像 沁雪菲菲 1541 2013-09-23 10:25:53

  这些话深深的伤到了我,我不是从哪里跑出来的野孩子,我有名有姓,怎么会是一个野孩子。

我以为她当着那个人的面会很无情的丢弃我,出乎意料的她却为我申辩‘我想你弄错了,她不是从哪里冒出来的野孩子。他刚刚大学毕业,这么有教养的人怎么会是野孩子,他是我最好的朋友,我要把他带到上海发展。’

龙阳的小旅馆里夹杂着各种人的声音,到半夜,都有人前来投宿。店家看上去是个瘦弱的中年女子,但说话的声音却大得惊人。一个旅客在跟她商量价钱。她是一个商人,不是一个慈善家,她一点都不愿意让步。我想,这个旅客可能刚刚走出社会,不知道行情。这已不是一个花二三十块钱就能住店的年代,疯狂膨胀的物质已把人们放到了一个高度。

店家把一个小姑娘安排进了我的房间里,她睡在我旁边的那张空床上。听她的声音,好像就是刚刚和店家讨价还价的人。她坐在床头将被子搭在身上,然后很热情的跟我打招呼。

我关上日记本,抬头去理会她的时候,我突然发现原来我的胆子很小很小。我的脑中出现了很多恐怖的问号。这个女孩子是陆晓吗?她活了?她想干嘛?我可没害死她。她对我微笑,说:“你好,很高兴认识你。”

这声音,这笑容。“——陆晓——啊——不”。

我再次醒来竟发现自己躺在医院里,而不是小旅馆里。睁开眼就看见刘斐那张化着精致妆容的脸。她看上去无比焦虑。直到我醒过来,她才放下心。我无法把控自己的情绪,我紧紧的拉住她的手,哭叫着对她说“我昨天晚上见到了陆晓,她就睡在我旁边的那张空床上。她还跟我打招呼,她一定是找我报仇的,可是我没害过她呀。”

“你看花眼了,那有陆晓。我们都没害她,是童之琼害死她的。别怕,别怕。”刘斐抱着浑身颤抖的我,她想竭尽所能的安抚好我的情绪。可是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陆晓出现在了我的病房里。这下轮到刘斐害怕了。但我想歪了,刘斐会怕鬼,但是不会怕活着的陆晓。

“陆晓,你这个贱人,你来做什么?你现在不是应该在黄土下的棺木里吗”刘斐撇开我嗖的一下站起来。恢复了市井泼妇本性的她,大嗓门和那气吞山河的气势再一次引来了很多的观光者。我记得前不久在龙阳国际也是这样。“我知道了,你是装死的,你他妈的,你吃饱了撑的,你把高倩倩吓得半死,你现在又想把我吓死是么,要让你失望了,我不会死,但你遇到了我也活不长了。”愤怒的刘斐也是个自控能力差的人,她在众目睽睽之下冲上去想要动粗。一直在我们面前看着刘斐撒泼沉默不言的陆晓终于说话了:“我不是陆晓,陆晓是我同父异母的姐姐,我是她的妹妹,我叫陆婷婷。”

“她的确是该死。”陆婷婷疾言厉色的说这话的时候特别的看了我一眼,她将手中的纸袋子向上提了提。从里面露出的灰色的软皮笔记本的一角就这样暴露在我和刘斐的面前。还好,刘斐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但我知道,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儿。那是童之琼的日记本,他反复交代过这是不能给外人看的东西。想必她刚刚那样说自己的亲姐姐,一定是看了里面的东西。

“你先出去吧,刘斐,我跟陆婷婷有话要说。”刘斐显然不能接受我突如其来的一句话。

“你什么意思。你跟她才认识不久,你跟贱人的妹妹有什么好说的。他姐姐那么贱,想必她也好不到哪儿去。”刘斐顿时将怒火转移到了我的身上。

此刻她应该找个地方好好的的冷静冷静,我不能在火上浇油的和她吵。“你先出去吧。”说完这句话的我将眼睛转向窗外,不再看她。我不是一个善于挑衅的人,无论是遇到谁对我吼或是发脾气,我都能像东北冬天湖水里厚厚的冰层,一颗石头砸下去,激不起任何的涟漪。显然刘斐对我这样的态度愈加恼火。她走到我身边,用一只手紧紧的箍住我的下巴,她强迫我与她对视:“你现在觉得自己很了不起是吧,你没看到我是在保护你吗?贱人的妹妹还不知道安的什么心,你就这样迫不及待的想和她成为朋友?嗯?”

站在一旁的陆婷婷终于是看不下了。她猛然提起刘斐,像扔一个畜生一样把她扔了出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