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收集起来的影像

13

收集起来的影像 沁雪菲菲 1547 2013-09-23 10:25:53

  “你的劲儿挺大的。”我看着她,彻底没了防备,我对她微笑,她也对我微笑。她和陆晓虽然有着一样的面孔,但内在不一样。她说话的声音轻柔,不像她姐姐那样从骨子里瞧不起别人。她的穿着也和她姐姐不一样,她的款式与质地让我想起了我小时候。那时候,家里不富裕。父母没钱给我们买昂贵的衣服,但为了使我看上去在小伙伴中间不那么寒酸,他们挣了钱,就会带我去当地服装摊给我买新衣服。那里的衣服没有一件价格高于五十的,却很漂亮。

同一个父亲养的女儿,待遇却这么不一样。哦,我忘了,陆晓的父亲早就死了。

她说:“你别这样眼巴巴的看着我,我虽然是陆晓的妹妹,但一直过得很穷酸。身上没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看出来了,但我不是看你富不富裕。我只是看着你并在思考一些东西,你的爸爸那么有钱,你竟然过得这样寒酸。甚至连一个名牌包都没有,让人不可思议。”我们一下子像熟络了很多。我毫无节制的开她的玩笑,她也不生气。反而坐到我的床沿上与我聊得更开。

“这是你的东西,很不巧的我看过了。”她从袋子里小心翼翼的拿出那个本子,又小心翼翼放在我的手上。“你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只是可惜了这个童之琼,大好的年华,浪费在了一个不懂得爱的人身上。”

——“你怎么不为你姐姐的死感到惋惜,而去同情一个对你来说毫不相干的人”

“——姐姐——呵呵。她算哪门子姐姐。”我感觉到陆婷婷对陆晓非比寻常的憎恨。她似笑非笑,似哭非哭的表情让我感到揪心。

我觉得自己的身份不像是个编剧,过了气的作家,倒像是知心姐姐。我知道很多人的秘密,也许是我本身人际圈不宽广的原因,养成了我作为一个好的听众最基本的道德。

黄昏时分,我将陆婷婷送出医院的大门。还送给了她一盒餐巾纸,因为我们持续了一个下午的私密话,她都是流着眼泪跟我交谈的。她说,她很喜欢我早期写的那本小说,她说的故事或许会成为我有一天从新拿起笔时的一个重要材料。我借着这个故事还在我脑中残留的温度,续写了童之琼的日记。

“十一年前,我那个时候十二岁不到。还没有读初中呢。一个看上去比我大几岁的女孩和一个像妈妈一样美丽的女子带着一群人砸开了我们家的门,他们手里细长的砍刀走到哪儿砍到那儿。她们俩拎起瘦小的我,强行的把我塞进了一辆车里,并指使那些人搬光了我们家里的所有东西。那个女孩子扯着我的辫子,凶神恶煞的问我,我们家的存折还有钱都藏在哪里,无论她怎么逼我,我都没说一句话,我惹恼了她,她气急败坏的扇我耳光,踢我,咬我,我还是一句话都没说。妈妈曾经对我说,钱是世界上最不可缺少的东西,任何时候都要保护好自己的钱财。我早听见门外的大动静,那么大的动静绝对不是妈妈回来了。我从妈妈的大衣里拿出存折和钱,我把它们放在了我的脚板心里。我想等妈妈妈妈回来了,我就给她。谁想得到,我一直期盼的妈妈再也回不来了。”她嚎啕大哭的悲伤情绪彻底影响了我,我的眼泪滴落在手背上,有一种刺痛的感觉。这种感觉瞬间变成一根立体的钢筋,深深的扎进了我的心脏。

“她们将我丢在了一家孤儿院的门口,我醒来后,却再也找不回家了。我还小,不知道家在什么哪里。我在那段时间,每天都哭着要妈妈。我每天都想着,也许我的妈妈会因为我的哭声而找到我。可是,我在那里等了好些年,也没看到我的妈妈来找我,我突然想起来,在车上时,那个美貌的中年女子叫那个小女孩儿陆晓。于是,我每天都在想着,也许找到了陆晓,我就会找到我的家,找到我的妈妈,可是我去哪儿找这么一个人。十八岁那年,我问院长,我的家在哪儿。她说,不知道。那我的妈妈呢,你知不知道她去哪儿呢。院长说,你的妈妈可能去了天堂。院长打开电脑,我看到搜索引擎里出现的那些车祸现场的惊心动魄的图片,躺在一辆轿车旁两具冰凉孤独的身体。我在那样的血腥的场面里,看到了两张我最熟悉的容颜,我的爸爸妈妈他们安静的睡着了。他们身上盖着的白色被子是天上的使者白色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