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收集起来的影像

06

收集起来的影像 沁雪菲菲 1457 2013-09-23 10:25:53

  “那你现在是想怎么样?”与她争论的是我的爸爸,他老人家无论在什么时候都能表现出一个男人不可侵犯的尊严。这一点我跟他很不像,我只是安于生活现状的小女孩儿而已,至少在我生病之前是这样。其实,我不是生病导致什么都不记得了,是出了交通事故,但很多事情我都想起来了。关于不再为刘斐写剧本这个事情,我有自己的秘密,这个秘密的核心人物叫童之琼,是最爱刘斐的人。可是,刘斐从未去探望过他,我知道刘斐除了自己,谁都不爱。

这场车祸来得恰到好处,出于不便现在细说的原因我只能大约的说我就是想让刘斐认栽,我想让她不再这么自我。

“这件事难道你应该付全部的责任。替你开车的那个司机大难不死,跟我们说清楚了当天发生的事情,你他妈的,你不去抢那个方向盘会死啊。你咋那么害人呢,你现在还有脸来我们家闹,我们没把你送去警察局算是对你最大的仁慈了。”刘斐这下像是被人点中了死穴,尽管她体内的血压已经升到了脸部以上的地方,她依旧保持着雕塑般的姿势。她的眼神似冰山脚下寒冷的深不见底的湖水,没人看得懂她在思考什么。也许她是在思索着如何用尖刻的话语与我威严的爸爸争锋相对。或许她考虑的只是用什么方法避免这次交通事故对她的影响。

无论她在思考什么,对于我来说都不重要了,我已决定辞职。我把辞职信交到她手上的时候,她什么话也没说,只是上上下下打量了我好久,她的眼神像是高原深处寒冷的冰块,散发着丝丝寒气的光。然后随手把那封封面用三号字打印的辞职信丢进了她高贵的LV包包里。我们三个人站在门口,目送着她走出静安区俗称最豪华的小区的门口,她的背影在我们的视线里渐渐模糊,我突然觉得一切如此伤感,是人走茶凉后的孤寂与悲哀。这种心境曾经出现在陆晓的葬礼上,这种感觉的出现不仅仅是对陆晓英年早逝的同情,更重要的是对在众目睽睽下被那一副冰凉的手铐锁住一生自由与欢欣的童之琼的怜悯。

夏天的气息开始渐渐的弥漫整个上海。大街上穿着裙子,打着太阳伞的女人随处可见。每日在这里的上班族们挤地铁,坐公交的生活规律从一而终,现实生活的残酷总是提醒着他们将美好高贵的梦想抛在身后。最让人妒忌的富人们,他们坐在各种颜色的豪车里,一边讲电话,一边指示司机将车开去要到达的地方。他们在早餐茶的时间就能谈好一个项目,决定千万资金的走向。

同样是在早上,天的尽头刚刚露出优雅朝气的颜色。我被客厅里的器皿碰撞的声音吵醒。刘斐将珍珠粉倒在碟子里,又加入40 %的蜂蜜搅拌,从未做过面膜的她因为蜂蜜掺得过多,做成了像粥的流离物,于是,她把所有的过失归结在眼前的那罐蜂蜜上,她一气之下摔碎了它。于是,我被这巨大的声响彻底的弄醒了。当然足够让我清醒的不止这些,我的手机突然震动,我收到了一条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这条短信的内容真是让我的精神彻底醒悟。上面说:陆晓已死,她的葬礼将在常德的龙阳镇举行。

刘斐突然一脚踹开了我的房门,她表情格外严肃地看着我,说:“我有件事情要和你说。”

“正好我也有事情要和你说。”我说。

刘斐跟我说的事情还是在那个面膜上。她先是拐弯抹角的说用珍珠粉和蜂蜜做面膜效果如何如何的好,然后用几句话巧妙地掩饰了自己试验失败的事实,最后,百般讨好的语气来请教我,要求我做个示范。

她的这一面膜计划很快的被我说的事件彻底毁掉。“这是真的还是假的,陆晓真死了?”她的猜疑很快被我手机里的短信给否定了,她看着我手机上的陌生号码,脸色瞬间变得特别难看“童之琼这个贱人说的,绝对不会有假。”她将手机放到我掌心的时候意犹未尽的看了我一眼。之后什么也不说的走了出去,我意识到可能是我做错什么了,但我想来想去真的没有做错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