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收集起来的影像

15

收集起来的影像 沁雪菲菲 1521 2013-09-23 10:25:53

  他的眼睛再也没有了光彩。“你看上去很不好,这儿的狱警是虐待你了么。”我很心疼的看着他。

“不是,这儿的人都很好,哪怕你被剥夺了权利,你在他们的眼里也是个人。我只是觉得死亡比活着更幸福,我被法院判了无期徒刑,不是死刑。我一生的自由没了,我的灵魂自然就消散了。”我看到他眼里的悔恨,可是一切都无法挽回了,他用一生的自由换了一个人的生命,这种畸形的等价交换最后只不过是因果循环而已。

“刘斐一个人回上海了,临走之前,她都没通知我。在之前,我与她发生了矛盾,后来,我知道,这不是原因。她与一个穷苦潦倒的男子发生了矛盾,她叫人把他打成了重伤。我很好奇,刘斐在龙阳那个偏僻的小镇上怎么会与一个穷人有矛盾,且欺负弱小不是她的风格。”

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说错了话。童之琼突然情绪很激动,他在椅子上疯狂的撞击手上冰冷的铁拷,他挣脱警察的束缚又跑到墙垣,拿身体疯狂的撞击铁栅栏。他的这个举动吓坏了我,也吓坏了看守他的狱警。突然间出现的很多警察,一同制服了他。我失去了这次探访他的机会。如果下次这儿的警员认出我来,我可能再也没有见到他的机会了。

我们小时候,在夏天,会抓很多萤火虫,把它们放在透明的瓶子里。它们闪亮又细弱的光给不是人间三月的石榴季节平添了些许柔和。它们虽然失去了自由,但仍有爱,仍发着光。

刘斐在十八岁那年,有过一段婚姻。这是个连我都不知道的故事,多年以前,刘斐找到我,她说希望我把她的故事写成传记。她没说这段故事。我突然明白,原来,每个人心中都会藏有秘密,每个人在别人面前都无法做到真正的坦荡荡。

一条条的彩信不停的消耗着我的内存。彩信里是刘斐没心没肺的炫耀。她站在迪奥的卖场里,身后是一套套剪裁精致,布料时新的华服。她身上的那件布满黑色亮钻的复古长裙,华丽不失高雅。她站在豪华的卖场里,灿烂的笑容像展示柜里熠熠生辉的钻石,她为这个美好而华贵的生活付出了太多太多。

我们又恢复了说知心话的日子。最值得高兴的是,她不再对陆婷婷有成见。她始终避谈关于婚姻的秘密。当我问到躺在医院里的那个男子。我明显听出了她在电话那头很不痛快的情绪,但她没对我发火,这真让人不适应。

刘斐在逃避一些问题,但这个世界没有不透风的墙,再坚强的玻璃也有碎的时候。这么些年,刘斐一直不愿意回家,但她还是很有责任的侍养父母。但她给他们的只是物质上的满足而已,从未给他们精神上的关爱。

刘斐是一只候鸟,她的心从未属于任何一个地方,任何一个人。

龙阳的乡下在以前是比传说中的世外桃源还要僻静的地方,丛林的飞鸟它们是大自然天赋异禀的歌唱家。记忆深处的四方田间那些金灿灿的油菜花,我们走进花海里,让花湮没我们的身影,气味。我们躺在花的怀抱里,周围是它浓郁的芬芳。我们像是躺在雍容华贵的会所里,安静的享受我们安稳富足的人生。

四四方方的白色墙壁,是刘斐儿时所住的房间。房间里的床,书桌和一个长方体衣柜,看上去都是崭新的。刘斐在上海时,她的母亲曾在电话里告诉她,家里修得很漂亮,你房里的东西我们都按照你的喜好样式还是和以前一模一样,只不过都换成了新的。有时间回家看看吧。那个时候她的母亲声音听上去显得那么的年轻和好听

可是,刘斐始终是个大忙人。当然,忙,都是她找的借口,一个忙的不可开交的人,也有时间顾及父母和家庭,可是她一样都没做到。不知道她在忙什么。

两个老人,在这大别墅里面看上去是那么的渺小和孤单,他们总是静静的坐在沙发上或藤椅上,当他们想起一些事情,会很喜悦;焦虑;担忧。这样静僻家庭,像一片枯木林。她的母亲再也不像年轻那般拥有活力,她的声音沙哑,脸上再也不见笑容。她的父亲总是丢三落四,甚至在这个炎热的夏天,忘记脱掉厚厚的外套。思恋让人的思维停滞于过去的记忆,生命像倒回了起点,空空白白,不带任何的重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