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无边宠溺

挑明关系(2)

无边宠溺 酸菜鱼火锅 2328 2013-07-31 11:03:05

  崔皓自是知道是秦同私自做主去接的雨薇,向他投去不明意味的眼神,秦秘书就灰溜溜的逃跑了。

私下揣度圣上的心思,是风险与利润共存的。在结果还未出来之前,还是先避一避比较妥当。

一袭休闲装扮的崔皓慵懒的倚靠在沙发上,将将是中饭的时间,他手里端着酒杯,纤长的手指扣着杯沿,轻轻晃动着,红色的液体顺着杯壁四处游曳,晃疼了郑雨薇的心。

“回来啦!”微微眯着眼睛看了她一眼。

又是这样,一遇到什么事情就是这副无所谓,听之任之的态度,还摆出让人捉摸不透的姿态,郑雨薇很讨厌很讨厌这样。

上前拿下他手里的酒杯,他也不阻止。

却顺势揽她在腿上,轻佻的很,雨薇挣扎,不习惯。

“对昨晚的事情你真的没什么想法?”话音里有质问,有期待。

停顿了两秒,雨薇冷冷开口。

“没有。”

崔皓推开她,站起身来,朝里间走去,不再理她。

“崔皓,你到底在别扭什么?你一个大男人有意思不?”雨薇受不住他不阴不阳的态度,对着他的后背冷冷静静的说话。

硬生生的止住前进对的步伐,慢镜头的转过身体,眼神冷冽如冰,刚刚还气势如虹的雨薇瞬间如戳破的气球蔫了。

别扭什么?人小心到挺大,他们第一次这么亲密,早晨他还表明心意了。可她呢?连自己什么想法都没说过。一整个早晨他都在等着她开口。

“郑雨薇,你、没、有、心、肝、”一字一字,语气极轻,雨薇的脑子突突的跳。这是怎么了,这不昨天还好好的么。

雨薇耐着性子,“大哥,你以前总说我是小孩不懂事,我死都不愿意承认,还跟你闹。今天我愿意承认我是小孩子,我不懂你的心事,可我愿意听啊!但是你不说,你让我猜,我又脑子笨猜不好,还老惹你生气。可昨儿个还好好的,这是怎么了,我怎么又没有心肝了?”

谁说她笨的,他跟他拼命。明明就死聪明,她知道对什么人用什么方法,她知道他崔皓对她就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主儿。两三句软话一下肚,还有什么气可言。

可有些事不能雾里看花,他要的是实际的花。

“我是你的谁?”正经万分的语气。

郑雨薇没那个胆子说,你是我的优乐美奶茶。

“你是我大哥啊,最亲的亲人。”

“还有呢?”迫不及待的等着下面的答案。

“还有,还有什么?”

“难道你就从来没有想过我们之间其他的关系。我宠你爱你,你是什么态度,从来没想过?”崔皓有点绝望。

雨薇摸摸他的额头,再摸摸自己的头,摇摇头。又继续了一次。

崔皓烦躁的挥开了她的手。

“我当然也是爱你的啊!”时间最动人的情话却让她以最轻松的姿态说出,崔皓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满是疑惑的盯着她。

雨薇咧开嘴巴笑出了声。连日来的郁结终于解开了,这几天她都没怎么笑过。

崔皓还没回过神来。

“你刚刚说什么,再说一遍。”抓住她肩膀的手是颤抖的。

“傻子。”

环抱住他精瘦的腰身,那是对他问题的最好回答。

耳边是他雀跃的笑声。

微微抬起身子,“你以为那么亲密的事情是和谁做的,难不成你还和其他的女人做过,快告诉我我叫二哥三哥帮我除了她。”

崔皓笑倒,这个小女生总能让自己欲罢不能。

“没有没有,除了你,再没有别人。”拉住她的手放在自己的心房,诉说着肉麻的情话。

雨薇被弄得害羞起来,重新埋下了头。

崔皓看着她小女儿娇羞的姿态,忍俊不禁。她在自己面前一向最能闹的。

两天后,崔皓回了B市。他是被雨薇撵回去的,被嫌弃妨碍学习。

崔皓刚有点新婚燕尔的感觉,自是十分不情愿,又是死磨硬泡的要雨薇跟他回去,什么大学不大学的。雨薇被烦的厉害,就淡淡的看着他不说话。最终,崔皓只得认命的回去了。

回去之前,陪着雨薇去了医院两趟,子渊那雨薇是每天必去的,对于沈少奇崔皓是不放心的,还好他偷偷跟沈少奇的学校打好了招呼,他知道他是学音乐的,学校的事情多了,自然跑医院的机会就少了。

医院里见到脸色苍白没有生气的单子渊,惹得雨薇又哭了一鼻子,莫说雨薇了,崔皓这个大男人都不习惯了。别人家的事情我不想插手但她心里对子渊是有感激的,是这个乐观大气的女生陪伴着雨薇的孤单,走进了她的内心。

“薇薇你要跟我讲是什么事么?”走在医院外的花园里,崔皓心疼的看着眼睛红肿的雨薇。

雨薇摇头再摇头,坐到了花台上。

崔皓随之坐下,雨薇伏在他的肩上,还未立冬的天气却让雨薇感觉格外的寒冷,“她怎么可以这么不珍惜生命呢?她不知道我也多在意,多在意,我那么用尽力量的在活,可她......”

崔皓不知道雨辰的离去到底给他的女孩留下了什么样的伤痛,好似他怎么努力都不能把她拉出深渊。他很无奈,对他的女孩。

掀开西服,把她包裹住怀里,“薇薇,每个人对生命的定义不一样,也许别人有觉得牺牲生命也要去保护的东西,我们不能以我们的标准去评判别人。还好,单子渊她没事对不对。”

“可是不值得啊?她那不是牺牲,牺牲能换来成功,可她只是浪费生命。况且她父母也不会愿意看到她因为他们婚姻的失败放弃生命的。”雨薇抢白。

有些事她不敢在子渊面前说,就像大哥说的,她不能以自己的标准去评判别人值不值得。她只能告诉子渊,我舍不得你。

崔皓大概听出了眉目。

“那她父母呢?”

“我见他们偷偷来过几次,都没敢进去,我听沈大哥说子渊一见他们就激动,医生说子渊现在不宜有太大的情绪波动要静养,所以他们也不敢出现在子渊面前。”

崔皓现在很烦沈少奇这三个字,毛还没长齐呢,眼光倒是不错,竟然看上了他的宝贝,崔皓不知该夸他呢,还是夸他呢?

雨薇忽而又恨恨的,“我都恨死他们了!”

“傻丫头!”摸摸雨薇柔顺的发线,抚慰她的动。

他们就这样依偎在一起,静静的,静静的,崔皓觉得时光停留在这一刻也并不错。什么沈少奇,什么单子渊,和他崔皓有半毛钱关系。他只要怀里的这个女孩,属于他的女孩,他爱的女孩,现在加上了也爱着他的女孩。

即使心里有百般不舍,千般不愿,也敌不过郑雨薇的白眼一瓢。

不过是以雨薇签了割地赔款条约的,她答应了寒假回家。

远在B市的吴永,自然少不了他大哥一顿心里肉体上的双重打击。谁让他嘴贱的告诉崔皓雨薇不回家过年的,活该。

PS:收藏啊!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