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香槟色玫瑰

遭遇强吻

香槟色玫瑰 流萤往事 1739 2012-05-27 22:59:42

  一大早,天上的云就如一床麻灰的被子,把整个天空遮得严严实实。九点一刻,片片雪花飘了下来,大有“白雪飘飘何所似,未若柳絮因风起”的韵致,不一会儿,大地已经白茫茫一片。

爸爸早就去税务局上班了,妈妈在收拾屋子。随着年岁的渐长,她这几年眼睛花的厉害,就把经营了好多年的服装店关了,我上大学之后,她就呆在家里,轻轻松松地保养自己,颐养天年了。

我简单吃了一口饭,穿上羽绒服,戴上帽子,准备去外面,再走走熟悉的街道,看看熟悉的景物。

刚出家门不远,李晗雨穿着半截灰色大衣,脖子上围着红格子的围巾,帅气得有点张扬,迎面慢慢地走来,白雪中的他,更显高大英俊。

“刚要去找你,我们去公园走走吧,半年没回来了。”他提议道。

“好吧,大街上太吵,下雪的时候,只有公园里能听见落雪的声音。”我答应了他的请求,自从那次短信风波之后,我也觉得自己有些地方比较过分,一直想找个机会,缓和一下,我们成不了爱人,还可以做朋友的。

一丝风也没有,雪花如撕碎的云朵,曼妙地飞舞着,旋转着,然后谢幕,落地。我们并肩走在树林里,偌大的公园里门可罗雀,半个人影也不见。停下脚步,果然能听见雪花刷刷落下的声音,在红尘闹市中,有一方天空,可以这样的万籁俱寂,真是一种享受。

“你和康磊,现在还好吧?”他问道。

“嗯,挺好的,他快放假了,也就这几天。”

“他,什么事都和你说吗?”他又问,有点莫名其妙。

“当然,他对我很坦诚。”

“你确信他坦诚?什么都会和你说?”他继续追问。

“是的,我确信,即使他骗我,那也一定是善意的谎言,为了我好。”

“你的眼睛里,只能看到他,他说什么你都信。”他有点悲戚。

“你其实很优秀,真的,你一定会遇到更值得你付出的人。”我知道被拒绝的人,最不喜欢听这样的话,但是,我还是这样说了,因为我没有更好的创意和说辞。

“我有很多很多梦,上大学,渴望和你在同一座城市里,在同一座城市里,渴望有和你并肩行走的喜悦,和你并肩行走时,又渴望有和你十指相扣的温暖……”他很深情娓娓地说道。

“我相信缘分,有缘的人,无论相隔千万之遥,终会相聚在一起,携手红尘;无缘的人,纵是近在咫尺,也恍如陌路,无份相牵。我和康磊有着太多的记忆,那些记忆,已经把我的心填满了,我愿意和他一起守着冷暖交织的光阴,慢慢变老……”

他突然走到我前面,转过身来,盯着我,不知何时,眼睛里燃起了一种危险的狂野。我一下子怔住了,在我还来不及思考的瞬间,他一手攥住我的胳膊,另一只手箍住了我的后脑勺,整张脸在向我靠近,慌忙中我想把头别向一边,却由于他放在脑后的手而动弹不得,眼看着他的唇压下来,我开始手脚并用地挣扎,他的嘴从我的脸颊上滑过,落到了我耳边的头丝上。挣脱之后,毫不犹豫地伸出手,挥向他的脸,他闪电般握住了我抡出去的手,就这样,僵在半空中。我一句话也不说,狠狠地盯着他,或许我的样子伤了他的自尊,也更激怒了他,他喘着粗气,吐出的每一个字,都似乎被怒火舔过一般,分外灼热:

“你说他给了你太多的回忆,把你的心都填满了,是不是?有拥抱吧?有亲吻吧?还有什么?你说,还有什么?我也可以给你,只要你不先入为主就好,现在开始,我来为你制造回忆,制造比他还多的回忆。”他一边咬牙切齿地说,一边用两手抓住我的肩膀,把我猛地向后一推,我的背紧靠在一棵大杨树上,进不能,退亦不能,像一只待宰的羔羊。他的愤怒的样子吓蒙了我,我忘记了反抗,亦或是在他的暴戾下,根本就无法反抗。

漫天的雪花褪去了诗情画意,似乎都变成了他愤怒的目光。他的唇狂乱地印在了我的唇上,不,不是印,是碾过,带着戾气,带着暴怒,没有一丁点怜惜的温柔。呆若木鸡的我,被他攫取着,此时,我只能用“攫取”这两个字。

不知过了多久,感觉眼角有泪滑下,见我不再反抗,不再挣扎,他慢慢抬起头,我们对视着,一秒,两秒,三秒…….看见我眼里噙着的泪水,愧疚浮上了他的眼底,他长叹一声,伸出手慢慢地盖住了我的眼睛,或许,我的眼里不仅仅有泪水,还写满了鄙夷,让他不忍再看。

静穆中,他沙哑着说:“对不起。”然后拿开手,转身慢慢离开了。雪哑哑地落着,无声无息。

我知道,从此以后,他就成了我人生路旁的一株草,绿过了,又黄了。

爱情故事里,没有谁对谁错,没有谁负了谁,没有谁薄了谁,有缘相逢,相伴走过一程山水,缘尽的那一天,如果每个人都能笑着说别离,该有多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