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我与四个女人恋爱

第二十四章

我与四个女人恋爱 风流野人 2348 2010-09-03 15:58:30

  第二十四章

夜很凉,风很冷。

覃晓的头发在飘眼睛在眨,顾城在发呆看着干净的天空。

“我总是在想,我到底爱你什么?这是爱吗?你的无缘由的忧伤让人迷恋,你的反复无常让人欲罢不能,你迷惑的眼神勾人心魄,我不知不觉陷进自己布的陷阱里,在我的内心世界有一个影子在挣扎,我看不清楚这个影子到底是谁,但他和你很像。”

“是吗?为什么每个人都能轻而易举的看透我?”顾城苦笑,“难道说我伪装的还不够好吗?”

“是不是不断的奔跑与找寻会让你获得很多快慰?”

“人是不能停留的,停留则意味着混沌,意味着生命的尽头来临。不断的找寻会让我感到安心,是我生活的全部。我停不下或者是我根本就不敢停下。看着周围忙碌的人群,我真害怕。”

“你在畏惧什么?你累吗?”

“我不知道。”顾城面向覃晓。

他和覃晓在空旷的树林里拥抱然后接吻,他的手从她的脊背移到臀部,她的臀部令他心旷神怡。他想到了口水冰凉,从此网络上再没有一个叫口水冰凉的女孩子了,他哭了。泪水浮在覃晓的脸上,她也哭了。

“和小雪你到底在哪里!”顾城在咆哮。

“顾城,你冷静点。”叶凯递给他一支烟,帮他点燃,“很明显她是在故意躲你,如果不是,那就是她已经与所有人失去了联系。不如我们找个女生,假装她朋友,打电话去她家问问她家人,也许会得到一点线索。”

顾城大口抽烟烦躁郁闷。

“我一定要找到她!”他踩灭香烟恶狠狠的说。

“既然她已经失踪了,为何不选择忘记她?眼不见心不烦,何苦自寻烦恼呢?”

“她一直都在诅咒我,她希望我死,我不想死!”

“你怎么知道她在诅咒你?”

“田思思已经死了,可是我却总能遇见她,这肯定是和小雪在诅咒我,否则田思思不会动辄出现在我面前的。”

“明天我陪你去一趟医院吧。你最近精神很差,莫不是身体有什么毛病?”

“你他妈的也以为我有病?操,我就那么不经事?”

“别总像个小孩子,你理智一点。”

“别用这种口气和我说话!你他妈的有这个闲心,用在自己的减肥上吧!”

“操你妈的,你以后就是死我都不会再过问!”

顾城和陈沫形影不离,他们一起吃饭,一起散步,一起沉默,一起喋喋不休。她开始微笑,开始无忧无虑,她的快活情绪,使他伪装的更严密,不再轻易透漏自己的情绪。在她全心全意爱着他的时候,他心存感激倍加珍惜,他知道对她的感激与珍惜建立的基础只是自己的游离不定,并非是她对自己的真挚的感情。

覃晓似乎在跟踪顾城,无论他走到哪里都能不经意的看见她的身影。一段时间后他更加警戒,因为他害怕她的突然出现会破坏他和陈沫之间的爱。昨天顾城去卫生间的时候,多此一举的把卫生间检查了一遍才敢脱下裤子。他怕她会神经错乱,在自己大便时出现。覃晓没有神经错乱,倒是顾城自己神经有错乱的迹象。

田思思已经有些时间没有与他碰面了,她死了他还活着。

功夫不负有心人,顾城终于知道和小雪的去处。他不知道自己该高兴还是该沉重,一想到要去找和小雪,一想到孩子,他就倍觉压抑。

和小雪的去处是叶凯拖人帮忙打听的,他找了那个爱慕自己很久的女生打电话去和小雪家,冒充她的朋友,从她母亲那里打探到了她的下落。为此顾城请叶凯还有那个帮忙的女生吃饭,他请叶凯和那女生吃的是拉面,顾城和叶凯拼命加辣椒呛的那女生面条还没吃完一半呢就走了。两人努力吃完了辣椒,然后从老板那叫了两碗凉白开咕咚咚喝下,才觉得体温稍微下降了点。

那女生逢人就说她帮了顾城一个大忙,帮他找到了失散多年的妹妹,而他只请她吃了一碗拉面,她气的中途就走了,面条还剩大半碗呢。她甚至号召认识顾城的人都别再帮理他,因为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伪君子真小人,是一只铁公鸡。

顾城全盘接受,他托叶凯帮忙转告她,说我那天差点一口面条都没吃下去,因为你吃相真丑,严重影响了我的食欲,比你的吃相更影响食欲的是你的脸。

叶凯问,说就这些没别的了?

顾城想了想,说你多转告几个人,把认识她的人都转告一遍。

叶凯听说他要去那个很大而且很性感的城市,便强烈要求与他同去,说是有个照应而且多一个人找的话会快点。

顾城没答应,他希望这件事完完全全由自己独立完成,他对自己的虔诚感到可耻而且好笑。

临行的前一天晚上顾城告诉陈沫,说我要离开几天去一个城市给一位七十多岁的亲戚奔丧。

陈沫听完后抽噎着说节哀顺便。

顾城说你别这样,人活着就是为了死的不用伤心。

陈沫说我是你女朋友总归是要表示表示的,顺便给你“溅行”。

顾城说你哭成这样人家还以为我是去陪葬的呢。

她让他去了之后每天至少给她发20个短信,以免她为他担心,她怕他真的去陪葬的。

顾城说不行,别人都忙着哀悼呢,我拿个手机不停的发短信算个什么事,这不是对死者的不尊重吗?

陈沫说那你就等不哀悼而你又是一个人的时候给我发短信。

顾城答应了。他送她上楼的时候,她亲了他,他也亲了她,她让他以后少抽点烟,她说他一嘴的烟味破坏接吻时的情绪。顾城说戒烟,必须得戒了。

“我明天去找和小雪,你和我一起去吗?”

“找到她又能怎么样?你不是说你打电话给她她不理睬你吗,为什么还要去找她?

想把事情弄个水落石出?

你想想,就算你找到她了,亲眼看见孩子了,你就心安了,你就没有歉疚了?见了她只会让你更加生不如死!”

“可是……”顾城犹豫了片刻,“我不能不负责任,我不能这么没良心。”

“负责任?负责任你还会让她怀孕,她孩子都出生这么久了你才想到要去找她?有良心?有良心她怀孕了你怎么没在第一时间陪在她身边和她一起商讨解决之策,却让她一个人承受这一切?”

“我理解你此刻的心情,”顾城看着白色的窗帘,“你只是想借我对和小雪的薄情寡意发泄一下自己内心不堪回首的痛苦。”

田思思哭了。

白色的窗帘在微风中摇摆,院子里开满白色的花,散发着扑鼻的芳香,外边传来小孩子稚嫩的儿歌声。

田思思关了窗子坐回床上,轻轻擦了眼泪。

她抚着洁白的床单欲言又止,看着顾城,再度落泪。

顾城从梦中醒来,难以自制的想念田思思。她死了,他还活着。漫长的思念在黑夜的尽头找不到出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