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惑国毒后,睡上摄政王

2.登基

惑国毒后,睡上摄政王 犬落平阳 1102 2016-02-18 22:03:43

  君破骸高擎玉玺,朗声道:“暴君既除,即日起,废旧朝迎新帝,念及新帝稚子,天资懵懂,朝政大事皆决于太后及本王,诸臣可有异议?”

蜚声顿起,先前靖海王于大殿斩杀大帝,他们这些拥护靖海王的老臣本以为他会自立为帝。

万没想到大帝身死后,靖海王第一道诏令竟是策令那名女子为太后,正正是预言里使大周步入消亡的妖星,桑旦。

小皇子景桓更是大帝唯一血脉,靖海王为何不斩草除根,留下祸患。

几名老者站出来,其中一人道:“王爷雄韬伟略,臣等坚信王爷治理天下,大周定能威震四海繁华昌盛,望王爷三思。”

“哦?你们这是质疑本王的决定?”

几名老者跪下:“臣等唯尊靖海王为帝。”

君破骸邪笑,摸向腰间,刀刃与鞘摩擦,声音竟格外分明,众人心中一惊,无一不忐忑。

靖海王,最闻名遐迩的一点是性子残暴无常,命丧于其刀刃下者数不胜数,这世间似乎没有他不敢要的人命,就连统治大周的天子也不能幸免。

剑锋抵在一老臣喉咙处:“本王尚无登基,尔等便与吾作对,愚昧腐朽的老东西,留你何用?”

那剑下压,再深一分大概便能捅入血肉,不料素手迎上,覆住他的手背,轻轻一带,剑锋便离了老臣。

他的手背有些凉,像极了他眼底的凉薄。

“便是腐朽愚昧,诸位爱卿却有着年轻人所没有的阅历,非一无长处,大周还有用得着他们的地方,还望王爷手下容情。”

君破骸反手一握,像是抓住欲逃的小兔子一般,捉住她的手腕,捏得死死的,眼眸却尽是戏玩宠溺,想要融了她。

桑旦黛眉轻蹙,甩了他。

君破骸玩味地看着落空的手,耸耸肩,不料对上一双圆滚滚的怒目,正是她怀里的小屁孩,景桓。

君破骸鄙夷转开视线,道:“既然太后求情,这人情本王卖了便是,你们还不谢过太后?”

这,老臣面面相觑,他们深知如果没有桑氏女求情,今日是难逃一死了。

众臣心中嗟叹,到底是认了:“臣等谢太后不杀之恩。”

呵,不杀之恩?说的好像是她下令要他们脑袋似的,到底还是不把她放在眼里呀。

手心一痛,桑旦不解地望向眼前邪肆不羁的男人,他将她往前一带,距离近了几分,桑旦能清楚闻到他身上的血腥味还有男人阳刚的气息,还有一丝晨露青草般清新的味道,何其矛盾与诡异。

还来?

君破骸贴近她的耳侧:“记住,本王的人情从不白给。”

桑旦不习惯这种亲密,便是景桓的父帝,也不曾与她咫尺间交换呼吸。桑旦抵着他坚硬的盔甲,轻轻一挣便远离了君破骸。

这家伙似乎比景鵺还要难缠。

“司礼监可在?”君破骸对于桑旦的疏离并无太大情绪,仅是莞尔撤回手,目含深意。话落,便有一人应声行礼,又道:“三日后,新帝登基,看着办。”

三日后,幼帝懵懂登位,靖海王及太后桑氏分立帝王两侧,百官朝圣恭贺新帝,自此,太后桑氏垂帘听政,靖海王荣以辅政王身份辅佐幼帝,称摄政王,大周国一双妖孽男女把持朝政的历史开始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