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惑国毒后,睡上摄政王

017.躲猫猫

惑国毒后,睡上摄政王 犬落平阳 1014 2016-02-18 22:03:43

  铜铃声清脆,前脚刚走到承阳殿的桑旦娇躯一震,道:“这时辰西边日光太猛,哀家晒得有些晕,移驾东边吧,大帝那边好像刚到了不少兰花。”

日光猛吗,初春的阳光明明是最温和了。

李愚倒也没敢质疑,便传令下去了。

因而君破骸到了承阳殿,太后等人已然没了影。

侍女抹了抹额际的汗:“定是来晚了,太后已经记熟了。”

君破骸冷冷瞥了她一眼,抓了附近干活的宫人问,说是太后往大帝的麟得殿去了。

当他到了麟德殿,又说太后去了太液池。

到了太液池,又说在蓬莱阁。

蓬莱阁之后,又是未央宫、太极宫、钟鼓楼、夕光园,一圈下来,已然是正午时分,他平白在皇宫里走了一个时辰!

眼看摄政王面色越来越阴沉,那些被他随手揪来的宫人哭丧着脸,唯恐他随时爆发血流成河。

君破骸打了个响指,一名劲装男子现身,单膝跪地。许是跪地的声音太沉,男子觉得有些古怪,抬头一看,余光发现周围还跪了不少人,便是那些个惊慌失措怕小命没了的宫人,男子不由有些汗颜。

“你留在这里,太后若是来了,留住她。”

“是。”

依样画葫芦,每到一处主殿,君破骸便留下一名暗卫,终于,桑旦在自个儿的青鸾殿被堵住了。

所有人识相的退下,走得越远越好,包括堵人有功的那名暗卫。

“怎的,避开我?”

“没,没有。”不敢看他,她下意识退后半步。

君破骸擒住她的手腕,语气凉薄而危险:“不过几个时辰之别,你怕我如斯?”

咦,下颔光洁,鼓起勇气往上看,俊容还是那么极品,没有一丝瑕疵。

桑旦眨巴着眼,拍着胸口道:“幸好幸好,哀家还以为把摄政王给打了。”

君破骸垂目沉思,似乎明白了什么,也笑了:“就这么信不过本王的身手?”

桑旦摸摸鼻子,那倒也是,只怕她还没摸着他,这厮已经把她拍成泥浆了,她怎么会这么荒谬地认为自己能碰君破骸一根汗毛呢?

而且要真揍了他,他还会让她睡得这么舒服?

小腿、脚腕酸的不行,想想也是醉了,那她跑遍大半个皇宫是为的什么?

脚跟离地,桑旦因失重而一把环住他的脖子,薄怒地瞪着抱起她的男子,道:“干什么?”

君破骸叫了人来,央其到御汤取温泉水来,便将桑旦抱到贵妃椅坐下,脱了她的鞋袜,力道适宜揉着她的脚踝。

桑旦不曾与人如此亲密,又赧又慌:“哀家脚好着呢,不疼不酸,你快放开。”

不以为然地看了她一眼,君破骸拍开她伸来的手,道:“不酸不疼?跟太后玩了半天捉迷藏,本王都有些脚酸了,太后除非是铁皮铁骨铸就的。”

桑旦有些牙痒,有种出拳无力的无奈感。

不过还真别说,他的手艺不错,难道经常跟人按脚来着?

许是桑旦意味深长的目光过于明目张胆,君破骸逮了个正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