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惑国毒后,睡上摄政王

14.先给甜头

惑国毒后,睡上摄政王 犬落平阳 1005 2016-02-18 22:03:43

  静太妃边哭边挖土,纤纤十指,就这么刨着,指甲断了,皮磨破了,血混在棕色泥土里,掩去了腥味。

她为什么要哭,是因为下意识信了那妖女的话?

耳边回荡那几晚,大帝的甜言蜜语,还有小儿的哭声,她濒临崩溃。

终于,血迹斑斑的指尖碰到异物,拨开尘土,似是匣子。

静太妃揭开匣盖,只见里面躺着好些个东西,桃木剑,插满银针的桐人木偶,写着她时辰八字的符纸,竟还有一份不正规的密旨,可那字迹跟印玺,她认得,的确是大帝。

她展开一看,眼、心,一寸寸冷下。

原来,原来他真的如此绝情......

他甚至担心药量不足以让她滑胎,央御医加重。这些莫名其妙跳出来的阴损之物,不是天助她们,全是他的安排。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他不待见桑旦,原来他竟这么看重钦天监所言,呵,原来,他竟卑鄙至此。

不对,如果真是这样,当初他不顾一切非要接桑旦入宫,是不是另有内情。

凰格,曾令她们红了眼的预言,难道...不仅仅限于此。

怪不得桑旦由始至终对他都冷淡如冰,大约是知道他的心思。

她目光黯然,咬了咬牙,捧着匣子站了起来。

当日下药太重,她终身不能再有子嗣。

景鵺如此待她,她不再欠他什么。

昔日的静妃,他的女人,已经死在他的绝情之下。

这大周,这后宫,是她的容身之所,为了活着,为了他们萧家,她必须得筹谋。

静太妃擦干眼泪,捧着匣子向着青鸾殿的方向而去。

“来得真快,想清楚了?”美人榻上,桑旦不曾睁开眼,是脚步声提醒了她。

“以前是萧怡不知抬举,承蒙太后不弃,若有用得着萧怡的地方,请太后直说。只求留萧怡小命一条,苟且偷生罢。”

桑旦哂笑,知她嘴上虽说得好听,心里想的可不是那么回事。

“说得太过了,新帝还得依仗萧右相等两代贤臣呢。你在这后宫里头也摸爬打滚不少时日了,又年长哀家几岁,处事必是相当周全。哀家与摄政王共同主政,后宫的事难免难兼顾,新帝尚幼,后宫空荡,过些日子,哀家还要整顿一下,该散的散了,人手也不比先帝的时候多,让静太妃你暂管后宫,应该也不算太辛苦。静太妃意下如何呀?”

饶是萧怡心再大,也没想到桑旦竟然打算把后宫交给她打理:“妾身自然是觉得荣宠万分,只是妾身怕是难担大任,管理后宫,倒是曦姐姐有经验。”

怎知桑旦一听到陈曦便冷下脸,猛地睁开眼。

“你跟卞妃倒是姐妹情深,要不是看在害死桓儿母妃的人里没有你,就算是萧右相之女,哀家也杀得起!”

桑旦话说得极重,萧怡当下便软了膝,跪下道:“太后息怒,是妾身蠢笨。”

火气来得快,去的也快,桑旦已然恢复淡然:“起来吧,以后别提卞太妃。”

“妾身明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