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惑国毒后,睡上摄政王

029.中计了

惑国毒后,睡上摄政王 犬落平阳 1054 2016-02-18 22:03:43

  “怎么,逼不来本王,你便急着投胎?群龙之首没了,你那易家军就算杀到本王面前来,也于事无补。”

易策自阴暗中抬起头来,嘴上浓稠的鲜血还未干。他恶狠狠盯住君破骸,似想饮血吃肉,挣扎着前冲,四肢却被狱卒死死押着。

“为什么不杀我!”

舌伤以致他吐字含糊,君破骸却听得一清二楚。

“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陈曦,就是那御史丞家的嫡女,太后受尽冷落的时候正盛宠的那位。太后说了想看她活受罪的样子,偏不让她死,本王也觉得有趣,便效仿了,可没想到你倒是先受不住了。啧,易策,你对得住这硬汉之名么。”

“废话少说,士可杀不可辱,既入你们这对狗男女手中,我宁愿自裁。”

“是士可杀不可辱,还是别有企图,你心知肚明。”

易策心头一跳,他这话何意,难道他察觉了什么。

咽下口腔里混着血的唾沫,易策目带警惕,藏得密不透风的精光隐没。

君破骸无声而笑,居高临下俯瞰昔日同袍,今日他是低到泥里去了,只怪他自己站错阵营。

“呵,本王猜猜,你来皇宫闹,逼本王动你,好让易家军兴兵乱事,到底转移了谁的视线,谁又能得益?”

君破骸每说一句,易策便心沉一分,因句句正中靶心。

锦靴踩上他因酷刑而积淤的肩胛骨,易策疼得眯了眼,紧了牙关。

“是他吧,你们以为趁乱城防松懈好送走他?”

易策瞳仁骤缩,不可置信地看向他,只见他那凉薄的唇微张,吐出四字:“痴心妄想。”

如那人所忧,君破骸果然摸透了他们的套路!

易策颓败地垂下头颅,紧握拳,身微颤,该是落败的反应了吧,但不知何因,君破骸生了丝异样感。

迟疑间,拳头松开了,易策忽然大笑,哪怕震得身上的伤极痛也不在乎,他的眼神、勾勒的嘴角,含着一抹快意、一抹得逞。

“为什么你就是不信呢,我的目标由始至终都是妖后。哈哈,不过,本侯也感谢你这份多疑。”否则,他们行事也不会这么顺利。

君破骸脑海闪过一个画面,正是桃林里那冷宫內侍来通报的一幕。

“该死,调虎离山!”

君破骸火速离开,往冷宫方向赶去,他浑身冰凉,从来不知道什么是害怕的他,今日终于一尝滋味。

而冷宫那边,桑旦捂着捅入腹部的匕首,踉跄后退两步。

纵然唇色发白,冷汗沉沉,她冷静犹在,蛇冷的瞳盯住御医颤抖的手。

“太、太后娘娘,微臣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微臣控制不了自己,这不是微臣的意愿啊!”

“大胆刺客,竟敢谋害太后娘娘,来人啊,快把这混进太医院的刺客拿下!”李愚赶紧搀着桑旦,忧虑重重道:“太后娘娘,奴才这就去传唤御医,您千万撑着点。”

“等等。”

桑旦她推开李愚,站得颇显虚浮,人群里有道身影意图遁走,桑旦长臂一伸,硬是将那人拖了过来,赫然是先前传令的侍女。经她这么一扯,一枚类似陶笛的玩物从袖口掉了出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