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成都夜未央

第六章 黑白拳

成都夜未央 男人顾小北 2276 2013-07-21 14:17:24

  时间就这么悄无声息就到了年底,我快准备收拾行李回家了。沈纪媱出去了两天没有回来不免让我有点担心,躺在床上仔细想想才发现这种担心是多余的。

下午天下起蒙蒙细雨。CD的冬天按照我说是有点变态的,你什么都看不到,可就是有股莫名的风穿过你裤管钻遍你全身上下。

沈纪媱给我打电话,“林陌凡,一个人在家撸呢,俩天不见姐姐你就不想我吗?”

我满嘴跑马说,“你想死我了,你在那啊?”

沈纪媱似乎兴奋起来,“说来听听上面想还是下面想。”

我最忌惮这种恶意的挑衅,这种恶意挑衅总让我语竭词穷捉襟见肘。

“沈纪媱,别这么俗,真的我都俩天没见你了,你在哪?”我用肩膀夹着电话准备关电脑出门吃饭,估计李哥的摊也该摆上了,李哥养家糊口有道,全年三百六十五天风雨无阻。

“华阳,你来不、”沈纪媱咯咯笑着说。

“那么远,不来了。”我叹口气,“对了我准备回家过年了,你不打电话给我我也会跟你说一声。”

沈纪媱沉默了几秒,“那你还是来吧,我怕你明年再来就见不到我了。”

“此话怎讲。”我突然觉得沈纪媱不同寻常。“我还在北门上呢,你让我怎么来。”我看看窗外黑沉沉的天,一股冷风灌进来浑身直哆嗦。

“嘿嘿,那你来不来。”沈纪媱问我。

“说个地址吧,我尽量。”我说完挂了电话,不知为何心里面居然莫名其妙的空空落落起来。

随便捡了件皱皱巴巴的外套穿上,我觉得我还是应该去赴沈纪媱的鸿门宴。

李哥果然在楼下,摊上零零落落坐了几个人,我伸手拦车,李哥招手问我去那。

我头都没回的说华阳就上车了。在车上收到沈纪媱的地址,心里各种滋味五味陈杂。人是种莫名其妙的动物,有些东西明明不是自己的可占有欲强到私下把她据为己有。我自己就是,莫名其妙把沈纪媱据为己有了,所以沈纪媱风吹草动般的说明年见不到她我就为现有的一切惆怅起来,而这一切我也把它当成是理所当然了。

到华阳都已经是十点多了,冬天的夜里难免有点荒凉,没事的估计都回家享受空调或者捂被窝去了。

就在刚下出租车的那会儿,面前突然站出四五个年纪跟我差不多的青年来,最前面一个抱着双手戏谑的看着我,那样子我至今记得像猫逮到老鼠般。

“林陌凡。”排头的一个问我。

我以为是沈纪媱朋友来接我的,可想想又不对。接我用不了这么多人啊。

于是我很为难地点点头说是,沈纪媱在那?

我原本以为我会得到想要的答案,可这句话刚出口前面一个已一脚飞过来。我完全没料到这孙子使阴招,一个躲闪不及已被踹中踉踉跄跄倒在地上,那小子放开抱着的手一个招呼“打”,四五个人就准备扑上来。

其实我平时就不是个省事的,高中那会儿算县里的地痞流氓,虽不是地方一霸,可也小有名气。打架是见多了。以前都是以多欺少,今天这调儿反过来了。

所以以前就知道打架这事情还是稍有经验之谈,我弟弟就跟我说过,他说他揍别人一般一手上去抓住对方脸提膝就是一撞,这招用过很多次,屡试不爽。现在我坐在地上这招明显使不出来了。

现在也想不了那么多,一个瘦瘦高高的冲过来对准我就是一脚踢过来,我早接住他脚,起身一拉把他拉倒在地。

其余四人拳头脚也落到我身上各处,只觉得这儿痛一下,接着别处又痛一下,瘦高个被我压在地上一顿暴揍,其余几人对我也是暴揍,这种情况下就只能专心其一,不然武侠电视剧看多了一样想1V5那是做梦。

我发现我好像流了不少血,最后眼睛也看不见了,才放开瘦高个,瘦高个跟我一样站不起来了,我在眼睛的余光中看到瘦高个被人扶起来,瘦高个还想再补一脚,被其余几人拦着,其中一个说黄哥,走了,别过分,整死了大家都不好说。

五个人走了,我躺在冰冷的水泥路上看天,觉得呼吸沉重,想到沈纪媱就更莫名其妙的喘不上气来。我觉得我应该快死了。

最后听到救护车声音就晕过去了。

在医院醒来是第二天下午,有时候发现自己是真怂,眼睛都挣不来了我还想着没钱付医药费,男子汉大丈夫总得为自己埋单。

护士见我扯身上的管子问我想干什么,还要不要命。

我说我身上没钱,再住下去我就只有卖身给医院了。

小护士说你放心躺着吧,早上有个女孩子已经给你付了三万,你出院时用不完到时候退你。

我用大脚趾母能想到沈纪媱。眼泪就不争气的从眼睛里流出来,我想不出任何一个理由沈纪媱会如此对我,既然我一穷二白什么都没有,为什么这么对我。

再想想我远在地里种田的父母要是知道我是这种好色混蛋,为了一个女人还差点送命,估计一板锄早把我打出家门了。我的难过不断升级,想着想着脑子又昏昏沉沉睡着了。

沈纪媱从此消失了,没来过一个电话,一条信息。

再醒了就铁着心出院。医院放血水平不是一般高,我拿出跟我一样长的明细单目瞪口呆,救护车出勤,急救一次性用品,全身CT,各种名目繁多,我想要是再住下去估计不是卖点血都要捐点精给医院才能走路了。

最后医院退给我三百多块钱,于是我将三百多块钱打车回北门我的出租屋,在出租车上默默将沈纪媱的电话拉黑。我希望删除电话可以抹掉我对沈纪媱的一切记忆,可是沈纪媱像一个根针扎在我心上,痛不欲生,我想遇到沈纪媱就是我的劫难,前世欠的,这辈子无论用什么方法,总得还。

回出租屋扔掉沈纪媱的所有东西,堕落了几天,幸好受伤了不能多抽烟和喝酒,不然我估计我能用烟头和啤酒瓶埋了自己。又修养了整整小半月才敢出门见人,也准备买票回家。偶尔下楼看见李哥我都不好意思,李哥从那天没看见沈纪媱之后就再没提起这件事。

有些男人聪明的懂得兄弟的私痛,李哥就是,为此我很感激他。

于是跟他道声新年快乐,就装着颗破破烂烂的心回乡过年了。

此刻,沈纪媱坐在我面前叼着银松,我们又如初见,只是物是人非三年了。恩怨早成过眼云烟,有些恨,不管你恨了多久,再遇到总恨不起来,有些爱,不管多爱,再遇到总会云淡风轻。我和沈纪媱就是,我已不再恨她,没爱过,我又怎么敢说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