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成都夜未央

第八章 面试官

成都夜未央 男人顾小北 2587 2013-07-21 14:17:24

  沈纪媱就那么走了,回老家过春节也是一副灰头土脸的样子,我记得年三十晚老爸将半杯子包谷烧递给我,“毕业了有什么打算,是回来考个公务员还是?”

我摇着头,沈纪媱对我的伤害都已经有后遗症了。每天吃完饭都是昏昏欲睡的模样。

我妈磕着瓜子说,“这事儿我们替你做不了主,不过大学毕业了也该边找找工作边找女朋友了。”

我心里暗想,其实父母对我真不赖,从来就没有替我做主过,“过完年还回CD?”

“不回了,我想换个地方。”我喝一大口,卡在嗓子眼差点眼泪都出来了。

老爸端过酒杯浅吖一口,“这酒不是你这么喝的。”

有时候人心烦的时候总想醉一次,可真拿起杯子来发现自己懦弱得对自己都下不了手。我就是,坐在火盆边儿上看着红艳艳的木炭,都要瞪出沈纪媱的影儿来了。

我妈递东西给我,我甚至都没看是什么,“你这次回来不一样,找工作太累。”

“没有。”吃完饭连春晚都没看直接就睡觉去了,我弟弟还在外地上班,都没回家过年,屋里居然就剩二老看春晚,想着都觉得这年过得既委屈又荒凉。

正月初五,我收拾行李准备出门,我妈拉着我非让我带点土特产,路上充饥。我什么都没带扭头走了,我怕再跟他啰嗦一会儿我狠不下心来。

人生就这样,随时会出现断片,上大学规规矩矩上大学,上完大学找工作,可中间出来个沈纪媱将我的整个人生轨迹变得我自己都找不到出路。

初到昆明,才发现春城还在春节的氛围里,街上人烟稀少,一时间拖着行李不知道去哪儿。最后像个流浪汉在街上走了一整天后在青年路后面的巷子里吃了一碗羊肉米线找个小旅馆休息。

小旅馆的床硬得跟棺材板一样,累得躺在上面都像是挺尸,第二天一觉醒来先找老板商量房租的事情,老板是个表面仁慈其实很违心的人,拿着我红彤彤的10张毛老头说“兄弟,刚出来不容易,我就收你1000块钱,租你一个月。”我边点头哈腰表示感谢,心里厌恶不已,这小旅馆这设备估计也不是天天有客来住,在心里问候了一遍旅馆老板母亲后插在裤兜里的一只手已经捏出一层层汗,说实话这现实跟我想象的差太远太远。

兜里剩下干巴巴的五六百块钱,我仔细掂量了一下,这工作不知道多久才能找到,再说每天出去上网应聘来回车费,即便找到工作这工资也得一个月后才能领到,话说我是要在这昆明街头乞讨了。

大年十五老爸给我打电话一番嘘寒问暖后问我干嘛呢,我说正在吃米线,昆明的羊肉米线放了薄荷,吃起来清凉清凉的,真心不错。

话筒那边一时无话,想是他期待的我此刻跟他理想的样子差得太多,第二天收到一条信息卡上多了2000块钱,后来接到一个电话是我弟弟,“别太委屈自己,工作总得慢慢来。”

我就这么把我所有的朋友义无反顾踢出了我的生活圈,在一个于我完全陌生的城市准备东山再起。

某天夜里我在网吧坐了整整一个通宵设计我的简历,把我能吹能侃的优点全部发挥在这份简历上,第二天才睡小半天就爬起来看邮箱,希望收获我一整个通宵的胜利果实。

打开邮箱没想到真的硕果累累,十几封面试通知邮件躺在里面。仔细斟酌挑选了一家换上洗得皱巴巴的衬衫准备去面试。

公交转了无数趟,到面试的地方都已经是中午了,只好买了面包矿泉水等公司下午上班。

“林先生。”我坐在偌大的会议室想面试我的人会是个什么样子,秃头还是啤酒肚还是酒糟鼻。

这声叫唤让我觉得五官清爽,不过为自己六根不净的思想悲哀了一把,总把面试官想得肥头大耳一尊弥勒一样。

真没想到面试我的还是个袅袅娜娜的美女。大部分的男人对美女是没有免疫的,除非你是好基友,而且男人对女人的各种角色扮演更是没有免疫,听得最多的莫过于女仆,不过我不喜欢女仆,就面前这款职场女白领倒是比较喜欢。

铮亮的高跟鞋掷地有声,节奏明朗,短裙到大腿中间,你怎么想都只能说是性感,绝对不会无中生有的觉得长了或者短了。白衬衫开到胸前第二个扣子,若隐若现的效果刚刚好。

我这才抬头,发现她已经做到我对面,淡妆只一个职场女性的基本素养。

美女顺手拿起我简历在面前摆正,微微一笑,“你可以叫我陈经理。”

我点点头,对这样的开场稍稍有点紧张,虽说还是面试了不少,这也不是我的CHU女秀,不过美女面试还是第一次。

陈经理没看我简历,直接上上下下打量了我一番问我,“林先生有何特长?”

说实话我是不擅长于回答此类问题,这个问题的包含性太强,所以导致我自己都不知道该给什么样的面试官介绍哪方面,在这样的美女面试官面前我能说我什么特长。

“我是比较平庸的一个人。”我实在不知道哪方面比较符合这女人的胃口,所以只好轻描淡写的回答了这问题。

“那你为什么来我们公司,我们公司不太需要庸才。”陈美女还是满脸含笑,不过这句话很显然伤了小爷自尊。

“我平庸,不代表我是个庸才,所谓平庸,可以解释为普通平凡,到现在为止没什么大作为,但不保证以后也没有,庸才则是说明这个人已是废柴,照陈经理的推断,显然是一棒子把我打死了。”小爷我真的火了,不管美女了,直接就进行了我的慷慨陈词。

陈美女脸上的笑一下子僵住了,没想到一个庸才能给自己带来这么一番说教。再说作为一个HR猎头,这应该不是一个经常能犯的错误。

陈美女稍稍调整了情绪,然后开始翻我简历,“林先生会抽烟吧?”

我点点头,“会。”我向来直白,如果别人有心来创造一个无烟办公室,我能力再好就不能去做一颗耗子屎搅了一群人的清雅。

没想到陈美女翻箱倒柜似的翻公文包,最后在里面拿出四五只烟来,更可恶的是这四五只烟居然全没有logo,我还不明白怎么回事。陈美女递过烟和一个打火机,“林先生多久烟龄,你能不能告诉我这几只烟分别是什么品牌。”

我接过来,心里默默,居然抽了十年之久,没想到小小年纪就这方面成就比较大了,也不由分说拿起一只点上,深吸一口,辛辣无比,后劲不足,云南威斯。四五只吸过去,有三五,中华,塔山,威斯,玉溪。

要不是之前还抽了两条威斯我还真分不出威斯和三五,三五明显比威斯醇太多。陈美女一惊,“看来林先生功力深厚啊,要是酒量再好点就更好了。这样吧,你下周准备过来复试,今天就这么着,刚才有得罪的地方林先生海涵。”陈美女已站起来递出小手,我也只好站起来礼节性的握握,然后走了。

出门顿觉外面的天空干净清爽。这时才发现刚刚的面包矿泉水根本解决不了问题。肚子一直在唱空城计。只好提着电脑包一路找馆子。

复试进行得异常顺利,陈美女大名叫陈珂,是这边分公司的经理。看着年龄跟自己差不多的陈珂做我上司,心里难免有点小失落。男人都是爱争强好胜的动物。

在路边胡乱找家面馆塞下二两煮得稀里糊涂的面条急急忙忙赶车回出租屋dota,心里装着对未来公司的无限向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