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成都夜未央

第九章 初来乍到

成都夜未央 男人顾小北 2923 2013-07-21 14:17:24

  陈珂办事手段的纯熟干练果断让我刮目相看,实在很难想象这么个娇俏柔弱的身体里到底装着多少能量,所以心里面难免萌生些其他想法,比如陈珂的小宇宙爆发了会是什么样子的。

公司是一个专门销售烟草香料的公司,这东西说起来比较枯燥,此处大可略去五千字,不过谈单签合同大多是在茶楼KTV里面。

公司有些老客户是我这种新人不可能靠近的,一方面是怕措辞不当给得罪了,另一方面经验尚浅,其余公司接头的采购部说不定不喜欢我这款。

陈珂属于那种通吃型的,脸上随时随地挂着微笑让你永远看不到这笑背后藏着的龙潭虎穴。

一个月时间陈珂带着我出入各种茶楼各种KTV,带我见了她所有的客户,真不明白这女人为何对我这般放心,说实话虽初入职场,但是这也算一个大忌,一般都是师傅领进门,修行靠个人,这种倾囊相授我怕有一天我要以身相许来报答陈珂的知遇之恩。

我也果断找个房搬出小旅馆。眼看着这个周末轮到我休息,于是准备睡半天打半天游戏,这一个月下来虽然见识领教了各种面孔,但是属于我自己的客户还是为零,陈珂总安慰我说做这行急不得,客户永远都是需要养,要用真诚对待每一个客户。

这莫名又让我想起陈珂的微笑,这一月下来从没看见陈珂发怒或者不愉快,一个将自己伪装得如此之深的女人和沈纪媱比起来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我又犯贱似的想起沈纪媱了。

刚拍着胀痛的头从木板床上爬起来就接到陈珂电话,“林陌凡,你今天就不休息了,陪我去见个客户,你明天在换休吧。”

上司的安排就是圣旨,我岂有不从之理,只好维诺着应和两声洗脸漱口出门面圣。

辗转找到陈珂都已是六七点,陈珂一袭水蓝色长裙淑女无比,完全没了平时职业套装那种职场女性的女强人感觉。说实话很少看见陈珂换身行头见客户,那说明这客户不是一般二般的人。

陈珂老远见到我就朝着我招手,“林陌凡。这边。”

我一路小跑到陈珂面前,气喘吁吁道,“今儿什么天大的事,你搞不定还要我出马。”

这话当然是玩笑,陈珂搞不定的,我更不用说了,最多就一看戏的。

陈珂一拢耳边头发伸手递个袋子给我。

我打开袋子感动得差点一把鼻涕一把泪,面包和牛奶啊,圣贤早就说过面包会有的,牛奶也会有的,怎知道面包牛奶这么快我就有了啊。

陈珂看我脸色风云变幻,问我不舒服还是怎么了。

我摇摇头,“陈总忒善良了,你怎么知道我还没吃东西?”

“一般单身男人都是这样的,先给你垫垫底,不然我怕他们等会儿集体弄你你架不住。”陈珂微笑着、

一听这话我就有点心理犯毛,看来这龙潭虎穴我非得闯闯看了,于是不加多想撕开面包直接塞。

陈珂说你慢点,他们人应该还没到齐。

身后就是个巨大豪华量贩KTV招牌,貌似叫什么钱柜的,想我这等**二十年前是没机会进这种高端场所的了。

果然,等我塞完面包,陈珂一手挽上我手腕说我们前面逛逛去。

我正为这出奇的举动觉得心里讶异,陈珂微笑着道,“你这身行头是不适合了,我们去前面给你买身衣服。”

我像是完全没睡醒,真不知道陈珂这是要唱哪出。

劲霸,成熟老男人穿的,不好,七匹狼,越来越没水准了,海澜之家,档次太低。陈珂拉着我逛了一家又一家,不断拿衣服在我身上比划,我突然想起另一个在春熙路不断要求我试衣服的女人……

最后在接近八点的时候跳了一身西服,粉色衬衫加一条休闲领带。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觉得人模狗样。我拿着兜里刚领到的两千块钱捏得一手心都是汗,陈珂将我推到门口提着我的破牛仔裤T恤去结账去了。

这身衣服这名字我都没听过,吊牌早被陈珂攒在手里,不过我知道我手里这两千块钱估计只够买其中一件。

陈珂心满意足的样子,在门口拦下出租车将我塞进车里,怕我跑了似得才心甘情愿自己上车。

我坐在出租车后座心里突然觉得莫名其妙的烦躁,在后视镜里看到陈珂在拿着镜子补妆。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总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酸楚堵得发慌。

又回到钱柜,我掏出捏了一路的皱巴巴的五十块给出租车师傅,陈珂这倒是没跟我抢,我找回零钱揣在兜里,陈珂又上来挽着我径自朝大厅去。

我心里犯浑,“陈总,我们这是……”

我话还没说完,陈珂扭头认真的说,“从这分钟你不能再叫我陈总,叫我珂儿,明白?”

我云里雾里地点着头。

刚进电梯,就看见电梯墙上服务员那张看小白一样的表情,觉得那眼神各种可恶。出了电梯,我剜服务员一眼,没想到服务员煞有介事地做了个请的手势,“哥,这边。”我才心里平衡似的朝着他手指的方向朝前。

这种灯红酒绿的地方这一月下来也不是第一次来,但是这次总觉得蹊跷,服务员推开门,没想到一个豪包里面居然黑魆魆的空无一人。我正纳闷,一个巨大的彩带爆炸的声音和一声SURPRISE结结实实撞击进鼓膜。陈珂吓得朝我面前躲,我也下意识护着陈珂。

这时包间里的灯尽数打开,没想到喧嚣如潮的包间里面一下子又安静下来。我环顾四周,齐刷刷男男女女三四十张脸,都是和我年龄差不了多少的同龄人。陈珂慢慢从我面前抬起头来,回头看见一群人,像失散多年的羊突然找到羊群一样,边冲过去一个个拥抱,还不忘大喝一声,你们太坏了。

而几十人的眼睛,齐刷刷都在我身上,像我走错地方了一般。

我正进退两难间,没想到跑过去的陈珂没一个人接住她的拥抱,都看猩猩似的耶了一声。

陈珂踩着高跟鞋走回来,“好吧,隆重介绍,林陌凡。”

直到这时我还是不明白发生了些什么,陈珂有几个姐妹走过来边瞅着我笑边跟陈珂拥抱。那眼神均是不怀好意。陈珂一一拥抱完然后将我领到一个沙发边坐好,这才走上台去,拿起话筒,清清嗓子,“今天感谢各位抽空陪我过二十五岁生日咯,我们不醉不归哟。”

我倚在沙发上看台上的陈珂,白光打在陈珂身上,台下这几十号人像是呼吸都尽量保持轻微,怕惊扰了这位天人,偌大的包间里面似乎就只有一个陈珂。举手投足,笑靥如花。

此时我心里面的结才算完全解开,不过心里面也越来越不痛快,陈珂包装着我参加他的生日舞会。陈珂放下话筒去台下跟其他人寒暄,坐我旁边的几个人举杯示意我喝,我也端起杯子来轻轻碰一下。

我不明白穿牛仔裤T恤为什么不能参加陈珂的生日舞会,心里面怎么也过不了这个坎,便一直郁郁寡欢窝在沙发角落里。

陈珂大概也寒暄得差不多了,朝着我走过来。在我旁边坐下,看我表情问我,“怎么这副摸样。”

“我为什么不告诉我你生日,说什么见客户,还有……”

我话没说完,陈珂端起酒杯递给我,“有些东西我们以后再说,我知道你想些什么,今天要你来,是你刚到这个地方,朋友圈子很窄,他们都是我朋友,让你跟大家认识一下,以后不管用得到用不到,认识一下总不是坏事。”

我只好收起一腔狼心狗肺端起杯子跟陈珂碰,“生日快乐,寿星。”

陈珂双眼眯成一条缝,“谢谢。”

我也一改刚进来的羞涩,和身边几个人慢慢熟络起来。这一下不得了,身边其余人慢慢围上来纷纷朝着我和陈珂敬酒,陈珂虽然各种推辞还是挡不住身边朋友热情,各种理由满天飞,这一来二去下去就是几十杯,“有男朋友了不给我们介绍,该罚。”“你们是不是该喝个交杯啊。”

陈珂早已喝得满脸绯红,他的朋友上来敬酒也不再回绝,举起杯子一饮而尽,这股子纯爷们的劲儿变成陈珂最后将自己灌成一滩烂泥。

时间早已到午夜,陈珂的朋友也慢慢散去,偌大的豪包里面剩下陈珂的几个铁杆和我。几个铁杆上前跟我说,“林模范,珂儿交给你了,我们先撤。”

几个闺蜜一走就剩下我和陈珂,陈珂早已在沙发上睡得都已醉生梦死了。我扶起陈珂到前台结账,前台告知账已经结过了,我只好无奈地一身斜抱着陈珂,一手拎着东西拦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