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成都夜未央

十一章 同事赵敬之

成都夜未央 男人顾小北 2632 2013-07-21 14:17:24

  赵敬之接头的客户是一个妖娆无比的女人,这种女人怎么看怎么不像一个大公司做事的主儿。

毕竟是我财神爷,所以再怎么看不顺眼我还是得厚着脸皮敷衍。

没想到这女人也不是省事的主儿,我刚介绍完我的公司,妖娆美女站起来要跟我握手,“你好,请问赵敬之先生怎么没来?”

我接过她递过来的手浅浅握了一下,“赵先生今天抱恙,所以只好由我前来跟小姐谈谈我们合作细节的问题,还不知道怎么称呼。”

“不敢当,我也只是个助理,今天只是过来参详合同,更多细节问题还需要上面跟赵总沟通。”妖娆女人边说边递名片给我。

一口一个赵总还不知道赵敬之这孙子塞了多少好处。我随便瞟了一眼名片,连名字都没看清便开始从电脑包里面找合同。

直到这时我才发现,坐我对面的女人面前放着杯水,而我自己居然水都没顾得上要一杯。

我瞅一眼放在一边的名片,谢敏君。我去,这名字真是土得掉渣儿。

“谢小姐喝什么,今天我请。”我牵强地挤出一丝笑挂在脸上,多半不会太好看,强迫出来的东西总有它的弊端存在。

谢明君拿过合同,面无表情地瞅我一眼,“不了,谢谢陈先生。我还要赶回公司交差,以后若有机会我请陈先生。”

我心里正纳闷他怎么知道我姓陈,谢明君早已站起来准备朝外走。这时我才发现这个XX公司的高级助理,确实有几分姿色,短裙黑丝,波浪卷发,唇彩也将两片唇渲染得娇艳欲滴。我还在暗想至少也得是支美宝莲才有这效果。本来就一米七的身高再加上十公分的高跟鞋,让一个正常男人看了总有点想入非非,何况身材也着实不错。

我这还没意完,谢敏君已走了,留我在桌前坐着发呆。

下午回公司正好碰上赵敬之在陈珂公司有说有笑,我一不小心推门进去,陈珂的笑立马僵在脸上。我赶紧将头缩出来。赵敬之扭头看见我,“小林,听陈总说你给我送材料去了,真谢了啊,兄弟,改天我请客。”

我这才走进去,“赵哥哪里话,小事一桩,以后还需要赵哥提点呢。”

赵敬之哈哈一笑,“说笑了,陈总亲自传授,那还需要我提点,还望兄弟以后让着我点才是。”

文邹邹的赵敬之和那笑的确让我反胃了,赵敬之倒也识趣,“你有事找陈总,那你们先聊,我就不打扰了。”

赵敬之说完径自走了,我在陈珂办公桌前抽张椅子坐下,“材料我给送过去了,晚上有没有空,我请吃饭,有点私事我们需要沟通沟通。”

我说得一本正经,陈珂狐疑地看我半晌,“什么事?”

“晚点谈。”

我正准备起身,陈珂叫住我,“那现在也差不多可以下班了。我们走吧。”

我实在不知道该请陈珂上什么样的地方吃饭,想想钱包里面就那么千多块钱,还有后半月的生活费,思前想后,一老爷们不能为了面子委屈了自己后半月的肚子,所以狠下心带陈珂下苍蝇馆子。

挑了好半天才在街边找到一家勉强能够接受的,刚坐定陈珂就问我想跟她说什么。

“前天你生日我都不知道,没给你准备礼物,为什么还给我买衣服。”我端着茶水问陈珂。

“你刚到这个地方,有些东西……哎,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喜欢给别人买东西,比给我自己买东西感觉舒服。”陈珂正眼都没看我,一边摆弄手里的茶杯,一边像是喃喃自语。

“陈珂,上班的时候你是我上司,下班我还是叫你陈珂吧,那个那套衣服多少钱,我下个月还你。”我很认真,每个男人多少有点底线,陈珂不知道我的底线在那。

陈珂这时才抬头认真看我,“林陌凡,从我面试你那时候开始我心里就已经设定了一些东西,我当然没能力设定别人的人生,不过我要说的是我想的那些东西,可能只跟我自己有关,我觉得你是个有这方面能力的人,所以这个月来我才愿意把我所有会的东西都想教给你,我也想你有我这些朋友,有一个属于你自己的圈子,那衣服是我送你的,不过不是白送,你差我一件生日礼物我是要的,还有这顿饭是你请我,不是我请你。”陈珂说完调皮的笑笑。

陈珂这么一说我心里反而舒坦,“那你要什么礼物。”

“等会儿我们吃完饭你送我回去吧,我们不坐车,走回去。”老板端菜上来,陈珂边递筷子给我边说。

女人都是无厘头的动物,我都懒得去想陈珂对我好的理由,更不会孔雀到拿陈珂喜欢自己这么肤浅的东西搪塞自己。男人有些蹬鼻子上脸的理由有时候会害苦自己。

陈珂吃得很少,不知道是饭菜不对胃口还是心情不好,好像有什么心事一样,我也懒得多管,怕问出来的东西是我不想知道的。

从来没时间理会身边匆匆而过的行人和这个城市的烟火,忙忙碌碌差点让我忘记了来这的目的,要不是陈珂的无理要求也许直到某一天我离开都不会记得昆明的夜是什么样子。

很多河边都种了樱桃树,没想到这阳春三月樱花早已开成姹紫嫣红,名副其实的春城,还颇有点落英缤纷的味道,午夜的街头行人稀疏,倒是车来车往奔赴不同的战场。

陈珂像个小女孩,蹦跳着走在前面,而且是毫不陌生似的将她满是化妆品的包给我提着。

“林陌凡,你为什么来这里。”陈珂停下来问我。

“不知道。”我在口袋里找烟,这个问题就像一剂强心针,让我一下就苏醒过来,一下子就想到沈纪瑶。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沈纪瑶已经成了我心头的一根刺,提到就痛,拔不出来,却早已入木三分,也许是我未经世事,所以对沈纪瑶的点点滴滴记得如此清晰放佛就在昨天一般。

“你在想什么,可不可以给我一支?”陈珂走上前来我嘴上夺烟。

我扭头避开,将早已捏在手里的烟和火递给她,我需要保持一颗能够思考的大脑,尽量和沈纪瑶保持距离,办公室里面的那些艳遇,成则皆大欢喜,败则两败俱伤,那种结果都不是我想要的。

陈珂出奇的平静,轻轻点上一支烟,然后走到前面的石凳旁说我们坐坐吧。

我也走得脚软,便跟着她坐下来,路灯光透过树缝打在地面,斑斑驳驳。两人吐出的烟飘到路灯光里形成一层淡淡的薄雾。谁都没有说话,都盯着薄雾发呆。原来我们都是有心事的人。

“昨天赵敬之说他喜欢我很久了,他可以等,你说好笑吧。”陈珂看着黑色的树影哑然失笑,我真没发现赵敬之的表白有什么好笑的。

“那他昨晚叫你出去就是跟你表白来着。”我问陈珂。

“不是,确实是公事,就是你今天去送材料这家公司,你也看到了,四百万的单,赵敬之也算新人一个,所以这种单子不能挂在他头,我去算是帮助赵敬之,公司也有些考虑。”陈珂吸完最后一口丢掉烟蒂,烟蒂在暗黑的路面燃成一点猩红,像野兽的瞳。

“在哪之后他订了饭局,就我俩。”陈珂一直仰头看天。

“你来这个城市肯定是别的地方有你不想想起的人或者事,像我。”陈珂回过头来,陈珂面容是模糊的,不过我看见陈珂闪亮的眼睛。在夜里有些东西在涌动发酵。

我又在包里摸烟点上,实在不想再谈某些问题。

我说走吧,我送你回去。

陈珂站起来,还是走前面,突然发现眼前这个陈珂背影是如此疲惫不堪。有那么一秒我甚至有一种冲动上前抱抱她,但这种想法在下一秒就被扼杀了,引火自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