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成都夜未央

二十五章 男小三

成都夜未央 男人顾小北 2475 2013-07-21 14:17:24

  我接到一个陌生号码打过来的电话,那边说是王总,可我想了半天还是没想起来那个王总,突然之间灵魂出窍一样想起沈纪瑶的姘头来。

“王哥,你说,啥事?”我这边唯唯诺诺。

“小林,咋俩抽个空喝喝茶,谈谈你那合同细节。”

我心里暗想这姓王的那么注重这事么,一般情况下这种人物是神龙见首不见尾,怎么今儿个居然要自己出马而且点名要我去。

我答应了,咱们赤脚的从来就没怕过穿鞋的,心里早就暗自盘算这王姓的王八蛋会不会给小爷下什么套等着我钻。

下午给沈纪瑶打了个电话说他姘头约我喝茶了,沈纪瑶倒是平静异常,懒懒散散问我,“他今儿个怎么有空约你喝茶这么闲。”

我问沈纪瑶,“姓王的很忙么?”

沈纪瑶嗤一声,“忙啊,忙着应付他身边的各种女人,当然除了他老婆。”

我没想到的是沈纪瑶这种尴尬的角色为什么还吃这种醋,更让我感兴趣的是他的老婆,我想这世间总有些奇女子,不问江湖出处,男人在外怎么乱搞都OK,就是别带回家里来搞。而自己就在家守着四壁,或相夫教子,或打打牌,有事没事心情不好就相互带绿帽子,带完了觉得即便离婚自己还是一无所有并且一无是处,所以到最后绿帽子各种带,就是不离婚。

沈纪瑶问我,“怎么不说话了,你在想什么呢?”

我说没想什么就挂了电话。

和老王的见面我如约而至,说实话要不是先前我对这人了解这么多,我还真打心眼里喜欢跟这种人打交道,看样子也就三十好几,开着路虎。坐在我对面谈吐优雅,甩手就是两包九五至尊扔在桌上,看这架势就要跟我谈上很久。

我兜里的软云都不怎么敢拿出来,也是,你说这百十万的单子再坏我也应该买包假中华来应付一下,可我偏偏就是这么不讨喜的人。

老王是个有头有脸的人,所以都不用给我散烟,自己拿起一根点上,然后开始看我,直接看完手里的半支烟才说,“小林,不错啊,这么年轻就挑你们公司大梁了,我在你这年龄还背着破电脑包满大街找业务呢。”

我也软嗒嗒从兜里掏出根烟点上,”王总谦虚了,都是大伙捧场看得起,顺手给碗饭吃罢了,不然你说我早就混不下去了。”

老王嬉笑着,“那咱说正事,也不相互夸了,这么夸来夸去也夸不出来业绩。”

我点点头。

老王把合同给我,然后把笔递给我,“在上面签个字,看兄弟也是耿直人,完事了把你们公司的相关资质给我复印过来,过了年二月份开始供货,有没有问题,当然把关这块你知道的,你就自己看着办了。”

我没想到姓王的这么爽快,拿过合同边草草看了一下,边点头,然后签了字算是完事,就这样百多万的单子最后居然是牺牲了我自己陪沈纪瑶滚床单给滚出来的。

“瑶瑶说你是她特铁的哥们,所以这个忙怎么说我也得帮。”老王才丢了烟头又点上一根。

“你知道男人这东西都是在其位谋其利,这个你应该知道,对于瑶瑶我不是很了解,也是一个比较好的朋友,所以小林,你明白?”

我点着头,不知道老王到底想表达什么东西。

老王又开始看我,说实话有那么一股子冲动我真想站起来朝他吼起,老子脸上又没长花你看什么劳什子。

老王接着又说,“其实有些事儿搬上台面真不是什么光彩事儿。不过生意归生意,交情归交情,有些种群的关系不知道你了不了解?”

我心里暗自思忖,这老王今天多半不是找我签合同那么简单,如果他发现我跟沈纪瑶的私交,大可不必跟我签这份合同,这话里有话,针锋相对的态势分明就是想告诉我什么,总是藏着掖着的。

“愿闻其详。”

“我喜欢看动物世界,狮子老虎,还有蟒蛇,都会画地为界,一般情况下都会互不干扰,每个雄性动物都会有自己的领地,都不喜欢别人过多涉足……”老王还是说了这锤子道理,这在我听来就是无稽之谈,可从这老王八蛋嘴里说出来就是觉得恶心无比。

其实绕来绕去半天就想说沈纪瑶再怎么下贱还是他关在笼子里的金丝雀,被我这猫盯上总不是什么好事,所以就沈纪瑶用什么方法从老王哪儿得到合同我暂且不管,问题的关键是老王怕我爪子痒,抓伤他的金丝雀。

“呵呵呵,王哥还是性情中人,明白你意思,我跟沈纪瑶,没她说的那么好,泛泛之交,刚好是朋友,听说还可以走走这关系所以用上了,若不是这样,今天恐怕没这个福分跟王哥在这拉家常了。”我皮笑肉不笑,看在哪一百几十万的份上,不然我可没这么文邹邹,低三下四的犯贱。

老王笑了,看起来笑得很开心,要是他知道沈纪瑶不但三年前就躺在小爷的床上,就我们在茶楼这会儿还躺在小爷床上,估计老王也不太笑得出来。

老王喝了口水,“我晚上还有个局,你要不跟我一起过去,要是你不方便就自便了,我得先走了。”

我这还没回答,老王已经走了。我坐在茶几前抽完烟,上前台结账,服务小妹说刚刚王总已经签单走了。我收起那几张毛老头提着合同开开心心回公司了,这年底的最后一季度,工资年终奖总算有着落了,心情舒畅无比,我总觉得该找个人来庆祝庆祝,可冷不防最后想到赵平成,所有好心情一下子没了,只好等完公交准备回家再去找李哥喝一壶。

李哥看到我那是正常不过的事情,可看到我身后的沈纪瑶下巴都要到掉了。沈纪瑶依旧亭亭玉立,沈纪瑶满脸含羞,“李哥,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看不出李哥脸上的表情是喜是悲。

我估计等会儿喝高了他又得给我唠一磕。沈纪瑶再不像以前那么大大咧咧,而是小心翼翼,小心翼翼替我倒酒,小心翼翼夹菜,小心翼翼说话。

李哥看样子也不好问沈纪瑶这些年到哪去了,只劝沈纪瑶多吃点。

话说连我都不想知道她去哪了,李哥更是没必要冒那个险。

沈纪瑶穿着风衣拉着衣服前襟坐我旁边,李哥是喝大了,开始数落起我来,我倒是习以为常,不过沈纪瑶听得蛮认真,沈纪瑶想从这中间听出这三年,我还花着多少心思在以前那个得不到的她身上。

沈纪瑶扶着我回去,刚进屋我就一头钻进卫生间,然后抱着马桶吐,吐着吐着我发现我眼泪跟着流。我不知道为什么心里那么难过,为什么简简单单遇到一个沈纪瑶而已,却不愿意认认真真呆在我身边,天南海北三年后,却以别人小三的身份回到我身边,而现在沈纪瑶躺在我床上,我却成了沈纪瑶的小三。

沈纪瑶拿纸进来给我,看我抱着马桶的一副怂样,什么都没说,居然蹲坐下来抱着我,一会儿稀里哗啦哭起来,居然哭得比我还响亮,比我还豪放。让我一时间丈二和尚莫不着头脑,我心里暗想沈纪瑶真该去做演员,这他妈演得太真了,真到我无地自容。原来我刚才所做只不过是给她铺垫的前戏罢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