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药言

一章 神秘药引

药言 水果A 2262 2013-05-25 21:10:56

  听说过碧落庄的人说少不少,可是没有人说得清,因为没有人进去过,也许有也不在人世了。碧落庄的位置并不孤僻,山脚下,环抱它的陈庄和夏家村都是富庶而且最接近世外桃园的地方,其中不少人亲眷在朝为官,亦有不少被封了疆田,又欺近利市,所以有人猜测,想来这碧落庄也是富甲一方的好处所。他们的猜想,无非来自于山脚下能见度不高的亭台楼阁,和些许珍奇植株,却也不是没有道理。

甚至有人论断,这碧落庄的主人曾经是为名仕或者朝庭显贵,来到此斡旋以享清欢,莫衷一是,却最终都不甚了了。

村民而他们的庄主,其实只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人,青衫磊落,偶尔粗布蓝衫,一日三餐均是寻常人间烟火,经常望峰息心,偶尔也来一段剑舞。

而昆城的陆府,某个身影,只能在悉获一丝光影的灯下,用一根银针挑开了信纸,了了数行,一眼尽然,没有一丝犹豫就丢到灯焰上,嘴角噙着笑容绝对是讽刺不是赞赏。

“皆是庸人,看来,须我独自走一遭了。”引了引灯,火苗顿时亮了许多,走过玄关的时候看似随意地反转了旁边的衣柜把手,却是另一面格子柜,上面是几只玉制成的瓶子,铜钱,匕首和一只圆形古怪的器物。想了想,放下匕首。

抓起桌上的包裹,破窗而出,真个过程说得上是行云流水。

这个杨听川、杨宗主,不要让人太失望才好。

陆冕琛一点也没有夜奔带来的紧张感,也没有丝毫觉得自己府邸还要跳窗子有任何不妥,只是提起气劲快行。

似乎有什么朝着宿命的甬道滑落,以一种他需要引以为意的态度。

“师父。”陈寒三步两步跨过白玉阶梯,进入青衿殿,见师父正在闻他的鼻烟壶。

“师父。”陈寒抱拳,半跪着道:“唐耽和夏云泉,李龙祯都在路上了,隔宿到一个驿站,换马分道扬镳。”眼看师父心情不错,可是还是完全没走岔路,他可不想得罪那满腹心事的老头。

“恩,不错。”杨听川放下了在手中摩挲已久的翡翠鼻烟壶在案台上。紧紧这鼻烟壶,识货的人见了怕是要惊叹,这可是翡翠中的极品,通体水润明莹,色彩碧绿,堪称“阳浓正匀”的巅峰,或可帝王相比堪。当然这陈寒不懂,即使懂了,他也不敢多看上两眼。

“陈寒啊,你拜在我门下多久了。”杨听川没有看着眼前的人。

“十年零七个月多。”陈寒仍然不敢抬起头,补上一句,“师父哺育教诲,恩重如山。”

杨听川眼神回到弟子身上,“陈寒,不是我偏心,其实这一次世俗中行走,本来想叫上你的,我知道你很想出去的,年轻人,总还是喜欢热闹和新鲜的——”

“你的师兄们,其实也是任重道远……”杨听川意味深长地瞄了徒弟一眼。

“弟子知道!弟子学艺不精,不敢远行累于师父……”却被打断“你小子又没弄明白我的意思。”杨听川摆摆手。“这虽说是找药材,但是上天入地,珍奇药常在酷暑严寒等不毛之地,并不是想象中那般易与,而市面上的好药往往落在帝皇宫廷之内,也不是那么容易取得,一个不留意,很可能处于劣势,身陷险境。”

“你暂时还是负责他们的消息吧,一月一书,吩咐他们不要忘了。”杨听川从青衿殿的紫檀椅上站起来,信手扶起徒弟,二人偕行出了青衿殿,正是边议论边走向千红斋,一路彩色石子铺成的道路,两边盛开的鲜花,美轮美奂。“我把天香堂赏赐给你,意下如何。”不知为何,杨听川抛出这么一句话来,顿时陈寒惊得一身冷汗。“师父。。师父,这,弟子惶恐!”杨听川满意地看了一眼小徒,过了一阵子,挥了挥衣袖,“无碍,这个你也当得起。最近练功很是勤快,帮着我里应外合,也算是有功劳。这就赏赐给你吧!”

“多谢师父。”陈寒有些面赤,显然是兴奋异常,这个谢自然是发自内心的了。

当然这番赏赐是受之金重,却之不恭,陈寒的态度,算是刚刚好了。

两人说话时分,见一个窈窕身影,施施然走向这边。

“……师姐。”陈寒问候了一句。那女子浅笑不在意“陈师弟。”又笑道,“父亲好大的手笔,一份礼物就是一个天香堂呢。”

碧落庄之所以称得上是一个庄,自然占地面积比起一般的村庄不遑多让,翠竹成荫,桃红柳绿,这是外围人的观感。而庄主杨听川的设计则是根据风水忌宜把它八卦的风水宝地,并且还执着地让山上四季花香,春兰秋菊夏芙蕖冬天的素心腊梅,单是这荷花,便是有蓝墨色的稀奇品种,浮于水上,亦幻亦真。

而女儿住的千红斋,则真的是姹紫嫣红,芍药,罂粟,牡丹,合欢,晚香玉,以及高个儿的海棠,木棉,各种层次红色的依偎。

天香堂,也就是赏赐给陈寒的这一座,也是匠心独运。四周的假山流水,构成了山环水抱,坐北朝南,南方正是那古意的清欢亭,红栏杆上的金粉题字正是“远嫌避怨人间喧脑闹,我自以清为欢”傍晚时分,莲池升起淡淡的雾气透过夕阳的血红,成了淡淡的粉红,煞是好看。

庄内,除了青衿殿和抚子殿的台阶是和田玉以外,其余都是汉白玉,虽然有所不及,也算得上是弥足珍贵了。陈寒在自己的讶异中已经走进了天仙堂,抚摸着黑檀门口中喃喃不知所语,杨听川召回女儿,笑笑离开了。

杨柳仙白衣胜雪,外延又着了件薄如蝉翼的黛蓝色纱衣,一根银色丝带约束出纤纤蛮腰,加上她丽质天生,不可不美。

杨柳仙侧首回望看了一眼陈寒,道:“您这是让我吃味了,爹。”

杨听川捋捋盈寸胡须:“弟子便如骨肉一般,日后还多有用他之处。给他的自然没有你的好,何来吃味?”

不说这个还好,说到这里杨柳仙眼眶一红,:“爹,你把唐耽赶走在外边吃苦受难,这小子却无端地捡了个便宜,在这里享清福!”

听到女儿说起情郎,杨听川道:“唐耽的功夫到家,本身也聪明得多,为人恬淡却心细如发,我要的东西,虽然叫了几个人出去,估计最后还是他拿得到最珍贵的,来日方长嘛。”

李龙祯,夏云泉也是村庄里的佼佼者,否则也不会被杨听川单独提携成为内室弟子,但是无论是天资还是为人,和唐耽相比都有不及。在杨听川自己看来,唐耽可是有半个自己的本事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