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药言

十四章 潘宝意(下)

药言 水果A 3456 2013-05-25 21:10:56

  “兄台,你开口侮辱家师,我们心中有怨,但想必也是有些纠葛仇怨,这世间是非对错很难言明,而师父行为,我们只是膝下弟子,除我之外,还都是外门。。。。这恩怨始末,牵扯到我们,似乎远了罢。”

李龙帧沉住气,跟着陆冕琛走出了月水轩。

“那你们想不想掀翻我?”陆冕琛牛劲窜上来,甚至拿着匕首,“温柔”地在几个喽啰面上比划,目的就是为了激怒他们,吓得这几个人哇哇乱叫,李龙帧还是无动于衷。

“我们学艺不精,斗你不过。”李龙帧叹了口气,看着自己腰间比陆冕琛长几倍的剑,他知道斗起来这东西根本不如对方的小匕首顶用。

“啧啧啧啧。”陆冕琛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李龙帧,没想到你还是位君子啊!~”话中极尽讽刺的嗤笑,说着手却轻轻拍了拍对方的肩膀。李龙帧顿时感觉一阵剧痛,一阵汗珠砸落,仍然是咬着牙不吭声。让原以为只是不把手下当回事的陆冕琛有些意外“这倒麻烦了,如果真是条汉子,留着你,不是给我自己使绊子吗。”

陆冕琛只想着对方一拥而上,自己给他们个个来点残缺也就罢了,这些人烧杀抢掠的恶行足够砍下脑袋了,陆冕琛这么做不过分,然而没想到对方这么软蛋,还一副准备好卧薪尝胆的脸谱,顿时没了着落。

“行了,这样吧,都给我站在这里吧。”陆冕琛的匕首滑落衣袖,双手如玉蝴蝶一般,几人登时被封了穴道,每个人被他拨弄出一个奇怪的姿势站立在月水轩门前,轮到李龙帧时,陆冕琛没有让他过分难看,只是以常人站立的姿势封了穴道。

江湖中人,比庙堂中人更注重面子物事,这样的行径,算得上极大折辱了。

“回去定告诉师傅,杨听川的弟子尽是一群没有血的。。唐羲和不算在内。”陆冕琛心中暗道。

“小姐,他们真的一动不动了?!”紫蓝一声娇呼。

陆冕琛和李龙帧等人出去月水轩也在不远处,是以靠着窗的紫蓝和钱玉瓣给看的一清二楚。

“想不到,这位公子看上去弱质,却有这样的身手本事。”钱玉瓣看着陆冕琛那一桌,菜几乎被他吃的干干净净,银子却是早已留下了,只多不少,看来事先早有准备。

“姑娘,你家的菜不错,以后我会常来的。”一不留神,陆冕琛又像游魂一般潜入了月水轩一楼的饮食大厅,笑道,顿时钱玉瓣和紫蓝吓了一跳。

幸亏今天月水轩出奇的生意停滞,外客不进,否则就这闹鬼一项,生意也是别想做了。

看着二人面上凝滞,陆冕琛笑道:“不用介怀,陆某有钱,当付得起。另外我想捎些桂花酒回去,倒要偏劳了姑娘了。”眼睛却是瞟向紫蓝。

“诶,我去。”陆冕琛此时的眼光自然是极尽柔和旖旎,紫蓝也是觉得毫无压力。

“姑娘。。。见过我?”陆冕琛没有回头,紫蓝走后,他抛出了自己的疑问。

“有一日我在阁楼上远远得见一眼,公子在卦摊上写写画画。”钱玉瓣叹了口气,没想到这点小事也没能瞒得过他,但这遗憾之中更多的是兴奋。

“原来如此。是你啊。”陆冕琛笑道,手指触到胸前,那画卦的纸张还在,此时却是保留着大师兄的墨迹了。“我对自幼家传学习的气功,对气息比较敏感,姑娘对我的言语不必太挂心。”陆冕琛可不想给人造成心理上的负重。

“母后,这都是赏赐给您的。”

罗和密命人抬进内室一只又一只的箱子,里面全是珍贵的物事。

“皇上就是太念着我了,也当匀一些好物给其他嫔妃才是,也免得被说得宠命优渥,排挤后宫。”说话的真是孝和贵昭皇后,虽年过四十,但仍是看起来如同二十多岁的少妇一般,面容鲜嫩的像一株植物,仿佛要青翠欲滴一般。而那十指不沾洋葱水的秀丽,更是难描难画,指尖套着长长的黄金指甲套儿,如富贵的花开牡丹,雍容沉淀,倾国倾城。

“谁敢?!”坐在紫檀桌旁的罗和密自豪地说:“谁不知道,这专宠还是您啊,那些俗艳的后宫粉黛怎么萤火怎能与母后这般日月争辉!”

“你这孩子,嘴比蜜甜,心中不老实。”只见皇后摇摇头,华丽的凤冠金光闪耀,片片金鳞闪动,煞是好看,这罗和密却也不是所言尽虚。

这孝和贵昭皇后,正是当年潘姓宰相的女儿,当年杨听川的妻子。

“母后,这番红花和三七花是好东西,您要是不是很爱,我像您讨了去。”罗和密眼睛狡黠地眨了眨他看着三七花有数百年的年份,头数很多,而柄又正直,干度正好,清洗的十分洁净也没有伤及表皮从而致使药性流失。

“拿去吧,这孩子,直接说我也不是不给。”孝和贵昭皇后清心寡欲,对于物质没有特殊喜好,当即就要给儿子。“我见那倩倩气血也不见好儿,正好给补补,给自个人,也不算是外送了。”

“是,儿臣在这您臣媳妇儿谢谢了~”罗和密狡黠精明,却是清淳年轻人的心性,这会儿想着从娘亲这里挖一点东西,却也是给心上人的。

“罗和麦最近都没有见到,他却是到哪里去了。”

这罗和密,罗和麦都是皇后所生,罗和密为人精明会处世,对待亲近的人也不乏有情有义,而罗和麦古怪固执,经常闯祸,是以皇后经常心中对他放心不下。譬如上次,他喝醉酒摸到了覃妃的寝宫,这消息却给走漏了出去,弄得皇后脸上无光;又如他突然在摩雅国和本国使者会谈,谈判相处的时候,忽然向对方发难,攻击对方使者,并将手中酒向对方泼去,后来据皇帝质问下说,就是和对方看不对眼儿。所有人都无语了。

“罗和麦没有乱走动,父皇已经让人私下盯梢了他,一有异状便出手制住。”罗和密叹了口气,心中有些为这个弟弟难过,但他也知道,父皇已经是看在母后的面上才接过的,否则关禁闭和受处罚都是少不了。因为这罗和麦在古怪固执之余,还十分阴狠,是以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举动。

“这样。。。。也好,免得他惹是生非。”皇后心中痛苦,眼眶顿时红了一圈,毕竟是自己儿子。但是不可能放任着他一再为害内外“小时候在身边关照的少了。麦儿才会如此乖戾偏执。。。”忍不住生出自责来。不由得朦朦胧胧之间,想起自己入宫之前,还有一个女儿,不知道她现在过得如何。。。。

“她都收下了?”一身金黄色龙袍的皇帝批阅奏折,手不停笔。

“这。。。是由三皇子押着进去的,出来时两手空空,哦不,只有一个包袱,想必是收下了。”

也是他对待皇后才是如此,竭尽所能地输入,对方经常还不领情,拒之门外被退回,以至于他总是要派人确认皇后收下,才能够安得下来心处理公务。他待皇后的好,自朝廷到内院都是知道的。

“恩,那也是差不多了。你传三皇子进宫,朕有事与他商量。”

“臣遵旨。”那个青衣小太监恭恭敬敬退下,不到半个钟头,满头大汗的的罗和密出现在大殿之内。

“儿臣。。儿臣叩见父皇。”罗和密还在上气不接下气之中,已经“扑通”跪下了身子,龙椅上的焕轩皇帝左手虚空一引,示意他平身,右手仍旧在写写划划,可谓是有效率。要知道,当年能凭五皇子而不是大皇子和太子的身份坐上皇位,他也是有些功夫的。

“罗和密,你还是这么性急。”

“是。。父皇,儿臣日后定当注意戒骄戒躁。”罗和密脸上露出一丝苦笑:“母后东西收下了,我问她讨了一些过来。”说完小心观察父亲的颜色,发现并无异状,松了一口气。对于父皇,还是不要有丝毫隐瞒来的好。

“恩,她给你便是你的好了。对了罗和密。。。。我这有几份奏折,看着蹊跷,你也看看吧。”焕轩帝直接把奏折扔下去,罗和密恭恭敬敬地捡起来。

“。。。。兹原朝庭丞相月关君,假借退隐市朝,广置田园,埋设心腹,朝廷之内。。。。意欲谋反,当。。。。抄斩。。。?”罗和密读到最后,汗涔涔变成了汗如雨下,“父皇,这。。。这谋反事宜可不是儿戏,也不能就轻信了的。”

“这朕如何不知?”焕轩单手支着下巴,若有所思,指着案子上一叠奏折:“这么一批都是举报此人谋反,你可以随意拿去看看。“

谗言三至,慈母不亲。何况是个和自己没由来的人,焕轩此时心中深沉如水,倒是大半相信了谋反。

“这。。。”罗和密捡了两份奏折,再打开看,心中一凉。好家伙,感情这月关君的名字上都作出了文章,“月”“关”在一起便是帝王家自称的朕字,而君,自然就是君临天下的君王之相,这谋反甚至溯源到了祖辈。罗和密目瞪口呆,但是他面上的表情却是愤怒,痛楚,和质疑,这让焕轩心里还是比较中意的。

“朕的意思,是先把这月关君给扣押下来,你意下如何?”

罗和密知道这虽然只是父皇随口一问,但这隐隐地,竟是要自己参政议政了。

“父皇英明!这。。。。月关君虽然死罪未定,但是活罪难逃,倘若他生有异心,不投入狱中,怕是父皇会危险。。。。”罗和密脸色定了定,犹豫道。

“这位月丞相,是先皇的人了。我忽然拿下他却是唐突。”。

“这事容易,您让司空大人和司马大人去抄家好了。。。。当然不要真抄。。。。倘若是冤枉,那就。。。。”罗和密脸上露出惋惜的表情:“先放出抄家的声势,静观其变吧!倘若月关君仓皇出逃,那么。。。。就押下。”

毕竟这是无凭无据。

“恩,这个法子倒是可以。罗和密,你可比你那弟弟强多了。”

“父皇。。。罗和麦稚拙不明事理,还请不要太把囫囵小子太挂心。”罗和密听到说弟弟的事,连忙圆了一下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