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药言

二十八章 无头病

药言 水果A 3263 2013-05-25 21:10:56

  “唐耽,你没事吧,不要吓我!”杨柳仙惊得连凳子都一声“咣当”摔倒了。

“唐师弟。”“师兄。”陈寒和李龙祯也不难看出,唐耽这伏在桌上的模样是在苦苦支撑,否则,他意志稍弱,则会十分委顿,似一滩烂泥瘫倒下去了。“。。。。水,水,我要喝水。。。。”唐耽终于支撑不住,面容扭曲,

虽说是杨听川先瞧出了问题,但是杨柳仙显然更是关心情切,说完就要上去安抚关怀,杨听川用一只手就拦住了女儿。

“奇怪,你是什么邪火攻身,怎么瞧不出问题所在?”杨听川拿过唐耽的一只手腕,脉相稍微细滑,都说春脉如弦,夏脉如沟,宏盛,这是仲夏,却得了个四季长夏的脉相,但脉理这也不是问题所在。而唐耽显然面色痛楚,如堕炼狱,貌似却是害了热病,以左笑靥下西北乾位殊为红赤,一时间,偌大一间青矜殿的几人都算得上是医师顿时束手无策。

“陈寒李龙祯你们去着一些大黄,黄岑,黄连和蒲黄。”杨听川见鼻部火烈,便断定是肺火最为昌盛,又补充道:“多配伍一些.葶苈子来,最好加入那西藏羚羊角入了。嗯,仙儿,快给你师兄烧些水来。”杨听川探寻了很久,仍然是皱着眉头百思不得其解,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唐耽越来越辛苦,“回房休息吧。”杨听川躬亲相送,受宠若惊,可当下也只有眼睁睁地受了。

山命医卜,皆脱胎于易。杨听川也粗通易理,但是得不到其精要,倘若这医治的人换成陆冕琛,便大有不同了。他大可以指出,离宫白,宜施道术。左笑靥下,乾位处飘黄,求禄得禄,求仁得仁,莫不是大好的一场际遇,干脆无为静观好了,其实弄这些劳什子药,根本用处不大,说不定反而坏了好事。正是如此,唐耽原来和那王石三交手一通,这王石三以能够把丹田颐养的金光灿灿的金丹入门修为,又活了二百多年功力又强过唐耽何止数倍?唐耽在急智中未按照常理出牌,竟然在闭关醒来的王石三手下走了几招毫发未损。这王石三并不是宽厚如石佛,但也不是杀人魔王,见到后生如此良材美质,便生了爱惜的心思,当下之间包含真气从要穴灌注。

唐耽的气血就在那个时候发生微不可见的变化,他自然也不知道王石三轻轻顺了一下自己背部的时候已经拂了自己的几个穴位,而筋脉运营则是徐徐图之,不到一天的时间里却是发作了。却不是病痛,乃是将唐耽的筋脉都冲散开来,此时,正当是体内阴阳**,水火兼容之时,唐耽本身的功力修为当去杨听川甚远,却遇见王石三这样的金丹修道的人物,一场交手和对方有意识的真气导入,居然让他硬生生的从不是修道的体制直接要冲击筑基,若不是唐耽的体质异于常人的坚强,恐怕就要命丧黄泉!

学武之人,十年功有时不如一场恶战。当唐耽还在碧落庄为涉足世外的时候,也就是师兄妹之间的切磋嬉戏,而这一趟远足,先是和武林中赫赫有名的“刀枪剑林”林仲谈动了手,随后,便和其余几人住在一处,进步飞速;再就是湖光一行,虽然没有值得称道的交手对象,但也是步步杀机,也陶冶了他出手果断,不手软的性子。但是直到遇到王石三,唐耽才会一见之下,甚至没有生出反抗的心思,整个人的一举一动完全被对方窥破,没有后招。惊恐和莫测之余,身体爆发出巨大的潜力。

要知道,唐耽虽然自惭形愧,王石三已经在心中默许了这个少年几遍。这世外,他认为除了他们几个老不死的,没人在他手下走得过三招了。

意蓉阁便是唐耽休憩的地方,此刻,芙蓉帐暖,绿纱缠绵的精致檀香木床上,他像是从溶洞里捞出来了一般,又好似被滚石烫熟了的生虾一般红赤,头上敷着的毛巾换了又换,杨柳仙忙不迭去地窖里找来冰袋,可是仍然无济于事。

陈寒和李龙祯对望了一眼,面上均有不忍之色,和怜惜之情。他俩好不容易熬成的药汁,居然被唐耽喝下去,便一股脑地喷洒出来,吐了一地,还有零零星星地看见些些血块。

“唐耽。”最难过的还当是杨柳仙,她泪眼婆娑,泪珠子一颗颗地往下砸,不止歇。去日苦多,只道来日方长,没想到却看到情郎一副病痛欲死的模样,不禁也是心如刀割,恍然无措。

“啊!”只见唐耽竟然忽然一震,整个人突然“腾”地坐了起来,冰袋和毛巾掉了一地,颤抖不止地唐耽在性命之虞的关天之际猛地吸一口气入了丹田,努力使自己的狂躁的身体静止下来。两根手指直戳腿凹处的委中穴,委中穴的退热,加上这两指所有的气力,他终于像是狂风暴雨中旋舞的落叶,慢慢静止了下来。双腿盘旋,闭目养神。

百会穴,劳宫穴,涌泉穴,正是通天地的穴位,百会穴又在灵台,九穴之长,与各个神明相通,与脏腑相交。而头顶的四隅,四神聪穴位,正是其余四神,脑为髓海所安在。只见此四处,渐渐溢出了青烟,甚至愈来愈多,变成窜出青烟缭绕,而唐耽此时感觉手心和脚心剧痛,摊开手,细看之下,右手心居然出现了细细密密的裂树纹。此时不同于刚才的火热,而是冰火两重天,隐隐整个身子被整成了各半壁江山,正是忽冷忽热,寒热攻心难耐之时,杨柳仙眼见情郎受苦,顾不得他癫骇与俱的模样,上前拉住唐耽的手,谁知方才只是发抖的唐耽的躯体忽然一震,仰面便倒了下来。

“我说你个王老头,你还真是臭老头啊。”龚仕安显然对面前灰不溜秋的王石三不怎么怀有好意:“是谁说要修理那小子的,这归来的时候居然将自己的真气白白送了人,我说老不死的喂,你怎么对我不曾大方至此啊。”

修道之人,都经历过“辟谷”的阶段,一般来说,达不到金丹大要阶段的人都需要饮食补给,辟谷时间有限。而王石三,一闭关就是十年,不进食物营养,那是他自身营卫有调,气血旺盛。但是人都是有口腹之欲的,龚仕安在林子里打的野味,每每会留下一些腌制成咸肉,当下王石三出关,随意找了些野菜,便有马齿苋朝腊野兔肉,地丁炒蛋,以及那蒸野鸡丝,龚仕安常常自己起灶,手艺十分不错。

王石三给自己和师弟都斟了一杯酒,对师弟的大不敬丝毫不以为意。“仕安。你在二十多岁的时候能有那小子的境遇?方才你下山随我,我是知道的,你看那招式,手段,哪里像是冠带少年,很多古稀年的老不死也未必有他这一手!”原来王石三这人不苟言笑,却生的十分自恋,他的爱才之心完全于“自己手下过得了三招。”他的三处招式,略同于龚仕安五招,倘若唐耽是与龚仕安交手,便是走下七八招式,他也不会渡用真气给他了。

“仕安,这地丁怎么恁地多刺,入口并不鲜嫩爽滑。”动力一筷子的王石三放下手中的筷子,转而向另一盘野鸡丝进取,伸了一筷子送入口中,看来十分满意。积云山的野鸡和别处有所不同,便是肉质殊为细腻鲜美,而细细品尝,又有甜中带酸的回味无穷,最重要的是龚仕安妙手仁心,大料匀得十分合理,这一有盆大的野鸡丝闪耀着红油和两面针的叶子,已经漂浮着的丁香。

“吃吃吃,行,你多吃点,我这里反正有的是货!”龚仕安看着师兄的精神完全投入的美食:“老头子,怎地我功夫就不能进益,上一次,我也卯足了劲闭关,也只有六年,其实也就和你先前,你这回出关,恐怕能一手抓得起龚仕安了。”龚仕安面对一桌子的美食,似乎兴味索然了些,也没吃多少。他藏青色衣袍的掩映下,面容仍然显得年轻。不过,修道之人的年龄很难看的出,你可以说他二十多岁,也可以说他三十多岁,但毕竟是岁月无痕,就龚仕安来说,他甚至还有些英俊清隽,高挺的鼻梁,薄削的嘴唇眼窝深陷,眼神有些忧郁旷然,美中不足便是美貌散而少聚,色泽清淡。

“仕安,藏精于眉,你的眉毛散乱稀少,想是精元不固,先天之本弱了些的。”王石三缓了缓动筷子的速度道。“一心想要进益,不如先行补漏来的好,虽然和寻常人相比,你的身体,天资都是可望不可及,作为修道之士还是差了许多,难道我没有和你说过?”

“是我疏忽了,哎。”龚仕安身强力壮,被说“固元”,心中第一想法自然是不许,在他不是十分入道的时候便能挡得住牛车,自然不会把王石三说的话放在心里,那时自负得他觉得比师兄也差不了多少,没想到修行日久,竟然相差越来越远,念及此,不由得又叹了口气。

“你试试这个。”坐稳安好的王石三忽然口中喷出一道百炼,正是那山上的鹿茸酒,这鹿茸是热性食物,又是三伏天,二人功力深厚倒是不虞有什么火气盛。这口酒整整好好喷在了龚仕安的脸上,裹挟的着劲力,龚仕安顿时感觉面部的震荡,一阵头昏眼花顿时那酒珠子“啪嗒,啪嗒,。”顺着他俊秀的脸庞往下滴。

“臭老头!你干什么!”龚仕安咬牙切齿,眼睛喷火。“砰!”地一声,却是桌子被打下了一块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