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邪王锁爱,毒医王妃太妖娆

第三章 因果

邪王锁爱,毒医王妃太妖娆 苏淮年 1325 2013-07-21 18:37:18

  “你~”苏凌猛然发现自己一直在某人怀里,脸上顿时又染了一层粉色,看起来更是惹人怜爱。挣扎着想要起身,却发现后背又是一阵剧痛袭来,身体绵软使不上力气,又跌回顾寻安的怀里,痛得她不由咧嘴。

“月—安—然!你再乱动我就把你扔出去给雪狼叼走!伤还没好逞什么强!”顾寻安搂好某个不安分的小傻瓜,言出警告,甚至带了一丝怒意。

苏凌也不知道是不是受这身体残留的意志影响,顿时一股委屈有心而生,一双美眸中顿时集满了雾气,蝶翼般的长睫上下扑闪,嘟起嘴角盯着顾寻安,似乎只要他再凶一句,眼中的珍珠就要滑落。

顾寻安心里一紧,咬咬牙,最终不争气的弹了她的额头:“笨丫头!我不会丢下你的!”说完却心生懊恼,这都说的什么话,叹了一口气,罢了,自从这傻子替他挡了那一剑开始,有什么就开始不一样了。

“我........似乎真的什么也记不得了。”苏凌幽幽的吐出一句,又似是小心的瞅瞅顾寻安。

“你以前也不见得记得什么。”某人的回答相当欠扁,苏凌不由得无语。

“我连自己也记不得了!”似是陈述,但是又带了分咬牙切齿,顾寻安看着面前的小丫头霎是认真的模样,不由得一阵好笑。

“你此次醒来,倒好像是不再如以前一样疯癫痴傻了。这一摔,是把你脑袋摔好了?”饶是再迟钝,也发现了,他记忆中的小傻子似乎已经不再痴傻了,尤其是那双眼睛,犹如拨开云雾一般,洒满了阳光,澄澈有神。只是这记忆似乎也跟着丧失了,有些不明的情绪涌来,她居然把他也忘了。

“我才不是傻子!”苏凌似是气鼓鼓的别过头。

“那记得我为何人否?”小心的把苏凌身后的稻草铺好,让她半卧上去,顾寻安起身拿起放在地上的药碗,回头似是不经意的问道。

苏凌沉思半响,只得摇头,面前之人面如冠玉,眉眼俊朗,虽气质非凡言语中却透露出顽劣稚气。传闻三王爷顾君离素有冷面阎罗之称,和这家伙,咳,明显不搭杠。至于月安然身边的其他人,她似乎还没那么多事去研究她的历史,自是不认识。

最让她不解的是,一个丞相之女,又生来痴傻,自是应该养在深闺,怎么会在如此恶劣的天气中出现在这险地。

虽然早就料到苏凌的回答,但是还是掩饰不了心里无法否认的失落,顾寻安放下手中正在整理的药草,走过来半蹲在苏凌面前,摸摸她的头,嘴角扯出一丝顽劣的微笑,却有着不容置疑的坚定:“丫头,记着我叫顾寻安!而你,则是右相之女,月安然。”

苏凌一惊,顾寻安,皇之七子,与三王爷顾君离同为宠妃夏贵妃所出,性顽劣,却深得太后宠爱。

“那我们怎么会在这里呢?我身上的伤又是?”苏凌迟疑的问出声。

顾寻安一滞,似是想起什么一般,面露一丝痛苦之色,良久,才吐出俩个字:“埋伏!”

埋伏?什么人敢对七王爷和丞相之女下埋伏?难道是宫殿内闱争斗?正在苏凌思索之时,却猛然瞥见顾寻安手中的药草,急急出声道:“顾寻安!”

顾寻安给她这突如其来的一声也叫蒙了,苏凌可不管他呆了没有,“把你手中的药草拿来给我看一下。”

“你这死丫头,叫寻安哥哥!”顾寻安似是有些恼怒的敲了敲苏凌的额头。

小心翼翼的接过顾寻安手中的药草,苏凌可不管某人的控告,她的注意力已经完全被眼前的药草吸引了,拨开外面一层止血防感染的三七和姜黄,一朵不起眼的白色小花显现出来,苏凌又是惊又是喜,果然是。

白花绿蕊,有根无叶,师父一生至死都念念不忘的绿蕊白莲。入毒,可覆敌三千;入药,可活死人肉白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