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邪宗路

第三章冲突

邪宗路 我是邪少 2588 2016-08-16 13:47:12

  空降兵宛如黑色的鸟群朝下面的群岛铺去,下方的普吉岛拥有东方威尼斯的美誉,海滩松软风光绮丽,中间的大普吉,周围沙盘一样散落着一群小岛,普吉岛平时以美丽著称,而此时正是一个战场,欧洲战舰上的导弹宛如密集的陨石群,蜂拥到海滩上,海滩上的防御工事宛如纸糊一样脆弱,战壕里的士兵被炸的四处翻滚,一朵朵红色的火焰在其中绽放,士兵正以惊人的速度减员,嘶吼声怒骂声哀嚎声,遍布整个战场,碉堡被标准3导弹穿透,碉堡内一名士兵被导弹炸成几部分,残肢内脏散落在地上,血腥味弥漫,碉堡有的地方完好,有的地方却被炸透,露出远方的景色,碉堡这层越有七十平米的空间,有些人吓得躲到墙角有的人看到身边的尸体正在呕吐,走廊上有的人正在慌张逃跑,一声惨叫从走廊传来,咒骂声‘’妈的,熊包,上个战场就吓成这样‘’,愤愤不平的又在尸体上捅了几刀,里面的士兵更加害怕,一个虎背熊腰,身上有两道交错的疤痕光膀子走进来,他的手上握着带血的军刀,伶俐的目光在室内扫了一圈,手中军刀点着一个个人说‘’都给老子打起精神,别临阵脱逃,否则外面的家伙就是你们的榜样,听见了没,‘’,里面的士兵畏于他的凶恶,唯唯诺诺的点头,都回到自己的岗位上,室外海岸上,一些房子被炮弹点燃,简易的木屋内一些士兵被活活的烧死,他们本来是躲到这里害怕上战场,结果却殃及池鱼,对面的舰队已经开始登陆,海军陆战队跟残余的守军短兵相接,对方距离太近,发生了肉搏站,守军很快抵不住进攻开始败退,这时天空中的伞兵支援到了。

伞兵投入了战斗,止住了败退了的势头,风凌云等人也在各自的战斗,欧洲战队指挥部,第二支队的指挥官山口胜平,看到眼前液晶屏,屏幕上清晰的显示了战场上的情况‘’第九旅团到了,出动直升机中队,‘’,旁边的荒村少校说‘’是,长官‘’,将命令传递下去,舰队的后甲板上,直升机缓缓升空,携带着地狱火的直升机中队铺向海滩,海滩阵地,战壕深处有人感觉到空中刮起旋风,嗖嗖年轻的士兵感觉自己的身体失去了控制,连续不断的摆动不受自己控制,对面的敌人跟他一样,抬头看天,黑色的铁鸟在空中,直升机的炮口对着他,他摇摇晃晃的倒下,身体被机关炮打成筛子眼,很快第九旅团的人发现了直升机,很多战士向后跑,有的机灵的躲在掩体里,中队的直升机就像开路的死神,尽情收割着敌人的生命,火箭发射巢发射出连串火箭,战壕四处变成了火海,风凌云躲在挖出的洞里,火蛇四处蔓延,风凌云被烟呛得不停咳嗽,可也得坚持,因为知道外面的自己人正在遭到屠杀,只能坚持得到支援。

后方临时指挥部在一个学校里,主教学楼里康桐少将看着前线的报告,第一二营损失惨重,三营也损失三分之一人手,康桐少将按着额头说‘’投放白磷弹,不惜一切代价赢得胜利‘’,四十公里的海岸机场,地面指挥紧张的工作,飞碟似的轰炸机在机场的跑道上飞起,不过几分钟轰炸机就飞跃到了战场上空,飞机舱盖机腹开启,耀眼的黄色光芒烟火般绽放,地下的士兵还茫然不知,有的士兵脸上皮肤被烧掉,大块的皮肤烧毁,有的则比较惨,裸漏在外面的皮肤被大量烧毁,疼痛在地上痛不欲生,白磷弹不分敌我,对士兵大面积的伤害,风凌云躲在挖好的洞里,看着眼前冲过的士兵被白磷弹给烧坏皮肤,没人施救,直指死亡,这对生活在和平的时代的风凌云完成了很大的冲击,他瞪大了眼睛,心脏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心里的道德几乎被冲毁,对原来坚信的心里产生了动摇,不管他怎么想的,战争还是以残酷的方式上演,宛如地狱的画卷展开,黄色的火焰向无情的屠刀收割着敌我双方的寿命,轰炸机很完美的完成了它的任务,飞机向前飞看到了海上的舰队,海上十二艘军舰在海上组成了三个小队,驱逐舰在内,护卫舰在外,舰队发现了不远处的飞机,舰队指挥室‘’长官导弹消耗完毕,只剩近防武器的弹药‘’,指挥官说‘’小心飞机,做好战斗准备‘’,轰炸机瞄准一个驱逐舰,其他军舰上的密集阵开启,密集阵上的机关炮射出了弹幕,密集的炮弹布满了飞机的周围,而轰炸机靠着机身的灵活机动性,左突右进,躲过了一阵弹雨。

飞机绕道了驱逐舰的上方,躲到了放空火力空白的地方,对舰攻击的导弹发射,导弹落到军舰上,纯钢的舰体被反舰导弹击中,整个军舰遭到重创,爆炸引起波浪,海水灌进了船舱,整个军舰逐渐倾斜,沉入了海底,而飞机已经远去,消失在了天边,飞机的攻击激怒了海上的舰队,舰队的炮火转向了岸上,密集的火力开始了新的一轮的屠戮,这些倒霉的士兵不仅遭到了敌方的活力公里还被自己的武器杀伤,他们的命根本不被上层当回事,是一种悲哀,风凌云等到刚才白磷弹攻击过,知道留在着恐怕性命不保,就开始逃跑,战场上情形混乱当然没人注意他这个逃兵,风凌云一路逃看到跟他一样青色制服的,也看到了黑色制服的人,两方人马拼命逃过了这片地狱之地,结果出了这片区域两方的人又开始了厮杀,有些机灵的跑的远远的,以防参与这场荒唐的战斗丢了性命。

风凌云跟赵海平的老兵躲得很远,赵海平对风凌云说‘’看这群傻子,不知道拼命咋这么积极,又不多发钱’,风凌云说‘’赵大哥说的是,谁知道抽的哪门风,赵大哥接下来咱们去哪‘’,去前面的城市赚点外快,走跟我走‘’,两人绕来人群面向北方行去,此时武里南市一片混乱,以前小城有一个叫风云会的帮会管理这座城市,可是欧洲联盟跟亚太联盟在这座城市火拼,将这个风云会的黑帮吓得直接抛弃了地盘,跑到别处去了,城市里的治安没有强大的武力也就没有人维持,混乱在城市里蔓延,很多人忙着逃命,而老弱病残只能等死,盗贼们趁着这功夫赶紧打劫,杀人放火在随时上演,风凌云等逃兵也遇到了不知死活的打劫的,五六个人跟他和老赵枪战,子弹穿不透防弹衣就只是打疼了风凌云的身体,风凌云用手中的95回击,打劫的手中只不过是小型手上那比的上他手中的制式步枪强大的活力将劫匪的腿部打穿,两个人失去了战斗力,而赵海平比较直接看着手中的活力差距直接将几个人打死,除了打死之外,赵海平还将几个人的财物翻了翻,搜出了一捆泰铢,越有大概八万左右,赵海平搜了搜没有其他值钱的发现,将绑匪的子弹到是都拿了过来,两个人在地上哀嚎引起了赵海平的注意,赵海平说‘’你还没有解决,太心慈手软‘’,手中的步枪取了两人的性命,风凌云来不及阻止,看着两人失去生命,风凌云说‘’他们就是抢劫而已,还不至于死‘’,赵海平脸色平静的说‘’小风这也就是你这个新兵这么想,在这个世界正义就是谎言,而我们只是屠夫而已,小风你要记住‘’。未完待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