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邪宗路

第十章血海大战(三)

邪宗路 我是邪少 2033 2016-08-16 13:47:12

  过了片刻,巨蛋表面终于像被打破的镜子完全碎裂,光柱从其中洞穿而过,射到巨蛋内部,下一刻,一声巨大的爆炸声从中传出,一轮白色娇阳从中升起,滚滚乳白色气浪向四周阔散,一道身影从远方的空中出现,身影踉跄了一下,差一点从空中栽落,身影浑身衣服破败不堪,血袍只剩下上半部分,下部分消失不见了,露出下方的血红色裤子,手臂上的衣服全都消失不见,露出略显苍白的皮肤,脸上的面具也只剩一半,挂在脸上,露出一张青秀的脸,脸上有几分青涩,眉宇却有中年人才有的成熟.稳重之色,黑色的眼框中有,一对乌黑的眼珠如黑珍珠般美丽,一头乌黑的长发随意的批散在肩头,身影的嘴角有一道血液顺着嘴角流下,血袍人影抬起了一只手臂用手抹了一下正在从嘴角留下的血液,血液被磨到了手上,留下了触目心惊的暗红色血迹,面具男子对这一切都没有丝毫反应,好像没有注意到这一切,低头向下望去,对下方的骷髅说道‘’我没有想到你的实力有如此之强,刚才的攻击恐怕不是你真正的实力吧,我也拿出真本是让你见识一下,‘’说完拿剑的手握着剑像上抬起,手我剑柄立在面前,口中缓缓说道’‘修罗剑技,第一式,万剑齐发,’声音嘶哑异常,话音刚落,只见空中面具男子的周围的空间缓缓浮现出一柄柄鲜红色的长剑,长剑样式古朴,如鲜血凝聚的一般,剑尖向上遍布了面具男子,上下左右全部空间,一柄柄都快挨到了一起,密密麻麻的数不清有多少柄,静止在空中不动,将面具男子包裹在内,面具男子的身影在内部看不清,等到全布的剑都出现在了空中,原本静止在空中不动的红色长剑,都剑尖向下,剑柄立在空中,向人一样向下倒去,直到剑尖指到骷髅所在的方向时,停下来,纷纷静止在不动了,一道嘶哑的声音从群剑中心传来,声音说道‘‘去’’,在空中静止不动的血色长剑,纷纷向下方的骷髅射去,像空中下起了血色阵雨一样,下方的骷髅看到空中来势汹汹的剑雨,没有丝毫慌乱,一双骨手抬起双掌缓缓向前推出,口中缓缓念道‘‘大暗黑天’’,只见一个黑色圆球出现在骨手前方,圆球随着骨手向前推,迅速膨胀涨,眨眼之间,将骷髅吞没,向四周膨胀,几个呼吸之间,一个巨大的黑色圆球出现在海面上,圆球有百丈大小,表面乌黑发亮,圆球上方浮在海面上,下方尽在血红色的海水里,上方的血红色剑雨击在圆球表面,发出了一阵阵当当声,像击在了金属一样,这样的情景好像激怒了上方的血色剑雨,以更加密集的向下方的圆球射去,剑雨淹没了圆球,一部分射到了下方的海面,一道道水柱在被剑雨射到的海面上冲天而起,空中的群剑中的血色身影在,闭目感受到下方海面上的情况,睁开了双目,目中有几分犹豫不定的神色,过了好半响才目光坚定了下来,好像心中有了什么决定,只见面具男子手握剑的手上亮起了蓝色的光芒,光芒覆盖了整个手掌,手掌就像一个蓝色光团,闪动着迷人的蓝光,面具男子将全身的元力调动起来,如潮水般涌向握剑的手掌,手掌上蓝光大放,手掌上的元力向剑中注入,一道道蓝色符纹从剑柄处向上逐渐亮起,一直亮到剑尖,符文越来越亮,,刺得人的双目失去了视觉,睁开眼看,只见面具男子手中的剑变成了蓝色,一层蓝色的光膜,覆盖在表面,放着梦幻般地蓝光,照亮了周围,空中忽然诡异的飘起了一片片雪花像下方的海面上飘落,雪花像一个个白色精灵一样从空中翩翩起舞,轻飘飘的向下方落去,雪花落到海面地方的海水迅速的结成了冰块,随着雪花飘落到海面上,海水被化成结冰的地方越来越多,过了几个呼吸之间,整个,海面成了巨大冰块,闪动着晶莹的光泽,如水晶般美丽,黑色圆球也被冻在海面上,上面覆盖着数米厚的冰层,下方被冻在了海面下,正在这时,邪宗秘境中,一个冰雪世界里,全都是白茫茫一片的冰原,在冰原深处,立着一座被冰雪覆盖的白色山峰,山峰上有一些血白色植物,像冰雪做成的一样,在白色山峰的顶端有一个雪白广场,广场上有两排雪白色的圆柱,圆柱上雕刻着一道道花纹,圆柱中心处立着一个雪白色的雕像,雕像有常人大小,雕像雕刻的是一个女子,女子有着举世无双的绝美容颜,只是一脸寒霜,一双美目有着蓝宝石般的眼球,女子身穿雪白长袍,一头银发随意地披在肩上,一双修长的美腿,正静静的站在地面向远处眺望,好像在注视着什么,雕像栩栩如生就如真的一样,雕像后面有一座水晶铸造成的宫殿,宫殿由蓝色的水晶构成,流转蓝色的光泽,宫殿内部有一个雪白色的石台,石台成三层,高约两米,半径越有十米,中间有一个白玉棺,玉棺长有两米,宽有一米,上面有一道道蓝色花纹,花纹中心处有雕刻着一个蓝色莲花,莲花正在盛开着,莲花栩栩如生就像真的一样,一道透明的虚影从玉棺棺盖上飘出,停在棺盖上方的空中,像身影看去正是广场上立着雕像一摸一样的人影,只是有些虚幻,人影向前望去,视线穿过了宫殿,向远方望去,穿过了秘境空间,停在了圣岛内的擂台上,视线看向了面具男子,从男子的眼眶中没入,直接进入到神秘空间中,看到了神秘空间发省的事情,染后,柳眉轻皱轻声喃喃道’‘是这个小家伙,他怎么进入哪的看来他需要帮助,我就帮他一下’‘声音如黄鹂般青脆。未完待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