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邪宗路

第十九章水含烟

邪宗路 我是邪少 2008 2016-08-16 13:47:12

  女孩的眼睛紧紧盯着风邪好像要从风邪身上有吸引她的东西,之间从风邪周围的空气中缓缓浮现出现一丝丝细丝状青烟,青烟细弱游丝,好像一阵风就能把他们吹散,青烟像受到召唤一样像从周围得空气中像风邪身体各处汇聚,直接没入到风邪的身体消失不见,好像风邪身上的衣服不能对青烟造成丝毫阻碍,这时风邪的身体的筋脉中有各处出现一段段微弱不见的细丝,片刻间又消失不见了,风邪感到体内筋脉有一丝清凉感觉,但是片刻之间又消失不见了,风邪丝毫不感觉意外,意识从黑色的空间中退了出来,风邪缓缓睁开双眼,风邪的眼睛看到了不远处坐在床上的小美女,眼中闪过一丝诧异的神色,显然没有想到与自己同一个房间的是一个女孩,不过风邪目中只是闪过了诧异之色就收回了目光,好像对小女孩不感一丝兴趣,风邪左手上戒指闪过一道微弱的光芒,风邪正在盘坐在一起的双腿上出现了一本线装的小册子,风邪用一只手拿起小册子,用力一只手翻动小册子,认真的看起书来,

刚才小女孩也看到了风邪已经从停止了修练,目光向她往来,只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小女孩看到自己就被这个普通的男孩看了一眼就失去了兴趣,小嘴传出一声冷哼,显然对自己这么个美女却就被对方看了一眼,就失去兴趣而心中愤愤不平,小女孩心中发了一个毒誓一定把这个冷落本美女的的小子好看,小女孩嘴角掀起一抹弧度,显然想到了什么坏主意,小女孩屁股从床上抬了起来,站直了身体,站在了木地板上,小女孩迈着优雅的步伐向坐在床上的风邪缓缓走来,直到走到了距离风邪身体只有一尺的时候,止住了身形,伸出两只胳膊,手掌撑在床上,腰向前弯,一张甜美的脸蛋,距离风邪的脸之有一厘米,都可以感受到彼此的呼吸,一阵淡淡的香气飘进风邪的鼻子,女孩甜美的脸上露出了甜甜的笑容,对风邪说道‘‘我叫水含烟你叫什么’’,风邪脸虽然离水含烟的脸只有一厘米的距离,但脸上丝毫表情都没有,好像眼前是空气一样,对水含烟漂亮的脸蛋没有丝毫的动心,嘴中只突出冰冷的两个字‘‘风邪,水含烟脸上的笑容僵在了脸上,脸上笑容消失了,俏脸冷的如冰块一样,小女孩收回了撑在床上的两只手,身子直了起来,小女孩嘴中一声冷哼,转过身去,气呼呼的走了,等到小女孩走到床前,身体碰的一声成大字斜倒在了床上,伸出一只手将放在床头的充满棉花的新枕头蒙在了头上,此时小女孩的心中风邪,正被捆在石柱上,小女孩正手拿着鞭子一下下抽打着风邪,边打边说叫你装,本小姐这么漂亮的才人跟你说话是看的起你,让你敬酒不吃吃罚酒,‘’困在石柱上的风邪脸上没有了一贯的冰冷,脸上充满了害怕的表情,不断地对拿着鞭子的女孩求饶道‘’小姐大人有大量,何必跟我这个没有教养的人一般见识,小的真知道自己错了,请小姐饶了我,我在也不敢了,‘’水含烟在心目中幻想着风邪落在自己手中怒气感觉的消了大半,女孩用手将蒙在头上的枕头拿开,脸上从新出现了一丝笑容,正在这时候,门外响起了一声巨大的兽吼,兽吼像狼嚎有略有不同,兽吼的巨大声音震得整个房间晃动不停,好像要塌了一般,小女孩也停止在床上的幻想,躺在床上的身体坐了起来,小女孩的双脚够到了木质的地板上,从床上站了起来,站到了地板上,不慌不忙的走向门口,小女孩迈步走出了门口,站在了木头长廊的木头地板上,小女孩的目光像四周扫去,只见长廊上站满了人,都是十岁左右的孩子,一个个抬头向远处的阁楼望去,只见远处的个楼的第二层屋檐下,挂着一条向下垂的红布,红布很巨大,只见红布上写着三个黑色的大字,是‘开饭了’,水含烟看到这三个字时,脸上刷的一下红了,心中非常的无语,水含烟开始怀疑自己加入邪宗是不是正确的决定,走廊上的众人看到这仨字时,脸上都露出被打败了表情,有的则伸出中指想阁楼的方向鄙视了一下,过了约几秒钟,站在走廊上的孩子们爆发出一阵欢呼声,纷纷向走廊两头跑去,也就是十秒钟,原本满是人的走廊上只剩下水含烟一个人,都跑向阁楼去了,水含烟转身向屋内喊道‘‘吃饭了,面瘫男’’,水含烟的话音刚落,从屋内走出了一个瘦弱的男孩,正是风邪,风邪淡淡的扫了水含烟一眼,淡淡的说‘’走吧‘’,迈步向走廊的楼梯口走去,也不管身后的水含烟,水含烟听到风邪用命令的的语气跟他说话,气的银牙紧咬,胸口不停地起伏,眼中都要冒出火来了;但水含烟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心中反复念叨我是淑女我要保持形象,我要镇定,等到这个家伙落到自己的手中有他好受的’’,水含烟想到这些身心平静了下来,恢复了往日的形象,迈着优雅的步伐像风邪走的方向跟了去,两人话费了约三分钟左右走到了阁楼前,登上三层白色台基,两人登上了红色的木楼梯,一点点像接近二楼,当两人走完了楼梯站到了二层阁楼的大门口,向内看去,只见门内有几百人正坐在里面吃饭,一阵阵嘈杂的声音从门内传出,风邪不再迟疑抬脚迈入门内,后面的水含烟也跟着风邪走进了门内,大厅内的桌子周围坐满了人,没有多余的位置,两人找了有五分钟才终于在偏僻的角落找到了一张空着的桌子,两人走到角落座了下来。未完待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