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邪宗路

第三十章分道扬镳

邪宗路 我是邪少 2017 2016-08-16 13:47:12

  风邪看到了天空中悬挂着的玉盘时,就知道自己睡了很久,风邪的上半身坐了起来,风邪看向温柔的月光洒在水面上,照亮了小溪清澈的溪水,小溪底部正在游动的小鱼被风邪看到了,风邪看到鱼脑中就冒出了一个想法,他想到‘’平时看叔叔做饭挺简单的今天我也来做一次吧‘’,想到这风邪从岸上站起来,脱掉靴子,挽起裤子,跑到小溪中,溪水没过风邪的脚腕,一直向上没到风邪的膝盖处,风邪感到在溪水中的膝盖以下的地方感觉到十分清凉,风邪双手伸到水中,去抓刚才看见的小鱼,小鱼在风邪的手中不停的挣扎,可是丝毫的效果都没有,风邪一只手将小鱼从水中拿了出来,像抛石子一样抛到岸上,小鱼被抛到岸上还在扭动着身体,风邪不管岸上的小鱼的情况如何,继续捕捉其他小鱼,每过不到十分钟就有一条鱼被抛到岸上,约过了一个小时,岸上有大约八只鱼躺在上面静止不动,大约都是离开水时间长而至死,风邪又抓了几只不过在抓到的时候手一滑跑了,风邪叹了口气,手从水里拿出来,在水中站直了向岸上望去,当风邪看到岸上躺了有八条鱼时,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显然很满意今天的收获,风邪从水中走到岸上,将散在岸上的鱼给放在一起,风邪看看不远处的小树林,就顺着小溪的岸边向下游的方向走去,走了约有百米,像右拐走近一个小树林,树林中的树木都不算高大,如水的月光从天空洒下,照在树林中照在了林间的小路,给风邪提供了方便,风邪顺着小路向前走,不时的捡起地上的树枝,走了百步风邪就捡了一大堆的树枝,风邪将这些树枝抱在身前,两只细小的胳膊几乎都抱不过来这些捡来的树枝,不时地从风邪的两只胳膊间掉落,又走了几步,风邪的两只胳膊一松,哗啦的一声,树枝全都掉落到地面上,风邪累的一屁股坐在地上,不愿意起来,刚才风邪在水中捕了那么长时间的鱼,本来就很累了,只是当时处于兴奋状态,没有感觉出来,现在又抱了这么大堆的柴火,就感觉出累来了,风邪在地上休息了几分钟感觉恢复了几分体力,就从地上站了起来,拍了拍屁股上的土,将右手上的古朴戒指给摘了下来,用左手拿着戒指,戒指的正面对着这堆树枝,口中念起晦暗的咒语,戒指的周围空气中出现了一道道细小的白色的烟,白烟向戒指这面汇聚,白烟被戒指吸入其中消失不见,戒指表面亮起了一道白光,刷的一声,戒指正对着的这堆树枝,突然消失了,不见任何踪影,风邪将戒指又带到了右手上,就转身向树林外的方向走去,走了百步走出了树林,像南拐,顺着小溪的岸边向上游的方向走去,走了百米走到了原来放置捕到鱼的地方,伸手又摘下了那枚戒指,口中念起与刚才念过一样的咒语,风邪的身前的铺满青石的岸上出现了一大堆的树枝,风邪停下了口中的咒语,将戒指又带回了右手,风邪从身前这堆的树枝中挑出一个比较直的树枝,树枝有一米之长,树枝的顶端较细,粗的一端被风邪用手握着,风邪看了看树枝,将他放到一旁,留下以后使用,风邪的右手的戒指上亮起一道几乎微弱不可见的光芒,风邪右手上出现一把匕首,匕首不长,正是原来过来将门栓一分两半的匕首,风邪右手握着手,走了一步在树枝堆的旁边捡起一条鱼,拿在手上,转身向前走了几步,来到了于小溪溪水近在咫尺的地方,风邪的身体蹲了下来,风邪用右手的匕首划开左手上的鱼的肚子,将一些器官从鱼肚子中用匕首拨了出来,这些东西掉落到下方小溪的溪水中,器官中流出的血染红了下方的溪水,不过很快这些被染红的水和器官被冲到远处消失不见了踪影,风邪将内部掏空了的鱼放在水中清洗了起来,洗了一会,从水中将鱼给取了出来,风邪直起了身转身向原来放鱼的地方走去,风邪走了几步走到了放鱼的地方,从地上将洗好的鱼放在一边,从地上拿起另一条鱼,直起了身,转身向前走去又来到了溪边像刚才一样,用同样的方法将这条鱼给处理了,过了一小一会,就将这条鱼给处理好了,又直起身转身朝放鱼的地方走去,就这样来来回回了七八趟,风邪才将这些鱼给处理干净了,风邪抱起一些树枝向右走了几步,找到一处地方,将这些树枝放在了地上,又走回去拿了一条处理好的鱼,和原来选好的树枝,风邪走到放树枝的地方,坐到了树枝前面,风邪的戒指又亮起一道几乎微不可见的光芒,风邪的身前的树枝上出现了一块大拇指指甲大小的红色的石头,石头刚一接触空气,石头上就燃起了一道红色的火苗,火苗遇到树枝上的树叶,将树枝点燃了起来,风邪将身边的选好的树枝,从鱼嘴部中插进去,一只从鱼的尾部穿出来,风邪手拿着树枝一端,将树枝放在火堆上方开始烤起树枝上的鱼,风邪的脸映着红色的火光,好像被红色的颜料给染红了,脸显得通红,不远处的草丛有一双眼睛正在观察风邪的一举一动,看到风邪正在悠闲的烤鱼呢,这双眼睛好像冒出了两团火焰,不过想到了什么这双眼睛的火焰消失了,风邪此时正在专心的烤鱼没有注意到有人对他的窥视,不过就算知道有人对他的窥视以风邪的性格多半也不会在意的,风邪看向正在烤着的鱼,一股焦糊味从烤鱼接近火苗的地方传来,风邪用鼻子嗅了一嗅,闻到一股焦糊味赶紧,将鱼给翻过来,被烤糊的一面只是有些烤焦而已。未完待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