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前妻逆袭,中校同志请接招

第二章 参加聚会

  一下子从紧张的高考中解脱了以后忽然觉得无所事事,苏婉拿起缝了一半的布对着图纸上的样式裁剪最后一道工序,幼时母亲在镇上开了一家裁缝铺给人制作成衣,她和哥哥的衣服也大多数是出自妈妈之手。或许是遗传了她的心灵手巧,自从上初二那年在地摊上买了一本设计手册以后,就一发不可收拾的爱上这些看似一笔一笔用线条勾勒出来的图片,是怎样在缝纫机上一针一线的在一块布料上形成成衣的。家里的缝纫机是苏母买回来的可是她一次都没见她用过。她平时就去二手市场淘些布料回来弄些小玩意,有时也照着时尚杂志上的样本做点衣服裙子,周末放假偶尔也会到附近的大学城去摆摆摊,当然这些事情,她都是背着苏家长辈做的包括苏沫辰,不然他又该觉得她丢人了。

用熨斗把衣服烫平整,这件耗了她一个多星期的衬衣总算是完成了,名品就是不一样她只是简单的照着式样做已经要那么久了,可想而知那些纯手工缝制的是得多大的工程了怪不得价格也贵的惊人。

徐寒快毕业回来了,他大她四岁,也是这个大院长大的孩子。她来得那年徐寒和母亲奶奶一同去山里景区中队陪值班的父亲过年,下山的途中因为道路霜冻车轮打滑滑进了山沟,父亲护住了副驾驶上的徐寒让他免受了那场灾难,他成了他们家唯一得幸存者。本是俊朗爱笑的少年,一夜之间经历了生死变故,变得沉默寡言,离群索居。而八岁的苏婉因为来到一个陌生的环境不适应,有天夜里趁着大人睡着偷跑出门,当她躲在操场边的大榕树下偷偷抹眼泪的时候,看见昏暗路灯下的长椅上少年蜷缩着身在抽泣。她止住眼泪走过去便看见在葬礼上见到的那个人们口中没有了爸爸妈妈的孩子,她握住了他的手,哭泣中的少年睁开泪眼诧异的看着眼前这个穿着花棉袄的小女孩,脸上挂着泪痕鼻子上搭拉着两条鼻涕。他知道她是前几天苏家叔叔带回来的小姑娘,奶奶告诉他说是苏沫辰的小媳妇,当时他还笑了好一会。皱了皱眉头用袖子擦掉女孩脸上的污垢,两个小小的少年离开了亲人,只是他永远都不可能再见到他们了。小女孩仰着脸和他说,爸爸妈妈只是去了很远的天上化成了一颗星星,每天夜晚都会在天上看着你,所以你一定要坚强一定要好好生活,那样他们才会放心的,说这话的时候她的眼睛无比真诚,他惊讶于她小小年纪的懂事,十二岁的少年已经能够清楚的知道死亡意味着什么了,可是他还是点点头,牵着这个半夜偷跑出家门的小家伙送回了家。

从此以后两个少年总是形影不离的在一起,他对所有人沉默却唯独对她温柔宠爱,她对所有人安静疏离,却唯独对他展颜。他拒绝道孤儿院生活,一个人守着父母生前的房子顽强生活着,直到四年前考上了军校,而苏婉就是他所有支持下去的动力和勇气。

她小心翼翼的叠好衬衣,想着已经整整一年没有见到徐寒了,现在终于要回来了,他是这个城市里对她而言重要的人,也不知是黑了还是又瘦了。“晚上的同学聚会要不要一起?”沉思中的她被这忽然而来的声音吓了一跳,赶忙把手里的衣服赛进袋子,他余光扫过那个袋子原来是做好了,前两天他找东西时便看见缝纫机的上的布料,是个男士衬衫的模样,天蓝色的不错他喜欢。

“啊。这个我就不去了,也不是特别的熟悉”她一向不太喜欢人多的地方,虽说是同班同学,但是平时真的是很少接触,本来也就是一个话不多的人。

“一个班的同学,下次说不定也没这个机会了,班主任也会过去”,他今天果然是啰嗦了,看在那件衣服的份上。

“老师也去啊,那就去吧,在什么地点,我一会过去。”看来晚上是不能去摆摊了,最后一次聚会好像也没有不去的理由。

“整理下一块过去,我等你。”他打开冰箱开了瓶可乐做到沙发上看电视。

“啊,哦,那走吧。”对他忽然而来的热络,有点反映不过来。

“你确定你就这样去?”他很疑惑的看了她一眼,运动裤,套头衫。果然是乡下来的。总之她什么动作都让他觉得如不了眼。

“那我去换”她转身跑上楼,又是这个眼神,从小就爱用这样嫌弃的目光看她。每次只要这样她就没来的虚。

打开柜子看见那少的可怜的几件衣服,稀松的挂在衣架上,她真有点犯难了。平时都是校服,她从来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可现在毕业了,她拖出床底下的小行李箱。从里面拿出了一件暗红色的碎花绸缎的连衣裙。这些都是他平时照着时尚杂志模特身上穿的样式做出来,虽然可能布料的质量会稍微差一点,但是,一点都看不出是仿照的样子。几乎是可以以假乱真了,这些她平时都没有穿过,想着拿到夜市能不能卖出去的。

她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还是挺合身的,不过转念一想不就是照着自己的尺寸做的嘛。她把橡皮筋解下来。一头乌黑的长发倾泻而下,带着微微的自然卷,披散在肩上。用手胡乱的拨弄下赶紧下楼,她可不敢让他等太久的。

“可以走了吧。”她轻轻喊了声,靠在沙发上闭目养神的男孩一脸疲惫的样子。连续几个晚上都是深夜里才听见他开门的声音,不疲惫才怪。

他揉了揉眉心,这几天天天和他们喝酒,有点顶不住了。拿了一旁的摩托车钥匙看到眼前的人,有点愣住了,长裙恰到好处的勾勒出她纤细的腰身,红色更是衬得她肤色白皙,一头长发泛出健康的光泽。比起那些刻意烫染的头发,微微的自然卷更是透出不一样的风情。她本就身材高挑,这样一看更是清瘦,可是一看到她脚上的布鞋,他忍不住又想叹气。

“不行吗,这样”她看到他的样子,以为又是不满意。

“走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